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在时时刻刻都想回来

我坐在安静的漩涡里 想诗

诗躺在荒唐的梦境里 想他

他骑在不安的瘦马上 想风

风游在小小的原野上 想家

海浪里住着一个孩子

光着脚丫 捧着信仰

不动声色的湖是我的酒杯

盛着千年没有归宿的鬼魂

我割破的手指 留下一滴滴新鲜的故事

我走后这里变成镜子

轻易送给你摸不着的影像

却不肯送给你背后的狂潮

Leave a Repl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