笺短情长,寸心难寄。 有些人不应只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他们值得被纪念。

      我想十一月或许并不是一个容易勾起回忆的月份。然而我还是无可避免的想起了那段岁月,有关校园,有关青春,有关一切一切的美好与酸涩……那是一段不可复制的岁月。

      或许那岁月蕴含了我太多太多的个人情愫。

          我怀念晨光微曦时你我匆匆的身影,迅疾的步伐。

          怀念午后透过树梢漏下的那片斑驳,阳光下你与他笑靥如花。

          怀念晚自修后擦身飞过的一个个骑单车的背影,而并不着急回家的你我偏头闲话。

          我也时常想起那我们曾不知疲倦地聊着天绕着走了一圈又一圈的红操场与白跑道,还有跑道那侧篮球场上少年挥汗如雨的身影。

           在那年岁担心和忧虑也是常有的。

          烦忧某天太过糟糕的课表和某次并不优秀的小测。

          烦忧永远做不完的卷子和并不明白你心意的他。

          阴天和下雨也是使人烦忧的,日头毒辣也不好……

               

      心怀着一些那年岁特有的小小烦愁,不知不觉地我们在那段经历着美好与酸涩的岁月中成长着,被时光洗涤成如今的模样。那段岁月像是一场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盛筵。在那场属于我们盛筵里有着太多太多数不清的喜悦与欢笑挟裹着偶尔的不如意,令人留恋。

      可是,可是当我这么怀念起那段岁月时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是少了教室外的那几株玉兰?或是宿舍楼前的小花园?亦或是……  哦!我知了。是少了那个旁观目睹我们整个岁月的喜怒哀乐的人! 那个引导我们成长,永远在背后支持着我们,让我们敢于去笑去闹但又往往在我们疯闹的忘乎所以的关键时刻将我们拉回的人。

      那人或高或矮,或胖或瘦,但永远像个巨人一般屹立在我们的心头。

      那人,有个亲切的名字叫老师

      想到这里,突然就涌起了一种给老师写些什么的冲动。可最终提笔难下。原因无他,笺短情长,寸心难寄。更何况对象颇多,一言难尽。

      可真是很想妮儿,想念她上课时的激情四射甚至声嘶力竭,想念她那一个个揪着我们不放非要达到互动效果的“对不对?”。也想念她身上那种相对于严厉的反差萌。想念她偶尔蹦出的诸如数轴是一个萝卜对应一个坑,打台球就是声东击西,行程问题就是俩人啃烧饼等等各种有趣又生动的比喻。想念她偶尔跟我们扯的那些关于未来关于人生的大道理。甚至想念她占用正课对我们进行的那一场场严厉又搞笑的思想教育……

      虽然…虽然那时我们私底下抱怨多多,对妮儿的高压式教学深恶痛绝。抱怨妮儿叫人谈话太频繁,抱怨妮儿神经过度敏感,成绩稍微下降就要上纲上线,抱怨妮儿连我们私底下出去玩都要管……然而抱怨归抱怨,我们心里其实都知道妮儿的好。   妮儿常说她是急太监,也确实是这样,好像全班六十多号人的心都被她一个人操了过去。她关心我们每个人的一切大小琐事。若有人掉队,就算是拖她也要绝对要拖着往前走,一个不漏。
      直到我们上了高中甚至大学,再没有一人如妮儿。

      高中碰到晓军带班,说实话一开始我是喜悦的。因为传闻他什么都不管,天天光抽烟。对于一个受尽压迫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可我最初见晓军时心里依旧揣揣,因为他不笑。晓军成天板着那张无比方正的脸,厚厚的嘴唇抿成一线。直到有一天,上英语课时,同学们对一道完形填空的理解愉悦了他,他略一勾嘴,斜斜地讽刺一笑,说了一个嘲笑我们理解力的冷笑话。然而我根本记不得那笑话的内容,因为那时我满脑子都是,原来晓军是腹黑,晓军是腹黑…….后来的课上晓军也会时不时地讲一些他笑我们不笑的冷笑话,但也仅限于此。可能男老师相比女老师最大的不同就是情敛于内且不善表达吧。但我会记得的,他对我们的宽容和时不时对我们小小违反校规的那些包庇,像一只温柔的狮子,有尖牙利齿却从不外露。我也会永远记得,那个主题为告别的,晓军唯一好好准备过的班会。他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稿,蹙着眉,眼睛瞪得认真仔细。一字一句的读着……人生就像一辆列车,每到一站都会有人下车。一些人上来了,一些人离开……那次班会我们破天荒地没有一个人私底下写自己的作业,每个人都静静地听着,听晓军用略显生硬地语调笨拙地表达对我们的不舍。那是晓军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煽情。最后的最后,晓军说希望我们毕业后不管在什么方面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多跟他说说,不管他能不能帮上忙,一起聊聊也是好的。

      嗯,我想长大成人后的我一定会和晓军成为好朋友的吧。或许会在在一个午后坐一起着聊聊那些青春年岁里发生过的事。哦,对了。然而我从未见他抽烟。

      其实也很想很想那位古典而不古董,总是关心我们生活作息胜于学习的,最最具有人文主义关怀的语文老师霞婆。以及那位对待教学工作无比认真,年龄最大上课却也最卖力的,不会因为我们是最后一届就应付性带带的数学梁奶奶。还有上课时生活实例随手拈来,偶尔放送老师八卦的炫儿炫夫狂魔燕姐,和威胁我们上课敢穿裙子就让倒立的磊哥……

      鲜活而个性分明的他们对于我们的意义早已超出“传道授业”这一对于老师职能的一般定义。他们是我们的青春最重要的见证者,陪我们一同度过校园青春中的那些美好与酸涩。

      老师作为校园最重要的点缀,始终如一地看着那些与曾经的自己同样青春年少的孩子们在属于他们自己的花季里释放火热与激情,并旁观微笑。离别时,他们看着一季又一季的孩子们受着自己三观的影响,带着自己的期待与梦想飞去不同的地方,飞得越来越远,越来越高,直到自己与学校一同变成地图上的一个小点,再也不能被看到。而新的一年,还是在原地,伴着永远屹立的校园,他们又将迎来新一批好奇而又懵懂的青春脸庞,而在这些新鲜的面孔中又包含着多少与曾经相似的影子……

      老师该是多么特别的存在啊。想着便觉老师确实值得从我们小到大那无数次在作文中的颂赞。

      罢了罢了。终究还是要写些什么寄去以表达我这不知所起的情愫啊。纵笺短情长,寸心难寄。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About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The longer you have to wait for something,the more you will appreciate it when it finally arrives.

      1
      Leave a Reply

      avatar
      1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1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Anonymous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歌好好听。

      高三的点点滴滴又浮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