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深圳「限牌」談起 如此嘗試法治改革,宛若水中撈月。

限量供應擾亂自由市場之秩序

玩弄公信破壞法治社會之基石

據報道,2014年12月28日17點45分,深圳市政府「半夜雞叫」,召開新聞發布會,決定於當日18時起,在全市實行小汽車增量調控管理,有效期暫定五年。每年暫定指標10萬個,其中2萬個指標只針對電動小汽車,采取搖號;8萬個普通小汽車指標,50%采用搖號,50%采取競價。(劉景,2014)

「雞叫」還叫到,當日18時起,早晚高峰期間除前往深圳各口岸的外地客車外,福田區、羅湖區、南山區、鹽田區四區內道路,工作日早晚高峰期間(7:00~9:00,17:30~19:30)禁止非本市核發機動車號牌載客汽車通行。(李文姬,2014)

而在此之前,深圳政府還不斷強調「如果出臺這樣的政策,一定會廣泛聽取意見,絕對不會搞突然襲擊」,且據中國青年網的報導,一周前,深圳交通委的負責人還明確表態近期「不會出台類似政策」(陳海榮,2014)。

半夜的雞叫,讓原本就缺乏公信力的政府完全失去民心,成為民眾眼中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在此之前,深圳堅持不限購車牌,取而代之地收取較高額度的公共場所停車費與持有車輛的「養路費」間接控制車輛增長速率,通過經濟手段來調節市民出行方式(張子召,2014)今年7月,深圳下了個招式:對停放在路外經營性停車場的小汽車征收「停車調節費」。按照方案,一輛私家車除了停車費,每小時還要多交10元或12元。據稱「停車調節費」為深圳首創,目的是通過經濟杠桿增加市民用車成本,調控小汽車使用,從而緩解城市交通擁堵(張子召,2014)。

在中國(大陸)市場自由化程度最高、作為改革開放窗口的深圳特區,「限購」的政策既不符合這座城市慣有的風格,也不適合一個以外來人口為主的移民社會,而用平等對待機動車持有者(既得利益群體)與機動車求購者的經濟手段進行調節則恰恰能體現出深圳對市場自由化的尊重,並進一步伸展到對弱勢群體(此處即機動車求購者)的包容心。深圳「限購」後,很容易讓人們產生對深圳改革創新、兼容並包的新銳精神強烈的質疑——這種對特立獨行的抹殺使深圳在某種意義(政策管理與決策)上淪為內地的一座普通城市而非特區,這個中國(大陸)的「窗戶」也等於是被用磚頭給堵牢了。

限量供應的政策原本是計畫經濟下的產物,與深圳的市場化探索之使命相當不匹配,只能短期治標而無法長期治本,長遠看來,只會造得其反——試想一下,若以後米飯也限量供應,每天幾十個人中只有一個能搖到一碗米飯吃,會產生怎樣的後果——決不是危言聳聽,而是事態按如今的趨勢發展下去,這樣的一天必將到來。特區趨同於非特區,非特區則不斷在相關制度上開倒車,逐漸向落後的政策看齊,經濟特區改革、優化經濟結構的理想,當屬天方夜譚。

若說「限購」是否有原因,若要強詞奪理,那麼以下幾組數據算是個藉口:

今年以來,道路交通形勢尤為嚴峻,2014年11月,深圳機動車上牌量高達6.8萬輛,同比增長63%;12月1日~20日,機動車上牌4.2輛,同比增長132%。截至2014年12月20日,深圳機動車保有量超過314萬輛,近5年年均增長率約16%,僅2013、2014兩年,新增機動車就近100萬輛,目前每公裏道路機動車約500輛,車輛密度全國第一。按照這種態勢,深圳未來兩年機動車將新增約100萬輛,到2016年底機動車保有量將超過400萬輛。如果不采取暫時限購措施,將無法阻擋深圳機動車快速增長的勢頭。到那個時候,深圳交通將積重難返,任何措施都將無法解決深圳的交通難題。2012年至2014年,中心城區的高峰擁堵時段由38分鐘上升至55分鐘(註:這是強加因果)。據測算,目前機動車尾氣排放占深圳PM2.5本地排放源的41%,已成為主要大氣汙染源,是導致灰霾天氣的重要原因。目前深圳停車位總計約104萬個,相比314萬的機動車總量,缺口達三分之二。(童大煥,2014)

