分类
CMA 杂文

我们现在唯一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

CMA光棍周征文大赛优秀作品

文/Miss Brightside

十月的最后一天,阳光正好,我独自匆匆在路上。突然想起六个月前的那天你还在送我回家的地铁上吻我的额头。五个月前的那天你为我点蜡烛唱生日歌。四个月前的那天苦苦僵持,我握着手机留着眼泪到凌晨。

想让其他琐事充实自己,但偶尔地,我空空的大脑其实 ,也会思考无聊的问题,比如你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几个月来最多的想念和遗憾,竟然是在姨妈痛的时候,无人再为我端来热气腾腾的牛奶。

其实我们都铁了心要忘记一切往前走,其实我们都明白easy come and go,其实我们都知道不能在他人身上安放梦想,其实我们不过是尘世里有一对彼此相逢又分道扬镳的男女……说不出是喜剧还是悲剧。

被你知道的话,一定会笑我又想多了。其实我看得很清楚,我们现在唯一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

分手的时候,如果我有三个袋子,要分别带走什么?

你的眼睛?你的嘴唇?你的胡茬?还是

你的嗓音?你的怀抱?你的心跳?

也还记得那些平淡无奇却仍然让人脸红心跳的句子和对白。

“傻瓜我爱你。”

“那你送我一样东西。”

“你要什么。”

(指着你的胸口)“把它给我吧。”

“傻瓜,早就是你的了。”

——结果你不仅没把你的给我,还把我的带走了。

“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把东西都变卖了,带着你的身体离开这些城市,躲到一个小山村里去守着你吧。”

“真能守一辈子?”

“等下啊,你可不可以不在我之前死?”

——也只有恋爱中的人能想出这么俗套无意义的对话。

再没人在发病的深夜陪我在半梦半醒中聊天到天明。“睡不着和我聊聊就想睡觉啦。”

再没人每天早上给我画一副不同的“good morning”。

再没人苦苦地在宿舍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劝我去吃饭……

再没人珍惜地用两只手拉着我的手穿过大街小巷。

往事浓淡相宜,我却思之惊心。像一根针细细地磨着你的神经,扎得你心疼。尽管它慢慢变钝了,但终究是根针啊。

遇见你拥有你,才发现世界上有人可以对我这么好。

习惯了你的好,才知道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会对我好。

我以为我反复对自己默念“别喜欢他”故事就不会开始。结果啊。还是输给了自己。

我以为我丢了纸条删了照片删了聊天记录就是删掉了一切。结果啊。还是删除不了你。

故事的开始有天台上躁动的大风,有欲拒还迎彼此试探,有深深的漫长的凝视,有突如其来的牵手,有遮遮掩掩的刺激,有不言不语的温柔。

故事的结尾和所有故事一样:“你在哪里?”

“在外面,晚点打给你。”

“到底哪里?”

“不是说了吗!外面!……亲爱的我晚点再解释好吗。”

我曾经眼里只有你。

我曾经心里只有你。

然而这些鲜血淋漓的记忆永远不及那些甜蜜的瞬间更像匕首,便注定了我有软肋,注定了我的在劫难逃。也许很多年后,哪怕我早已对爱失去信仰而感到疲惫,哪怕我早已不再年轻,也依然会怀念那个刮着大风,城市灯火妖娆如烟的夜晚。

你教会我的,也许比任何一本心灵鸡汤都多。怎么去爱,怎么体贴,怎么奉献,怎么信任,怎么给对方留下空间。只是学费昂贵,我太迟钝。无论我怎么伪装,那些蒸发过的回忆还是留下一道一道深刻的痕迹。你是毒药却也是解药。

缘分很奇妙不是吗,我再也不会死心塌地地喜欢一个像你一样的混蛋,你再也不会遇到一个像我一样这么能胡搅蛮缠的麻烦鬼。

或许这只是生活开的另一个不怀好意的玩笑?

离开的时候我也许应该向你要三个袋子。分别装上:

一次耐心的没有任何花言巧语的解释,

一个最后一面的不敷衍的拥抱,

还有,遇见你后我开始失去的安全感。

也许什么都不要。因为已经没有关系了嘛。

歌里唱道:“吞掉做过的梦吧,再也不会和谁谈起不存在的故事。”

于是现在天亮了,梦醒了,我们又要像不曾受伤的人一样着上繁华衣裳,在明晃晃的阳光下寻找新的未知的温存或疯狂。我知道的。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而你又来找我了。一堆看似不经意的七弯八拐后无非是想打探我现在的生活,顺便找人分担突然而至的寂寞。

情节仍然是俗套的。我们做不到“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说我的生活泛善可陈,真的,新学校新同学,周遭一切,都没什么可以说的了,我很适应,过得很好。除了——

我还爱你啊,傻瓜。至少是,爱我们一起放肆过的过去。

CMA

CMA

为CUHK(SZ)而生的、有态度的校园媒体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