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小说

“彩虹”来的那一天

早上9点08分醒来,没有梦,一种空荡又茫然的感觉,等着魂魄归位似的。爬下床来按掉昨晚一直亮着的台灯开始洗漱。阳台外似乎比空调房里还要凉快,吹得我鼻子更堵了,叼着牙刷看着外面层层叠叠的阴云和滂沱的大雨,心里默念一声:“啧,不宜出行。”

洗漱完啃掉了昨天早早买好的一只面包,难得仔细挑了一身明快风格的衣服穿上,把头发梳起来扎成马尾,仔细在镜子里瞧了瞧最终还是又放下去,用平时厌恶的最高档热风吹成乖巧的小卷,还很听话地把化妆包里的护肤品一层层盖了个严实。然后拖上行李箱出门,反身锁好了空荡荡的宿舍。

搭公交,转地铁。因为台风蓝色预警,就算是难得的十一假期人们也大多都选择宅在家中,往日拥挤的三号线难得有点空荡。停在了吉祥站,面对着没有电梯助步的漫长的台阶心里默念一声:“规划不科学”。楼梯底几个骑着摩托车躲在伞下抽烟的大叔们语调调侃地冲我遥遥的喊着:“小妹15块送你还帮你把箱子搬下来哟~”我笑着摇了摇头,一手拎起箱子还带着点小跳步下了楼梯,动作流畅地撑伞走入雨幕,无视了他们的目瞪口呆。

到达了机场大巴搭乘点,刚刚好没错过十点半的一班巴士。巴士上人不少,大多还神色焦虑,生怕天气会影响了飞机出发。我依旧挑的是最喜欢的中部靠窗的位置坐下,摸出耳机挂上。隔着过道坐在我对面的应该也是一个学生,有点蓬松的头发,穿很朴素的白T恤牛仔裤,而且一看就是恋爱中毒患者,从坐下起就一直对着手机的聊天界面傻笑,到后来似乎嫌弃自己打字手速不够快,还发起了语音,似乎声音很轻柔,但我听不到他讲了些什么。我看了会儿他一直上翘着的嘴角眉梢,也忍不住笑了,把手机里正在放着的《雨下一整晚》调到了《终于听见下雨的声音》,然后转过头依旧看着窗外雨水里飞驰而过的并不清楚的画面。

11:38分到达机场。似乎是因为一上午航班都没有怎么起飞,所以滞留了不少旅客,放眼望过去不少地方都是乌压压一片人头。看了看两点半的航班,目前显示还是正常,没有直接取消的征兆。所以就拖着行李箱找了一家人少的餐厅点了一碗云吞面。以前的我是完全不能够接受一个人吃饭的,甚至刚来大学的时候,如果没有人陪着去食堂就宁愿买一个面包找个没人的小教室默默啃完。现在虽说一个人吃饭胃口不会很好,还会吃得很慌张,但至少不会把自己当神仙一样去随意摧残自己的胃。这家的云吞面的味道一般,有点寡淡,但也许是因为我今天心情不错,倒也是慢悠悠吃完了不说还喝了半碗汤。

在餐厅磨磨蹭蹭到12点45分,门外已经有不少人排起了等候的长队,服务员已经撤走了我面前的汤碗,来来回回擦了三遍桌子,实在是没有那个脸皮赖下去了,我便起身拖起箱子去找别的休息区。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似乎小服务员在我身后的那声“感谢您的光临”喊得格外不情愿。

拖着箱子四处晃荡的时候看到了机场显示屏上航班已经由正常变成了延迟,无奈地摇了摇头,随便找了个能看到信息的地方窝着,摸出了手机看着昨天晚上没有看完的小说消磨时光。

外面的雨停了一会儿又下起来,玻璃幕墙外一切似乎都变得朦胧梦幻了。微博推送里说“彩虹”已经升级成了10月广东的最强台风并且已经在湛江登陆,显示屏上最后的那几抹蓝都没有了,成了一片红和黄。周围的人有的在跟航空公司索要赔偿,有的打电话联系着那一头等待着的亲人朋友,有人拿出电脑争分夺秒地办公…只有我似乎异类一样一脸轻松听着耳机里面的《彩虹》,心想现在机场餐厅的业绩大概不错,因为中学英语课本上讲过红色和黄色最刺激食欲。

就在这时身边传来一声“学姐”我手抖了抖,差点把手机掉地上,拔下耳机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似乎是大巴上那张年轻的脸“你是?”“啊,我是理工院的,那天迎新的时候学姐你是志愿者啊。”原来是学弟,但是我重度脸盲,而且那么多新生,着实是记不起来。

“学姐你在看哪一班飞机?”

“两点半东方航空飞上海。”

“MU5346?”

“嗯”

“真巧,我们是一班飞机呢!不过似乎延误着还不知道能不能飞,怎么就运气这么好赶上了台风天,我专门买了五点钟到的飞机票好和我女朋友一起吃晚饭呢…”

我心里默默吐槽着,同学你要是不开口不话唠的话就还算是个帅哥。而且要是换做除了今天之外的任何一天我可能都还有兴致来做一个合格的学姐问候问候新生,解答解答疑惑,但是恰巧是今天10月4日,我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等飞机起飞,于是便三言两语敷衍着他。还好他的话唠一会儿就又转移到了手机那头的小妹子身上,给我留了个清静。

16点05分,经过了两个小时的等待,雨小了下来,陆陆续续有航班开始起飞了,身边的小男生有点雀跃地跳起来说:“学姐飞机大概可以起飞了我们快去过安检吧!”我笑笑说:“你先去吧,我再等等。”结果小男生热情地说:“还等什么,一会儿都要登机了,没事儿箱子我帮你拿……学姐你箱子里面装没装东西啊,怎么这么轻?”我笑着站起来接过箱子说:“装满了东西了,是你力气太大。快去过安检吧,我没有机票的,一会儿还要回龙岗去。”他看起来相当茫然,只能呆呆地跟我道别然后加入了过安检的队伍。我回到座位上,继续听歌看小说,直到广播里面传来MU5346的最后登机消息时,我才站起身推着箱子离开,该回去了,还要搭B852呢,晚了怕没车。

回到宿舍,吃着顺路买来的炒粉,打开文件diary,输入2015/10/4,然后转身打开箱子,取出里面唯一的物品,一只手表。熟练地扣好,表扣依旧是穿过最里面的那一个孔。然后开始键入文字

今天搭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到上海,他到机场接我。因为延误所以快八点才到,他一直等我。我们一起吃了夜宵似的晚饭,味道不是很好,但是我很开心,他大热天的居然还故意带了我送他的歪歪扭扭缝了几个字的手套,我也还带着他送我的手表。
三年过去了,我们终于复合了。

一阵狂风挂过,阳台的门咣当一下关上,似乎震得整层楼都抖了抖。

“啧,连个谎都不能说吗?”

起身把门重新打开,抵好。删除文档修改,重新输入。

2015/10/4

台风“彩虹”登陆,大风大雨呼啸,舍友皆外出,独守空闺一日。

芒夏

芒夏

夏满芒夏暑相连

““彩虹”来的那一天”上的11条回复

“梦见他了,亲切如昨。奇怪啊,当初多努力去忘记,如今再见,心中已经毫无波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