而比「限牌」更引起公憤的,是此次「限購」政策在未咨詢任何民意的情況下的強行出台,用某些人的說法,這種行為就「等同於拉起民眾的手掌扇了民眾自己的一記耳光」(劉雪松,2014)。當「雞叫」迴盪在鵬城上空之時,在北京召開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正在審議立法法修正案草案,該草案提出「地方政府規章不得設定減損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權利或增加義務的規範」。該條款被普遍認為,地方政府近年來青睞有加的限牌、限購等限制性行政手段,今後將不能再任性下去了。也許是趁著立法法還沒有塵埃落定,先下手為強。可政府即使有一千零一個理由去搞突然襲擊,也敵不過「法治」二字。突然襲擊怎麽也算不得法治,法治提供規範和預期,讓權力、企業和個人都知道邊界在哪。法治最忌特事特辦,最崇程序正義。一個「限」字,道出了權力的傲慢和隨意,道出了老百姓的匍匐與無奈(韓哲,2014)。

追究起來,「雞叫」是今年上半年在杭州「先行先試」,結果杭州的交通在「限牌」後不僅毫無改善,反而變得更為擁堵(本人家住杭州,因此深有體會)。之前杭州的市政府也宣稱不會「限牌」,政府在沒有輿論監督的情況下私自違反承諾,出台與先前承諾相反的政策,無視自身的公信力,本身是一種強盜的行為,而杭州的市政府更是落魄到在「半夜雞叫」過後的沒多久,連在城鄉結合部新造的一座垃圾處理廠都被民眾砸得稀巴爛的地步——失去公信力的政府,對於民眾來講,儼然失去了它存在的意義。政策制定相對保守的杭州都如此,更何況是作為改革的先鋒,且近期又大力倡導法制建設、推動法律改革的深圳?法律的地位低下,政府視自己為法律的制定者而不去遵守,如此嘗試法治改革,宛若水中撈月。

參考資料:

鄭澤川:『深圳突襲限牌,政府公信一地雞毛?』,「重慶晨報」 http://www.tianjinwe.com/rollnews/201412/t20141230_792804.html

陳海榮:『突擊限牌,何必總是公然背信』
http://news.jschina.com.cn/system/2014/12/30/023138988.shtml

張子召:『深圳汽車限牌傍晚雞叫 打了誰的臉!』,「京華時報」http://auto.anhuinews.com/system/2014/12/30/006640185.shtml

韓笛:『深圳「突襲」汽車限牌 政府怎可失信於民?』
http://www.fabao365.com/news/msjd/1003197.html

劉景:『深圳緊急限牌,政策何以如此「匆忙」?』
http://opinion.xinmin.cn/xmxcg/2014/12/30/26351824.html

韓哲:『深圳限牌,有權任性』,「北京商報」
http://www.bbtnews.com.cn/news/2014-12/3000000012992.shtml

喬誌峰:『深圳「突襲」限牌,剝奪了民意充分表達的機會』
http://roll.sohu.com/20141230/n407404802.shtml

劉雪松:『深圳突擊限牌是權力不自信的心態』,「錢江晚報」
http://star.news.sohu.com/20141230/n407405627.shtml

李文姬:『深圳宣布限牌令20分鐘後實施 網友稱簡單粗暴』,「法制晚報」
http://news.sina.com.cn/c/2014-12-30/155531344828.shtml

童大煥:『深圳汽車限牌背後的真問題』
http://dajia.qq.com/blog/459528048464896

盧麗濤:『深圳突發小汽車限牌令 市民:政府不守承諾』,「第一財經日報」
http://news.163.com/14/1230/01/AEM77HAJ0001124J.html

Qichao Wang

About Qichao Wang

spare no effort

5
Leave a Reply

avatar
4 Comment threads
1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3 Comment authors
AnonymousalanQichao Wang什么是自由市场的秩序?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什么是自由市场的秩序?
游客
什么是自由市场的秩序?

限量供應擾亂自由市場之秩序 玩弄公信破壞法治社會之基石

这句话的第一句不敢苟同。

Alan Chen
管理员

应当注意措辞。在没有民调数据等证据的情况下,“完全”显得非常不严谨。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Tesla is gonna sold popularly in 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