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回忆,活在当下

“你有过那种绝望到底却无力改变现实的感觉吗?”亮盘腿坐在床上问我。

我轻轻的、缓慢的摇摇头。他仿佛永远都是一个还有故事没讲给我的人,尽管在一起已经三年了。我不去问他以前的事,一如他从来不问我,我们活在当下,只是偶尔他心血来潮,将他的故事讲给我听,如果我有类似的故事,也会在他讲完后讲回给他听。

他的目光从我的眼睛上移动到窗外,夕阳下,他的脸被映的通红,煞是好看。他开始动嘴讲他曾经“绝望到底而无力改变的感觉”,夏天的周六下午原本显得有些冗长,但跟他在一起,外加听他讲个故事,只让我觉得度日如秒。

“最初的我,和你一样,一样天真无邪的爱着这个世界,也许这正是你吸引我的地方吧。但那时的我比你高傲,可以说不可一世,永远都认为我是宇宙中心,我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那年夏天的某个下午,就像今天,血红的夕阳映照着整片大地,美吗?”

我托着腮点了点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确美——人美,景美。

他摇着头笑笑,“哼哼,我也觉得美,但那是在那年夏天之前,现在的我,每每看到这血色的夕阳,只会让我想起那一汪鲜血。”

我向来对这些事件感兴趣,我没有阻止可能会令他痛苦的回忆,而是静静的等他继续讲下去。

“我爸爸接我妈下班,然后一起回家,我猜测他们发生了口角,盛怒之下,爸爸不小心使车子发生了侧翻,爸爸失血过多,而妈妈死于心脏病,两人双双撒手人寰,留下了我和奶奶一起生活。”

我已然站起身,僵硬的迈着步子走进他、搂住他,两人同时望着窗外的夕阳渐渐褪去血色。

他哼哼,继续讲下去,“你知道为什么他们发生了口角吗?因为我妈妈肚子里有了一个小孩,我也是在得到验尸报告才做猜测:我爸爸想让我妈妈把孩子做掉,而我妈妈不肯。因为我妈妈想有个女孩子,在她死后照顾我爸爸。多么傻的妈妈呀,哼哼。”

我只知道他的父母是因车祸而去世,却不知道还有这原委,我抓的他紧了一些。

“当时我妈妈的心脏病已经很严重了,一方面她不可能再活很长时间,另一方面,怀孕育女只会让她折寿,而不是在以某种方式在延续她自己的生命。当我感到现场的时候,我听路人在议论’多么恩爱的一对夫妻呀,救援人员来了还彼此推让先救谁,可惜了’,是啊,他们是多么相爱,但却因一点点口角而丢了性命。 ”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凡事他总是迁就我,永远不跟我争论,我曾一度地讨厌他没有棱角,没有个性,只知道向我妥协。原来这就是他保护我的方式。

“自那时起,我就变了,我冷眼旁观世间的种种,美好的东西总是在不经意间扬长而去。我多么想那只是一场梦,而我,宁愿在那梦里死去,也不愿醒来重新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我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头顶。

“奶奶最终在整日的压抑中进了养老院,我成了真真的孤儿,我感到了自己的无力与渺小。直到遇见你。”

“你有我。”我掰正他的头吮吸着他那张为我讲了无数个故事的嘴唇,希望他在甜蜜中暂时忘记痛苦,或许,根本不存在痛苦。这就是他,对某些事冷漠无情,这让他看上去有棱有角,却又对某些事,比如我们的爱情,激情澎湃,一昧向我妥协,从不惹我。唯愿现世安稳,让我给他他想要的美好。

(说不定有续)

4
Leave a Reply

avatar
4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1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4 Comment authors
Nai va -Sam!jn~a^na^sam!jn~a^yatanaMamoydunEric.Guo乔竹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乔竹
Editor

写的真的很好。

Eric.Guo
管理员

期待续

Mamoydun
成员

期待续

Nai va -Sam!jn~a^na^sam!jn~a^yatana
成员
Nai va -sam!jn~a^na^sam!jn~a^yata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