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cademic 哲思 杂文 电影

《禁闭岛》与弗洛伊德,决定论与自由观

介绍

《禁闭岛》是莱昂纳多2010年演的片子,电影剧情很有意思,是烧脑片的典范。据说有人为了找一些细节看了几十遍。烧脑推理爱好者强烈推荐。下面的影片分析部分杂合了一些主流解读和自己的偏见性解读,希望从电影出发引出一些讨论。(个人不希望这是一篇快餐文章,思考为重,篇幅略长,可能跟通识课的一些内容略相关)

如果没有看过电影,可以看下一部分电影剧情,如果觉得太长,可以跳过直接尝试从分析中还原剧情,应该不会比原片更烧脑。

(心理学之无限约为零轻程度爱好者,学术性错误望指出)。

(企图使用的弗洛伊德心理学概念包括:防御、焦虑、自我、本我、超我、压抑、投射、认同、理化、潜意识、意识)。

电影剧情(转自百度百科)

故事发生在1954年,联邦执法官泰德•丹尼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和上级新派来的搭档查克(马克•鲁弗洛饰)奉命上岛调查此事,主管医生考利接待了他们并负责协助调查。而泰德此行前来还有一个隐秘的目的:寻找让妻子葬身火海的凶手莱迪斯。调查过程中,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了泰德的推断:在这66名有档案的精神病罪犯外,还有一名编号67的人存在,但无论狱警还是医生或者其他病人,对此都矢口否认。

泰德深信这个67号就是杀害他妻子的凶手莱迪斯,而且这里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但他的同伴查克提醒他这可能是政府的秘密试验所,而政府派泰德来,是因为泰德在遭受妻子惨死后遗留精神创伤,是他们最好的实验对象,泰德予以否认,说来这里调查此案是他自己申请的,他怀疑导致自己妻子惨死的凶手就被人藏匿在这个岛上,事情变得扑朔迷离。泰德在调查中偏头疼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经常出现幻觉和噩梦,参军时纳粹集中营的惨象不断闪现在他眼前,他发誓不再让纳粹的行径出现在这里。

在山崖一处隐秘的山洞,泰德发现了失踪的女犯人雷切尔,雷切尔告诉他,她本来是这里的精神病医生,政府在这里进行惨无人道的活体实验,她无法接受事实,被其他人设计陷害,被当作“精神病人”看押起来,她才设计逃跑的。雷切尔告诉泰德,想解开这个秘密,就要去灯塔上,因为那里是这一切的根源。泰德强忍着头疼和幻觉,潜到灯塔上,却发现只有一个看守,他打晕看守抢过枪冲上顶楼,却发现岛上的主管医生考利一直在等着他的到来,而灯塔上也没有任何进行人体试验的痕迹和证据,只有一间简陋的办公室。考利向泰德说出了所有事情的原因,而他的搭档查克则解释说自己其实是泰德两年来的首席治疗师希恩,令泰德有如晴天霹雳般震惊。

原来这一切都是泰德的梦,那个神秘的67号病人,泰德一直怀疑的莱迪斯,就是他自己。医生告诉泰德,他的真名叫安德鲁•莱迪斯,他妻子患有精神病在淹死了自己三个孩子后自杀,而他也受到极大的精神创伤,在自我保护的潜意识中,把自己三个孩子忘的一干二净,并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莱迪斯和那场记忆深刻的火灾,这个被创造出来的“莱迪斯”被他设计成面带刀疤、波斯猫眼、十恶不赦的凶手;他自己则是一个退伍后从警,和妻子恩爱有加的模范丈夫“泰德”,只有在他做梦和出现幻觉的时候,都是他原本的记忆。

而这一切行为,都是考利医生为了医治泰德的病症和配合他的意识而制造的一场戏剧,希望他能自己从中解脱出来,考利医生深信这种方法可以治愈大部分精神病人,泰德(莱迪斯)想反击考利医生的“陷害”,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无力,越来越迷茫。考利医生告诉他,如果他还不能清醒过来,依旧认定自己是好人“泰德”,那将不得不对他进行“道德性措施”,就是杀了他。因为他自从来到这个岛上,几乎伤害了所有的护卫、医生和病人,他自己却一无所知

影片分析

小李角色的心理状态:莱昂那多扮演的病人拥有很强的自我防御机制,不管是否有效(他的大脑在做出这些防御措施之前确实不知道是否有效),这些防御机制用来移出或者消退他的焦虑

这里产生了两个关键问题。1.他强烈的神经性焦虑。2.他强烈的防御机制。

  1. 焦虑的产生
    作为二战中的德国军官(电影中他能够听懂德文,一耳朵听出房间里面的德国音乐),目睹纳粹屠杀犹太人,他产生了强烈的道德性焦虑(做出与内在道德价值严重偏离的事),被“超我”(弗洛伊德理论中的概念,此时超我成为一种内在惩罚机构)所威胁,盟军攻入后他作为德国军官自杀没能一枪致命,在血泊中想要拿回手枪结束生命,被盟军士兵阻止。强烈的现实冲击彻底击毁了他的精神体系。此后他的强烈精神焦虑引发了他的精神失常。
  2. 焦虑给了他一个火花,而他自身被扭曲加强的防御机制是燃气
    为了消除自身的焦虑,他的大脑采用了一些糟糕的防御策略。

