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

中午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忽然一阵伤怀。很多同学都是来自一个城市,甚至一个高中,一起吃饭聊天,亲切又热闹。

中大深圳第一年在我所在的城市招生,而我又是我的中学来到这里的唯一一个人。但其实正是因为这些,我才报了这所学校。开启一个全新的环境,本来应是我想要的。原本已习惯并喜欢的独行,今天不知为什么,忽然有这样的情绪。

然后不经意间发觉,自己拿着筷子的尾端。

忽然又神经兮兮的开心了。大概是有这样一种说法,筷子拿得高的人,走得远。

也说不上是迷信还是什么,反正就借此宽慰自己,我筷子拿得高啊,所以注定要奔赴远方。

刚开学的时候买了一辆山地车,配好了各种配置,骑上去帅的不要不要的那种。一周后在地铁站锁了几个小时,当我意识到我的车就在这几小时之内被偷的连锁都没有剩下时,眼前只有一个大写的懵B。

曾经被“强行”算命,大抵是叫我留意交通事故,注意安全之类。于是用这个理由来抒怀,对嘛,车丢了就丢了,破财免灾,这是命里都不让我骑车,那就不要骑了吧。

总能在学校里看见学长和学姐,三五成群,聊天、同行,就会悄悄地羡慕,真好耶,朋友们在一起,热闹可爱。

大一的我们还在漫长的破冰。本来和不少同学一起上了与多节课,但谁都不好意思开口互相认识。在很多个交集里,只会和少数人害羞地挥一挥手,算作问好。

于是又想,这很正常啦,不熟悉到熟悉总要有一个过程,以后会有很多活动,慢慢来。

不知你是否也有这样的体会,平日里,总会有许多类似的“慢慢”。

我总是。因为慢热或是什么,总会在事情的一开始,有一点笨笨的、慢慢的,做得不够好。

小学本来是个小透明,五六年级莫名拿了两年三好生,保送进了最好的中学。

初中的时候,总被老师真真假假的吓唬,说我考不上本部高中云云。但是奇怪,那一年我的分数,正正好好是本部高中的录取线。

高三那年老师拿着我糟糕的考卷在全班指着我骂,你也就这水平了。高考的时候,在发着烧又考砸两科的情况下,总成绩居然高于班里许多学霸,就这么来了中大深圳。

我想我应该是学渣逆袭的很好的实例了。

“慢慢”就这样带给我很多可爱的益处。然而在这样慢慢的过程里,难免会有多多少少的熬煎。就是你本知道,这一个发端是你想要的,这一个结局你期待是好的,但是过程里会有难免的起伏波折,但你没有办法,你必须要穿越它。

我总期待自己有一种自始至终的从容平和,不浮躁,不害怕,不沮丧。但这很难,低谷时期总会有难免的颓然,于是又很像那么回事儿的告诉自己,这很正常啦,经历过艰难,才会对最终的成果倍加珍惜。

我们需要一段“慢慢”,作为基底,作为沉淀。这快不得,要一步一步,走得坚实才行。

就像刚刚建成的学校。虽然还有大片园地还在建设中,虽然还有一些设施待以完善,但我总在想着,想着未来某一天,我能以在读学生身份看到或看不到的,他人来访中大深圳是说,哇,校园好大好美啊,或者提起中大深圳时说,哇,这个学校,超级厉害呢。

会有这样一天的,我知道。因为这个学校在它尚还年轻的时日里,就已经给了我很多惊喜了。

也许在不久的以后,当我们被他人提及时,也会获得这样的赞叹,哇,他/她很了不起呢。

这个啊,就需要我们慢慢、慢慢地积累了。

大一的我有些难免的手忙脚乱和小恐慌,不知道你是不是也会这样。

害羞到熟识也好,笨拙到熟练也罢,我很想和你们一起,在这个“慢慢”的开端里,并肩同行。

当下已经非常好了,所以未来,会有更好的样子。

不必心急。我们啊,来日方长。

Yvonna Lau

About Yvonna Lau

Meow.

6
Leave a Reply

avatar
2 Comment threads
4 Thread replies
2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3 Comment authors
清谷Alan ZhangYvonna Lau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Alan Zhang
Editor

其实啊 现在已经有很多人会说 中大深圳啊 很厉害

清谷
Editor

我去年来的时候,也是我们中学里面唯一一个考过来的学生,虽然同城市有三个男生一起,然而也并不是朋友。刚开始也觉得很难过,尤其是在看到别的大学的同学聚会照片,一大群人浪到飞起的时候。但是这样的经历也是我的很多同学无法体验的成长吧。其实交新朋友并不困难,率先迈出那一步,冰就可以破碎了。十一是个好机会,多找朋友出去玩一玩,会有很多收获的~(去年幼稚的我在宿舍窝了7天简直是傻…)

Alan Zhang
Editor

要报警了[Wave] “然而并不是朋友”。

清谷
Editor

哦哦哦 刚开学的时候并不敢靠近高冷的Alan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