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城市,一些乱想

去过的城市不多,而且大多是蜻蜓点水一般地掠过,印象是不多的,也谈不上什么想法。可毕竟有些是在心中留下了印记的,也是有些好恶的。

先说西安吧,西安是去过两次。记得第一次进西安市区,莫名地对她产生了好感;尽管当时街边的绿化不是很好,尽管天空有些灰霾,尽管建筑工地有些多;但是仍被她吸引住了。我想,可能是她那四方规整的街区街道,可能是她那仍存些许古意的城墙,也可能是之前在书中一次又一次领略她的风华而留存的好感。不管怎地,就是喜欢上了这个城市。在西安的日子里,鲜有去旅游景点和尝些所谓的“特产”,而是跟着熟门熟路的当地人走街串巷感受当地人吃的食物。印象比较深的,是第二次到西安的当天晚上,负责接待的哥哥把车七拐八绕地开进一个小广场,四周围绕着不超过五层高的小楼。吃的,是他平日中午吃的宽面,菠菜面,番茄牛肉面,苦菊,凉皮,好像还有点牛肉什么之类的,而且,份量很足够,完全是为我这种吃货考虑。食材都很平常,价格也是平民的,也没有胡里花哨的宣传和介绍之类的,但它们的滋味仿佛还在我舌边缠绕,好像上一刻才吃完似的。至于那些“惯常”的招待中上的珍馐,几乎没留下些许印象。除去这些之外,接触到的西安人的性格是很让我亲热的,他们自带的爽利劲使我的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很舒爽。因而,一时也考虑过是否应该去西安上学,可想到去西安上学,虽说父亲可以拜托好朋友帮忙照管,可以跟着叔叔伯伯逍遥,但以后的道路可能就被束缚在父亲那条道路附近了,毕竟不是心中所愿,还是算了。

南京,这个名词在家里经常被提及。原因无它,母亲的大学是在南京上的,也产生了不少浪(陈)漫(年)故(旧)事。大概是在五六岁时,母亲提到了一件事——那时候他们都在上大学,父亲从大连坐火车到南京看母亲,母亲请了他吃锅贴和当时南京最著名的一家火锅(名字倒是忘记了),还帮老爸报销了火车票……当时,老妈还说了这么一句:“那时候追我的男生还是有些的,可像你爸这种跑来看人还要女生请吃饭外加报销差旅费的倒是头一位。”锅贴,火锅,火车票,这是我对南京的最初印象。六七年前,母亲回南京参加同学聚会,顺便把我也捎上了,那时我第一次踏入这个被父母亲谈及无数次的城市。到了南京,一切于我而言都是新鲜的,但对母亲来说却是有着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之感——一路上,母亲不停地说之前的大学被撤掉了,以前常去的小卖部不见了,沙琪玛不是之前的味道,锅贴感觉硬了点,狮子头有些咸,板鸭的口感跟以前也有些变化了等等等等。当时,我只是觉得老妈好烦,总是絮絮叨叨地说那么多有一搭没一搭的话;现在,可能可以体会到她那时候心情的百分之一儿了吧。南京在当时给予我的印象应该是这样的——夫子庙挺好玩的就是人多,秦淮河挺热闹的也很美,中山陵的台阶好高也好难爬,雨花台和纪念馆,狮子头好玩又好吃,鸭血粉丝汤是真爱,锅贴真的如母亲常说的那么好吃。总之,南京在我心中的观感是很好的,而且感觉日后会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不仅仅是因为母亲)。

就先写到这里吧,有些困乏了。

Ted

About Ted

Ted 胡说 八卦 脑洞大开 经济学 跑步 电影 空调 陆沉 围城 吕归尘

3
Leave a Reply

avatar
2 Comment threads
1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Johnalan~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
游客
~

话说我昨天还在想要不要写个城市系列呢,这么巧。 哈哈。 管理员开个旅行专栏吧

Alan Chen
管理员

谢谢反馈,已添加旅行专栏。

John
游客
John

先没去过,可惜在南京没机会大吃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