弗洛伊德体系中如下4种防御机制对他起较大作用。

A. 压抑,作为一种防御机制,意味着那些危险或是可唤醒焦虑的想法,记忆,观念会被驱逐出意识世界,压迫至潜意识领域。这导致他忘记了“自己”本来的身份并认为自己是一名盟军士兵,但潜意识对过去的经历仍有深刻经验,这个从很多细节可以找到(但他未能察觉到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些经验)。潜意识告诉他自己是那名“阻止德国军官自杀的那个盟军士兵”,因为他想逃避自己的所作所为。

B. 投射。将个人错误或缺点外化或归咎于客体,事件或他人。通过投射,自我得到了保护,它移除了焦虑的动机和观念。他把杀妻的时事投射到一个虚构的邻居身上。

C. 认同。通过效仿或者模拟一个成功人或权重者掩饰缺点。他把自己想象成受命来岛查案的联邦警员。

D. 理化。 对自己臆想出的世界做出合乎逻辑但实际错误的解释。编造整个故事蒙蔽自己的意识。

我们看到,他的压抑从潜意识领域在每一次暴风雨来临时(影片交待)爆发性的逃脱进入意识领域,他的潜意识编造了合理的谎言麻痹他的自我意识进而逃避焦虑。

延伸讨论一(心理与个人层面)

对影片的看法。

故事大约发生在50年代战后维也纳药理疗派精神分析疗派打架的时间段。这不是讨论的重点。

对药理疗派的看法。个人更赞同药理疗派对精神现象的表述,即精神活动是由大脑的生理情况产生,皮层叶质等等,它们本身的化学组成和化学环境产生“选择”。因为参与“选择”过程的系统数量庞大,现有科技无法预测,所以称之为“自由意志”。一个分子做出的选择或许是简单的,一个细胞的选择已经包含了上万亿分子的活动,生物个体用现有理论更是无法估量。大脑每一秒有十万种化学反应发生。think about it.显然这不是讨论的重点。

延伸讨论二(决定论与自由观)

借此延伸出一个令人恐惧的主题,我们有“自由意志”么?

从我们可怜的病人身上来看,我们认为他有自由意志么?他似乎是潜意识的傀儡,潜意识给他一个想法,然后让他相信,给他编造谎言,而且最终真的让他深信不疑。整个过程只是为了非常原始的原因,大脑希望让大脑处于抑制,从而保护大脑自己不受进一步损伤。

我们在被大家所认同的社会价值观里面——也就是流行范式里面——认为他是精神病人。

我们有什么理由说服自己,我们的潜意识没有对我们做跟他一样的手脚呢?大脑让我们去做去相信一件事,并且给我们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这里有一个有趣的topic,“我”,和意识、潜意识、大脑之间的关系,本文暂不探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建立一个精神病人的世界,在那里我们被叫做神经病。

从进化观点来看。生物进化亘古的信条便是,不让物种死亡。(那些不遵守这个信条的个体更容易死亡,留下来的都是更善于生存的)那么人类也一样,那些受过大脑创伤的人容易产生不利于生存的行为,所以潜意识想要抑制大脑,通过防御机制来避免进一步的大脑创伤。那些潜意识操作不强的个体容易在创伤后得到较低的生活能力。博弈里有一个词,比高中生物的表述更形象,迭代剔除。所以既然大脑的保护自己的能力有利于物种生存,那么成千上万代的迭代剔除以后,剩下的我们,我们的潜意识都是操作强者,既潜意识控制意识的能力应该得到了强化。这里也有一个有趣的topic,潜意识和意识的相互控制在什么程度下平衡。

我们能认识到我们的认知范围么?我们能得知这个认识的真实性么?

我想我们的病人几乎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几乎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认知范围是多么局限,他认为自己是盟军士兵,却一点也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德语说的那么流畅。不要嘲笑他的行为。他自己是根本无法意识到的。从局外人角度看,他的认知非常有限,而我们的认知范围仅仅是比他大一些而已,若另有突破我们局限的认知,我们的认知范式体系是不是也局限在一个可怜的范畴之内?

关于决定论

如果按照经典物理来看,恐怕是这样的。个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决定论的忠实粉丝。经典物理让我们计算出确切的结果,也就是,我们了解宇宙一个时态的状态(所有状态!),如果我们的理论是正确的,我们就了解了这个宇宙的全部历史和未来。只是没有足够的计算机器而已。生命无法逃脱这个计算,生命不过是非常复杂的大量分子的大量的选择组合。

不过近代理论似乎为自由意志留出了一丝希望,似乎不能像经典理论那样算出确切值。不确定性和概率冲进了理论范畴。这里个人希望得到解答的问题是,这些理论所具的不确定性是不是理论构建本身的问题?(关于理论构建的问题…可以另起一篇文章)

在那之前,个人依然会是决定论的忠实粉丝。

“《禁闭岛》与弗洛伊德,决定论与自由观”上的8条回复

Thx!
好文!
不知道理解正不正确,不过感觉这篇文章的观点都是基于几点假设的:
1. 算法会形成其闭合的体系圈,算法内的步骤无法计算和涉及体系圈以外
2. 宇宙最基础的算法真包含于图灵机的算法(图灵机的算法真包含于宇宙的算法是显而易见的)
在以上假设成立时,仍有下一假设:
3. 可以计算图灵机任意未来的算法不在图灵体系内

如果三个假设都成立…
那就是文章所说的,未来已定,不过无法预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