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夜:守拙归园田 从前有一个小男生,很喜欢一个小女生,但是这个小男生怎么追怎么追怎么追,就是追不到这个小女生…

当小小的暗恋被坑队友们广而告之变成了明恋,却死都不表白是为什么呢?

答:“因为早知道会被拒绝…”

这种悲伤的设定,就哐哐两下掉到了我的前桌和后桌身上。

我的前桌阿隽是一只活生生的学霸,个子小小的女孩子,内在却有巨大的能量,性格爽朗。我的后桌小谢也是一只活生生的学霸,个子小小的男孩子,天天都碾压我们的智商。

据说小谢对于阿隽的小情愫是从初中开始的,那时候他们已经是同校了,而且那点小心思已经被小谢的坑队友宣传得全年级都知道了。但是阿隽也早就给小谢定了位了,好人卡发得妥妥的,所以小谢也就一直没有告白。知道了这些纠葛,班上同学平常经常抓住时机打趣他们两个,也是想撮合撮合。但每一次结果基本都是小谢羞红了脸跑掉,然后阿隽则摆出皮笑肉不笑的冷漠脸【哦,这颠倒的反应】,众人失望而归,然后继续谋划下一次的撮合。

一次物理课上,老师让两个同学上讲台演算详细过程,“就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吧”这话音刚落,人民群众就齐心协力把他们两个丢到讲台上去了。正常情况下小谢应该是比阿隽要更快写完的,然而他看了看阿隽写下的第一行计算之后就把自己写了三四行的过程都擦了,重新来过。人民群众雪亮的双眼迅速揭晓了答案:因为他看到阿隽是用的∑求和,然后也就默默把自己的公式换成了∑开头的了。在我们一片起哄声中,物理老师意味深长地一笑:“两位同学答案都是对的,而且很有默契,”起哄声更大了,默-契-哟~~还没等我们感慨完,老师的后半句就又抛出来了“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这时候大家已经笑到飞起来了。我一边笑一边前后转着看这两个人的表情,阿隽眼神慌张,脸上是少有的绯红,最后受不了大家的目光用书把脸挡了起来,罪魁祸首小谢却是难得的把背挺得笔直,绷着脸强装镇定地看着黑板上那两排和谐的演算。

又是一天,我们学《归园田居》,一众妹子的文艺小清新气质瞬间得到发挥,对于田园生活充满了向往,纷纷表示要回归淳朴事桑麻。阿隽轻轻感慨了一句:“我以后要找一个愿意和我一起守拙归园田的人。”在阿隽扯着我的衣领子把我拽回来之前,我果断猛戳小谢的脊背嚎了一嗓子:“你愿意和隽儿守拙归园田吗?”前方那因为长久演算题目而微驼的背瞬间绷直了,也不知道是被我戳得太疼还是因为那句询问。但他还没来得及回答下一节课的老师就抱着厚厚的习题册杀进了教室。刚刚那句问话也似乎无人在意回答。但到中午午休的时候,小谢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我愿意。”宝宝当时吓得啃了一半的苹果都掉了,心想这孩子算题算傻了吧。

“她不是问我愿不愿意吗?我愿意。”

那语气里的坚定、坦然是我从无论是小谢或者其他人口中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有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面前不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小男生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与思索终于下定了决心告白,而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站在庄严的殿堂前字字千钧,许下了一生一世的承诺。

看着他深邃的眼神和紧绷的神情,我突然就觉得很抱歉,只能赧赧一笑说:“对不起啊,她其实没有问你。是我编的。”

那一瞬间他眼神中有一点东西碎裂了,紧绷的嘴角很无力地想要上扬,却只能牵扯出来一个古怪的苦笑,像是要化解尴尬似的语气轻快地说:“你真会开玩笑,今天不要问我物理题。”

后来换了座位,我离他们很远,他们之间也很远,同学们依旧起哄他们俩,我有时也跟着凑凑热闹。

再后来分班了,他们在一个班,听说同学们依旧起哄他们俩,听说小谢鼓足勇气准备告白,但是最后由于种种原因还是作罢。

高考结束后回学校,我走得晚,看到路上有两个人手拉着手并排走着,那个男生是小谢,但那个女生不是阿隽,长发飘飘,笑容甜美,没有一点像阿隽的地方。

感觉很为小谢难过,也不知道那么多年无所依托的喜欢究竟是随风而去还是深埋心底。

但也很为小谢高兴,因为他和这个妹子在一起的时候眼睛很亮,笑容很真,背很直。

【不太清楚这一篇算HE还是BE,不过下一篇一定是HE】

芒夏

About 芒夏

夏满芒夏暑相连

Leave a Repl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