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MA 杂文

寻夜纪

失眠时写的字,给那些同样失眠的人。

(一)
– 曾经我是依赖光合作用活着的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而现在 夜晚变成了我精力最好的时候
窗外停泊的大船亮着不灭的灯火
树木重新长出清新的犄角
盛装打扮的回忆全部鱼贯而出 在房间里尽兴起舞
羊羔长出翅膀欢乐地飞进燃烧的太阳里
我就跟着它们一起在光芒里游动 游到未知的广袤无垠里去
– 怎么你哭了呢 光明和温暖不正是我们所渴望的吗

(二)
我发现自己变成一棵没有根的树 一轮没有光的月亮 一匹没有尾巴的马
于是我提笔写下一段深情款款的空白 任由你被踏雪寻梅的人带走
“愿逆风如解意 容易莫摧残”

(三)
思绪就像一艘搁了浅的船 静静地执拗地绝望地停在那里
无奈地 天开始亮起来
想象一双褐色的眼睛在黑暗处或不那么暗处凝视着
渴望有人关注自己的生命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过错

(四)
曾经在地铁的人潮中寻找你
曾经在你褐色的眼睛里找自己
结果是 我丢掉了你也迷失了自己
能纪念你的越来越少 你成了一个听过就算了的故事

(五)
她的手指冰凉 像潮湿的火柴
她的双唇哆嗦 像苍白的泡沫
水花飞坠 浴室里云蒸霞蔚
她把烟头丢进去
这下水道里有全宇宙最大最绚烂的爆炸

(六)
我的诗人为我写了一双无畏的眼睛
这双眼睛被浸泡在石油里
一颗温热的苹果对我微笑着
你喃喃地在我耳边说
“我在你的草原上 像一朵云一样盲目而优雅地经过
最后不知所终”

(七)
人真是奇怪
拥有自信时觉得眼前这世界恢弘壮丽美得不可思议
低落时它就如宫殿坍塌般灰飞烟灭
只消一壶烈酒 一面旌旗就可使你错把他乡当故乡 但愿长醉不复醒
你尚能在命运的镰刀前昂首阔步 却敌不过梦里一声轻柔的呼唤

(八)
一阵阵的幻相 全是白光
雨大得像有人在窗外哭泣一样
那翻滚着 卷起灰色泡沫 却不得不被掩盖平息的
是卑微的羞惭之心

(九)
一个人 一只包 一瓶酒
当所有欲望都变得淡泊
我手握你的承诺开始流浪
我们没那么坚强 也没那么脆弱
我们可以对接踵而来的打击甘之如饴
也可以在纤细的温情面前痛哭流涕
原来温存可以瓦解意志 放弃也可以

(十)
夜半寒冷 窗外雾蒙蒙一片
起身披衣读诗
在诗的结尾 一匹红马跑进了扯碎的棉花糖里
此刻只愿读书至死 或 倦极而眠

(十一)
夜里我总是活泼的 狂热的 散发着橙子气味的
野狗数着星星 路灯燃烧成银河
一切披上古铜色阴影的 我都唤作信仰
院落里梨花兀自凋落 一地碎琼乱玉
我用针戳破了月亮 作为献礼

(十二)
克制不住地看你 原来追梦的人儿们都在路上
在成为自己的以后 我会去镌刻在你灵魂里的异乡
尝试寻找你留下的足印
虽然明白全然没忘 但必然地知道自己终究会带着新的表情 出现在新的地方
多少曾携手走过的人如今都无法一同回去
我们不过是洋洋自得地挥舞着时间的碎片 并以为那即是永恒

(十三)
蓦然回首时 灯火阑珊处
风来了 然而不过是又一支短笛
我没有了你却也只有你

(十四)
树下的我们往树上的我们心里灌满沙
树上的我们为树下的我们唱支温暖的歌
可是树下的我们饲养的理智 啃噬了树上的我们的浪漫
于是我们开始怀念在地面上爬行的日子

(十五)
《严重的时刻》
——赖内·马利亚·里尔克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间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Amie Ting

Amie Ting

CMA创始人。Y(^_^)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