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倡议

今年一月下旬,我和朱帆向同学们发起了“拒绝占座”的倡议。事情的缘起是这样的:

早在一月中旬,我就注意到在图书馆有很多被占据的座位闲置着(尤其是靠窗的两排座位),许多来图书馆自习的同学没有好位子学习,但是还不至于真的找不到座位。然而在一个星期一,我来到图书馆,发现二楼的所有座位都被占满了,以至于我没有地方学习。我的第一反应是愤怒,尤其是我发现很多占座者不仅白天占座,晚上也占座;占了一天不算,还要占上一周两周。当时我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只是回到宿舍向舍友们抱怨。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舍友们都对占座表示愤慨和谴责,朱帆就在这个时候提出:可不可以写一份倡议书,让大家都能尊重他人使用座位的权利?我认为这个想法很好,于是和朱帆一起到其他寝室咨询意见。同学们很赞成这个倡议书的想法,但是同时也担心倡议书的效力不会持久;此外,在对占座究竟应当如何规范、规范到什么程度上,同学之间也存在分歧。有的同学认为只应该劝止,其他同学(包括我)认为应当赋予其他同学纠正占座的权力;有的同学认为只要白天不占座就可以,另外一些同学则坚决反对任何占座行为。

若干天后,第一次校长夜话开讲。在会上,我向徐校长提出了这个倡议书的想法,徐校长表示支持,于是我下定决定写一份倡议书。

第二天晚上倡议书的初稿完成。我们认为应当广泛地调查一下同学们的想法,便写了一封邮件,群发给所有的同学并咨询意见。在这封邮件中我附带了一份倡议书的草案,里面有三条:

一、在教室不占座。

二、在图书馆、自习室均不占座。

三、允许无视被占据的座位,将用来占座的物品放置在专门的地方(在教室则置于教室讲台上,在图书馆或自习室则置于座位旁),让物主自行领取。

倡议书发出后,有一些同学表示了支持,还有一些同学提出了其他的解决办法。比如,有一位同学提出,可不可以让占座的同学留一张纸条,声明在什么时间段里其他同学可以使用座位呢?这条建议我们最终没有采纳,原因是这样会造成占座者实际上拥有座位所有权的假象,如果占座者不留纸条,是不是其他同学就不能用座位呢?另外,考虑到以后会有更多的学生来自习,这种办法最后只能变成预约座位的形式,既繁琐又低效。我们希望采取一种高效率的办法,放在经济学中就是让市场来调节。

另外还有一条我们认为应当采纳的建议:有很多同学把物品放置在桌子上并不是为了占座,而只是暂时放置一下,那么,可不可以建议这些同学把物品整齐地放置在桌子的一角,表明这不是占座呢?这种方法方便了所有同学,因此我们决定采纳。

经过修改后,最终的倡议书变成了这样:

一、在教室只用书本为自己占座。

二、在图书馆、自习室均不占座。

三、允许无视被占据的座位,将用来占座的物品放置在专门的地方(在教室则置于教室讲台上,在图书馆或自习室则置于座位旁),让物主自行领取。

四、在图书馆和自习室,如果想要将物品放置于座位上(非占座),请将物品整齐地置于座位的一角,让下一位同学可以更好地使用座位。

最终版倡议书发出后,我们开始收集签名。绝大部分同学都表示支持,也有极少数同学表示坚决反对(有些同学反对的理由我至今未知),还有相当一部分同学在我们收集签名的时候不在宿舍,因此没能表达自己的意见。

最后,我们收集到将近220个签名,我们认为已经达到了可以张贴的标准。但是因为准备期中考的缘故,我们做完收集工作已经快要放假了。我决定等到放假回来后再张贴。

3月5日我回到图书馆,图书馆也在做反对占座的活动,标语贴得到处都是,占座现象也几乎消失了。那时我认为似乎没有必要再贴出倡议书了,然后回头加紧准备期中考。

可是临近期中考的时候占座现象又有所反弹,我觉得还是应该把倡议书张贴出来。一来可以对占座现象起劝止作用,二来提醒同学们——我们曾经为此做出过承诺,在这之后我们还应该兑现自己的承诺,这是一件有利无害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不能坚持下去呢?如果这份倡议变成了持久存在的风气,这将是(原谅我狂妄)多么伟大的一件事!许多理想者试图改变世界,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而我们学校的同学们,在这短短的两三个月里,就已经改变了他们生存于其中的世界,这是何等光荣!

在回忆结束后,我还要谈一谈自己在经历了这次倡议后的感想。

马克思曾经说过:“哲学家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解释世界,但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我以前每当读起这句话总是热血沸腾,但是在这次倡议中我体会到了改变世界的不易——尽管你以为你已手握真理(我至今仍认为我这次倡议是正当的),可其他人的观点并不总是同你一致,甚至有人跟你展开激烈的论战;如果换作是更重大的事,你还要承受成为千夫所指的风险。孤独并不可怕,孤立才是可怕的。虽然仍然有很多同学支持我,但我确实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滋味。要成就伟大的事业,不仅需要一腔热血,还需要敢于承担的坚实的臂膀。

除此之外,我也认识到我的一些不足,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偏激,这一点在倡议书初稿中体现得尤其明显。参照一下初稿和最终版,你们就可以看到我最初的理念是什么,那是一种很理想但也很不现实的理念。我曾试图一蹴而就。我以前以为偏激没什么,很多伟人在年轻时也偏激,更何况是真理在手的偏激?!可是现在我知道,偏激只能给自己和别人带来隔阂和误会,极端一点甚至可能导致流血。理论可以走极端,但是生活中不能没有妥协和宽容。我们要登上高山,但也要回到厨房。试想一下,如果我坚持倡议书的初稿不修改,究竟有多少同学会支持我,这份倡议能不能落到实处?春节期间,由于昆德拉的一本新书《庆祝无意义》出版,关于“刻奇”这个词的讨论又热了起来。如果让昆德拉来看我这个人,我肯定会被打上“无可救药的刻奇主义者”的标签。我不喜欢被人当成刻奇主义者,所以以后我会尽量采取冷静客观的态度做事。

可是话说回来,摆脱偏激的影响,我仍然认为有某些精神是我们理应为之感动和奋斗的。坦率地说,在面对一些不合理的现象时,人为了公正和正义应该做出呼吁,这份倡议书就是我的实践。尽管经历了一些曲折,但我仍旧很高兴这次实践能够善始善终。事实将会证明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无极 魏

About 无极 魏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4
Leave a Reply

avatar
2 Comment threads
1 Thread replies
1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Alan ChenAnonymous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但是现在的占位现象没有任何改变

Alan Chen
管理员

想起来其实当时倡议之后还是好了很多。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是时候让15级再来一次了 以后每年新生入学进图书馆前先签这么个协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