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分享 故事 杂文

曾经的妳

某科期中考试的前一天。

QQ忽然弹出来一条消息“在?”

是C发过来的。

我回了条“嗯”。

C:“这个礼物是你送我的么”

我:“不是”

C:“真的不是么  我感觉应该是吧  不要骗我”

我:“我昨天晚上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即使当时寄出去现在来到不了额。”

C:“哦哦  那我弄错了  抱歉”

C:“已找到主人啦  我家小冰洋(C的高中闺蜜)送的”

我没有回复,关掉了QQ,继续复习。

无意瞥到聊天记录,距上一次的QQ消息记录已逾十个月。

凌晨一点,当我复习完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回忆追溯到了2014年5月。

那时正是最高压的时候,心绪也正像酷夏的气温和窗外的知了声一样,紧张焦虑。然而,不知是因为学习的压力太大还是其他原因,在高考前一个月,最不适宜的时间和地点,我碰到了她——一个邻班的女孩,她让我心动了。

(在此解释一下,我是在最后一年才转到她的学校念书,很多人开始都不认识,所以知道有这个女孩也比较晚)

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哪怕离高考只剩不到一个月,我也要追她。于是我制定了一个周详的计划:

首先,要到她的联系方式。

其次,到高考时,和她考一个差不多的分数。(然而当时我的成绩和她还差距不少)

接着,多和她在Q和微信上聊聊,尤其是指导报大学和专业方面。

最后,考到同一个大学,然后在一起。

前面三个步骤都有惊无险的顺利达成,第四个步骤则充满了跌宕起伏。

C属于那种听话,认真学习,鲜问世事的女孩子。她对报大学报专业的理解几乎为零。我凭借看了多年的《求学》和《高考金刊》的经验帮她解答了不少疑惑(虽然我现在感觉这种杂志还是挺水的),我们也因此越来越熟悉彼此,并且在志愿填报截止日期前两天,我成功帮她选报了一所大学和专业。

就在这时,我陷入了一个纠结,我要在她所报的学校和另一所本科一批的学校之间选择,当时我的分比她高,而且我填报另一所大学的话对我而言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这时候她给我说:

“其实我挺想你去X城的 这样多个朋友就有个照顾。”

冲着这句话,我想都不想,把原本报的那所大学改成她那所大学,这时离志愿填报截止时间还有10分钟。

我以为我在最后十分钟改变了我的命运。

或许有的人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是的,我太天真了。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的命运早就在几天前被决定好了。

用我当时的感受来表达就是:该死的提前批。

先把时间追溯到填报提前批的时候,提前批填报的截止日期要比本一截止日期早几天。我们慢慢分析。

在当时我和她尚不熟,并且她感兴趣的本科一批院校都是我不可能会去的。那时的我感觉我们能去一个学校的概率不大。因此这就导致了我提前批的填报。

我没有料想到,后来,也就是本科一批报名截止日期前两天,C因为考虑了一些不利因素,放弃报那些学校,而选择报考我给她推荐的学校。紧接着我就把本一志愿改成了和她一样的大学。

当时的我意气风发,报完本科一批志愿的我以为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以为一切我想要的可以顺理成章。

当时看的话的确是这样的,刚报完志愿的时候,我经常喊她单独出来玩,每次骑车去她家门口偷偷接她出来,进行一些看电影,唱歌,去游乐园和浪吃的活动,把她再送回去。

C是一个比较听话的孩子,在我们那个封闭住宿式中学上了六年学,很多娱乐活动都没接触过,所以对这一切充满了新鲜感,每次都玩的特别开心。我们像很多恋爱故事里面描述的的高中生一样,太单纯。

当时我没有太在意我提前批的填报,没有想到我会被录取,直到N天后我在省招生网站上查到我的预录取信息。

知道录取后的感觉:

又惊又喜又悲。

但后来我越来越意识到要和她不在一个地方上学这个事实的可怕。悲在我的心里占据的地位越来越大。

放不下。

这三个字代表了我后来几个月的生活。

八月下旬,她们要提前开学军训。

开学那一天下午,她在QQ上给我说:“家人要走的时候 我的眼一下子就红了”

我说:你不开心我心里也很难受。

当天晚上我坐火车去找她,当时刚参加了一个饭局,醉醉地,车票都卖完了,就买了张站票去了。

……

从当时那个行动起,后续的几个月里,我做的一系列事情,都只因为害怕我们的关系会因为生活圈子的不同,时间的流逝,距离的阻碍日渐淡薄。

当然,大趋势是我一个人挡不住的。

时间可以成就一切,也可以毁掉一切。

十月份的时候,她给我说:

“我现在缺的只是陪伴。”

后来的两个月,每当我想到这句话,心里就产生恐惧和无助。

是的,我做的一切都抵不过“陪伴”二字。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我已经很难和她有更多的话题可以聊。一天晚上,她说:“你现在让我弄的压力好大 要不你把我的联系方式全删了吧。”

那真是一个不眠夜。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们的确断绝联系了,她删了我的微信,然后我也删了她的微信。但双方都没有删掉对方的QQ好友,可能这是默契吧,凡事要留一手。

我把她的空间动态屏蔽了,但每隔几天我就会进她的空间看看,然后删掉访客记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进去看看。

之后她从没有出现在我的空间访客记录里面,但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做过像我一样偷偷进空间的事情。

在以前,我不敢玩一如果我和她彻底断绝关系会怎么样,我猜那一定是一个噩梦。然而,事实上,我感觉像是脱掉了枷锁,如释重负。回想往事时,只是一笑了之。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十个月。

某科目期中考试的前一天。

QQ忽然弹出来一条消息“在?” 是C发过来的。

我回了条“嗯”

C:“这个礼物是你送我的么”

我:“不是”

C:“真的不是么  我感觉应该是吧  不要骗我”

我:“我昨天晚上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即使当时寄出去现在来到不了额。”

C:“哦哦  那我弄错了  抱歉”

C:“已找到主人啦  我家小冰洋(C的高中闺蜜)送的”

我没有回复,关掉了QQ,继续复习。

凌晨一点,当我复习完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我给她编辑了一条qq消息发过去,大致描述了一下不再联系的这几个月我的心理路程。六个字总结:

麻木 如释重负

两点三十我关手机睡觉。

早上起床后,我看到她她发过来的一长串信息,摘选如下:

“看了之后心里有些不安,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现在对你的感觉就是无比的抱歉。……平日里的关心只是通过电话传达,是感觉不到心的温度的。两人相距太远,心的距离也会更远。……曾经偷偷埋怨你给我推荐了这个大学,曾经偷偷抱怨你没和我一起攻读这个难学的课程。现在对你只有抱歉。可能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注定不能在一所学校。……最后想说的还是抱歉,一直想弥补,但不知道该怎么做……”

看她的话,我想到了在大一上学期,她经常因为不会做C语言的题而哭,而我是学商科的,遇到这种事情只好不停地去求助其他学校的学霸帮她解答。直到帮她搞懂为止。

Anyway, 我即便帮她找学霸帮她解答,也比不上我能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学习,一起做题。她只缺陪伴,我做不到。

我和C都有意识要赶快结束会话,会话很快在一些客套话中结束了,曾经的两个人,如今变成了两条平行线,不再有交集。

感情这事没有谁对谁错,没有什么值得抱怨和愧疚的,大家都是被欲望驱使。

如果问我是否后悔当年报这个志愿,我现在不后悔。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不后悔。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谢谢C,让我成熟了很多,也让我拥有一段美丽斑驳的回忆。

年少多少事,皆付笑谈中。

今以浅见为树洞,有感而发,遂作此文。

2015年11月12日夜

“曾经的妳”上的4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