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之前和之後(一)

十五歲,初三,我談了第一場戀愛,廣東話叫「拍拖」。

八十年代的香港,還是很保守,老師和家長都不接受高中生拍拖,初中生更不用說了。我和她如何開始,現在記不清楚,只記得初一胡裡胡塗,加入了學校的合唱團,便認識了她,一個不算漂亮,但總是受人注意的女孩。

也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愛正眼望著你,好像要用眼神說:「你想知道我在想甚麼嗎?我偏偏不告訴你!」當你覺得難為情,想避開四目相投時,她總會早你十分一秒移開視野,然後立即再回望你。你便慌張起來,立即低下頭,給她技術性擊倒。

男生,包括高年班的師兄,都注意她,雖然她不算漂亮。

而我,從小就不懂得自處。個子不高大,臉比較小,但五官不合比例的大,構成一張卡通人物的長相,同學都覺得我像Pinnochio,就是說謊時鼻子會變長的那傢伙。可能有點小聰明,讀書成績不錯,在校內算是有點名氣的好學生,但其實沒外表般單純,只是懂得在老師面前裝乖而已。

從小我已懂得偽裝,因為要保護自己,因為害怕別人看見真實的我,便會嫌棄我。

家境不算好,爸媽都要工作,收入微薄,偏偏親戚都有錢,我家顯得格外寒微。姐姐大我四年,媽媽常常說她是第一個孩子,沒經驗教導,所以她自小成績就不好,寵壞了。到我出生,媽媽改變策略,完全放手不管,我的成績反而很不錯,成為了我家的尊嚴。

年紀小小,可能七、八歲時,我已懂得自身的戰略價值。親戚誇讚我,媽媽賞我額外的零用錢,都是因為成績好,考試一百分,全班第一名。但由於天生悲觀,自小我就害怕,假如我成績不再好,就沒有人要我。

我家沒太多的愛。那個年代,父母都嚴肅,不說窩心的話。拿一百分,也只是點點頭(然後打賞);做錯事,就給體罰,打得雙腿一片紅一片青。我家沒太多笑聲,父母感情不好,天天吵架。初時我很害怕,聽著吵鬧聲一邊哭一邊睡。過了兩年,習慣了,已能在爭吵聲中專心做功課或看漫畫。我知道大人的困局,小孩幫不上忙,少出句聲就少打兩下。所以從小我就懂收藏自己,不會把感情放在臉上,然後努力爭取好成績,因為我的能力是唯一的希望。

然後,她看見我,她看著我,微微一笑。我不知道她在想甚麼,也不知道她看見的是哪一個我。初一的我,不懂甚麼是愛,只想有人喜歡自己,不是因為我成績好才喜歡,而是因為我,所以喜歡。

默坛原文链接:十八歲之前和之後(一)

Andy Wong

About Andy Wong

Still listening to "Tales of Us" by Goldfrapp

Leave a Repl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