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文学

凌晨四点

她坐在窗台上

双腿晃荡 把半空中的月色搅乱

划亮火柴 那光明有种细若游丝的冰凉

她把火柴扔出窗外 点燃了一棵树

这棵树倒了 点燃了第二棵

第二棵倒了 点燃了第三棵

第三棵倒了 点燃了第四棵

直到满山的森林 都着起大火

一只肿眼的兔子跳上窗台

质问她为什么不关心这个(可爱的?)世界

一条沉默的鱼潜到最深的湖底

听到她最意味深长的一声叹息

炽烈的风穿过漫长的街

一滴眼泪后空翻转体360度地下坠

窗台上留下一双白白的鞋

好像两只无辜的蝴蝶

Mamoydun

Mamoydun

一个聒噪的女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