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心中对自己许下承诺,在12月30日的时候要把游记码出来,可懒散的性子使得自己一拖再拖,直到现在才动笔。
12月20日抵达大理到12月29日离开昆明,在云南也算是待了十天。这十天的行程比较松散,不过也去了几个不错的地方,产生了一些不同的感受。

大理:
大理古城是比较出名的旅游景点,但在我看来已被完全商业化且充满了浓重的市井气息,感觉跟全国各地的步行街没什么不同——除了那略带古风的城楼城墙。令人大失所望。
虽然大理古城没有满足我的期待,但是苍山给了我极大的惊喜。
苍山脚下,沿路栽满了樱花,很是惹人喜爱。随着缆车的上升,植被渐渐变化,逐渐由高大的常绿树种变化成了低矮的灌木丛甚至出现了草皮。这应该就是“垂直结构”吧……

口水说完,现在进入对苍山的感受。
在苍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雪,自然是很兴奋的。因而,在登山途中,二逼的Ted直接翻过栏杆,跳入雪地中,捧雪,洒雪;最后弄得满身都是雪,鞋子也湿了,然后手脚都是僵僵的。可是,Ted依然很开心,因为见到雪了啊(如果想象不出当时的画面,可以参考哈士奇的各种犯二GIF)。此外,我们上山比较早,山顶被太阳照着,因此没有雾,并且也感觉不到冷,只有种发现了一番新天地的好奇与兴奋。接着,就是边爬山边看风景,当时没有雾气,在山上可以伴着皑皑白雪和交错掩映的树木隐隐约约地看到大理市区,感觉还是有些奇妙的。苍山的海拔为3966m,随着不断地上行,同伴渐渐出现了点高原反应,所以便放缓了些步伐,与此同时,亦可以慢慢欣赏苍山上特有的植被,也是挺有趣的。两小时后,到了山顶,洗马潭被冰封着,太阳被掩住,山顶也被厚实的大雾笼罩,让人不由地升起了几分寒意,停留了一会,便匆忙往山下走。向下行,感觉雾越来越重,景致越来越模糊,远处和近处都看不大清楚了,有时候分辨不清甚至认为自己处于海国或天国之中。

双廊:
在双廊遇到的大多令人满意且愉快的。先是,33和wayway俩位给力的小伙伴用280一天拿到了临街海景房!其次,去一家备受当地人好评的白族餐馆海韵人家吃晚饭,感到非常的温暖。那天恰逢冬至,是要吃饺子或者汤圆的。我们也是有些思乡,便点完菜后问老板店里是否有饺子或者汤圆。老板回答没有。这不禁让人有些失望。但随后,老板告诉我们他们冬至是吃烤糍粑的。我们就想吃吃当地的冬至食物也好,便想点。出乎我们的意料,老板说我烤几片送你们,不够的话,再给你们烤些。不一会儿,糍粑和热乎乎的焦糖送来了,我们分着吃了,好像身子和心也热乎了些。除此之外,菜真是分量又足又好吃——小份的黄焖鸡跟寻常的大份差不多,大刀鱼真是大,芝麻菜滑口得令人忍不住把舌头也一并吃下去,杂菌汤中的蘑菇极多且香甜可口……吃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把桌上的菜吃完,只好挺着圆滚滚的肚子“愤愤不平”地回客栈了。再次,在窗边吹着晚风,随便聊聊一些人和事,也从中发现了不少有趣和可爱的东西,突然觉得有些看似无聊乏味的东西也是挺有趣的;当然了,这时每人都捧着一杯热乎乎的速溶咖啡(不要问我为什么)。接着,第二天早上六点多起来为了看日出,结果被客栈大叔告知太早;于是乎,跑到洱海边上看星星。那时候,天地之间只剩下了繁星。我,站在桌上,背对洱海,张开手臂,头向上仰,四周空无一人,只有我一个人享受着美好的一切。某一瞬间,甚至认为只有自己一人存在于这世上,莫名地产生了一种美好且孤寂的悸动。最后,大叔驾舟带我们看日出。大叔真是个好人——免费提供厚实的座垫,好喝的普洱和热水,(保护了我们免受寒风的侵袭)还带了很多包子喂红嘴鸥。在舟上,没怎么看景色,到是和大叔拉了会家常,感觉他真是位可爱可敬的人。若是能再去双廊,一定要找他。

丽江:
感觉丽江古城已经被完全商业化,四处充斥着“磨刀霍霍”的商家,挺讨厌的。不过,下榻的西游记客栈的老板和老板娘挺热心的,交谈和相处也令人愉快。算是对丽江为数不多的好印象之一。

泸沽湖:
在泸沽湖待了三个晚上。语言贫乏的我对于泸沽湖只能用“好美”来形容。湖水是偏绿的,非常非常清澈以致给人一种“空”的感觉,每次在湖边散步,不禁想要直接跳入湖中享受这种“空”的美好,遗憾的是,理智告诉我现今是冬季并且成功阻止了我。
在洛水村沿着泸沽湖往右走,会发现一条条石板铺成的小路,小块小块的农田,依稀矗立着的农舍以及几泊小池塘。农田是金黄色的,里面躺满了成捆的秸秆,农田旁是几片草地,三五成群的绵羊在其中吃草;绵羊的脖颈都带有铃铛,并且它们是很怕生人的,吃草时都是背对着道路,若是我们靠近它们,它们便跑开了,只留下一串串好听的铃铛声。
对于泸沽湖的美丽,我真的不敢再去描述。因为它实在是太美太清了,任何的文字描述对于它都是一种玷污,一种亵渎;而我,不想再去侵犯它了。希望每个读者都能去泸沽湖看看,去体会一下。

这次旅行途中见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可能在苍山顶、在洱海泛舟、在泸沽湖旁散步是体悟最多的时候吧。从观自然之景到观自我之心。

Ted

About Ted

Ted 胡说 八卦 脑洞大开 经济学 跑步 电影 空调 陆沉 围城 吕归尘

Leave a Repl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