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理事会的民主与全年计划的问题

所谓民主,即是少数人服从大多数人的意见,比如我们社团理事会议上,理事长提出一项“决定”,当然作为社团理事会,这一个“决定”还需要经过其他理事的Challenge,以及Vote, 它才能形成一项真正的决定。

那么如果把场景放到邮件上,理事的参与可能寥寥,这时候,对于有意见的理事,我们当然是要认真听取意见然后修改的,但是当大多数社长保持沉默,我们是因为少数几位理事而完全改变决定吗?沉默的理事的意见我们要如何看待?沉默的理事是不敢说话吗?

我想倒着回答这些问题。

首先我相信理事们作为各社社长,不是不敢说话的,我们都是港中大深圳这个开放的新生大学的一员,我们有足够的勇气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见,更何况,理事作为一社之长,大家必须已经有足够的底气和更出类拔萃的勇气。但万一是有理事不敢站出来说话呢?我想毫不客气的说,这个理事无能,我更想说这个理事担任社长的资格应该被再次质疑。

其次,对于理事们的沉默,我是十分困扰的。是这些事项与切身利益不相关吗?这让我想到那个故事:

当他们来抓工会组织者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反对,我想我反正不是工会的人。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反对,我想我反正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反对,我想我反正不是天主教徒。
后来,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可能这个故事有些极端,但尝试想想,当你的社团急需经费,然而因为其他理事的沉默却迟迟得不到解决,这时候才成了你的切身利益吗?所以在这里我想鼓励理事们不要保持沉默,也许就打几个字,花上几分钟,便履行了你的义务,也为你往后实施权利提供便利。然而,我们是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来处理在有理事沉默情况下的决策推行的,那就是“沉默,即是默认。”当然有的人可能不同意,认为沉默即是弃权。这是不可行的,如果大家保持沉默,只有两三个理事保持活跃,那么事情就变成由两三个理事来决定吗?在这里我还要申明一点,目前为止,理事长没有投票权。大家也应该没有听说过沉默就是否认这种说法吧?这样子还会让理事会什么事情都完成不了。

我们希望理事会是个民主的理事会,所以我们更加希望的是大家充分参与,而不是因为大家的集体沉默而让理事会变得效率低下,或是变成少数人决定事情的地方。

关于全年计划,我想说,之前在全体社长会议上,大部分人最后没有对Shuki说的全年活动计划以及精品活动计划提出反对,并且在发送时间轴邮件的时候,也没有得到其他回复,那么在临近Deadline的这个时候,大家应该做的是先把任务完成,至于有其他的意见建议,我们在年会上再进行磋商和投票,也就是说,先顾全大局,大家都做好它。当大部分人作出决定后,这一个决定一般是不轻易改变的,如果说这个决定有瑕疵,或者说这个决定有些不对,那么我希望以后能通过理事会的演说制度,有意见的理事,站出来对所有理事进行演说说服,Chanllenge这一个决定,如果没有,事后提出,抱歉,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但这就是民主。

还有关于逐次审批的意见,我想说,能请各位可以体谅一下我们吗?上个学期书法社和Wesign设计社两个活动审批,需要我们不断地在学生和各部门老师之间分别反馈,又要开会讨论,最后并不能决定,要最终的投票。不是审批通过或者不通过这么简单粗暴的事情,我们愿意承担理事会的事务,但是我们也希望能够合理的简化事务,让大家方便这个前提做到的同时,也能够使我们方便。

以上仅代表个人意见,欢迎Challenge。

Harry Lin

13
Leave a Reply

avatar
5 Comment threads
8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Alan ZhangHH你看美国多低效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好一个“抱歉 这就是民主”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有什麼一種機制規定了沉默及默認?有時候,沉默不是不敢說,而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在你寫文章發表希望challenge之前,有沒有去了解大多數你所認為的沉默的是怎樣一個想法?別一拍個腦袋就想。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我们要等到知道该怎么说为止吗?或者有什么更好的提议,我们会仔细的考虑的,文章中都是一些初步的想法。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文章总结:
1.理事长提出”决定”,理事只决定是否接受。

2.“我希望大家…我想…那么我希望…我想说…”

3.Deadline要来了 大家先想法完成任务 至于合不合理 我们先往后拖。

4.“抱歉,我说的就是民主”,接不接受是你的事。

5.我们理事会好辛苦,大家体谅我们,大家方便一下我们。

6.第二个Challenge拼错了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抱歉,不要断章取义,不要把里面没有提到的话就当做否定的,取一点说,决定,是所有社长有需求,我们将之拿出来泰伦的一个东西,我们在决策这件事上,充当的是一个传声筒,顶多就是一个能附加参考意见的传声筒。

HH
游客
HH

你能不能不要一整段話只有逗號。這樣會讓人看不明白,沒有邏輯。

HH
游客
HH

就像這篇文章一樣,通篇逗號。

Alan Zhang
Editor

赞成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有時候當場提出的決定,在討論中並沒有真正想明白
等靜下來真正裏清楚的時候,反而“違規”了?
多數時候經歷時間思考的結果會更周全吧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这个确实非常的难协调,我们会仔细想想要怎么处理。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關於開篇所說的理事會的民主,民主有很多種解釋和形式,現在只有二十個人,採用直接的純粹民主形式,如果明年或者以後理事會人數增加呢?會不會變成代議民主?或者理事會的結構組成會改變?

Alan Zhang
Editor

部分民主才能保证效率,美政府的低效率就是民主泛滥的例子。二十多人的理事会现在能做的应以反馈意见和表达想法为主,意见汇总者和决策公布者应由OSA来扮演。

你看美国多低效
游客
你看美国多低效

民主是需要很高的成本的,不要把民主想得太简单。独裁则简单粗暴多了。实际上我觉得,就我们目前的实力,很难承受得住民主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