际遇二三 不论如何,希望他不必被烦恼搅扰。

我在38路公车上遇见Farhaard。从公汽大楼到岗厦三站后就跟他一起下车,如今想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

当时拿着笔和本子在记兴趣班的笔记,他从位子上站起来问我坐不坐。我一抬头,我X,明明就是一个罗斯。一脸罗斯特有的,混杂尴尬,不好意思,谨慎和善意的神情;一张长脸,长手长脚,因太高而弯着腰的怪异站姿。

在公交车上很少碰见外国人,中国的公车不好坐。路况不好,环境嘈杂,报站的声音小,又没有英文翻译。本来应该是有的,但是司机叔叔听烦了,就哔掉了所有的翻译。因此他白人的皮肤在暗而旧的车厢里特别奇异显眼。

当时他正要去拿工资,他在岗厦的美联英语当英语老师,以致后来每次路过岗厦,或者看到美联英语,甚至看到黄色的美联物业招牌,我就头痛。

他跟我讲他英国的哲学本科课程,讲数年游历各国的见闻,讲他最喜欢的美国政治电影,讲他伊朗的父亲。他有一个中文名,叫凌逍煜,一听就是哪个喜欢武侠古装连载小说的中国朋友起的。他抓过星巴克的月饼leaflet用左手一笔一画歪歪扭扭地把名字写了三遍。

跟他相处似乎不用惧怕沉默。有话就说,说到哪里就是哪里了。过了几天,和他一起去市中心一个活字印刷工艺坊,从上千个汉子中找名字,他怀着不可思议的兴奋和郑重。半晚去公园散步,天色在暗,气氛有些不同,再往山上走恐怕不妥,就在山下站着看了好久的风筝。我还记得当时的心情,很多不自在和害怕,却是有一点点愉快。

之后他因工作缘故要离开深圳,他想见面,想见面,但是我要开学了,心中有太多的思绪,别扭和顾虑。害怕被催促,被推挤。我还没站稳,我还看不清周围,我请他留些空间给我,他却说不要交一个不愿见面的朋友。当我试图解释,微信提醒道他不是我的好友。

然后没有然后了。他不能理解我,我不能理解他。时间不多,匆匆说决绝的话,匆匆删除。然后瞬间安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被气愤和自责的情绪交替控制。再后来就只有在看到很相像的人时才会感受到短暂的刺痛。然而在路上见到外国人还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想要接近却双脚后退。不论如何,希望他不必被烦恼搅扰。我们会越来越能理解自己想要什么,我们也会越来越懂得处理世故和记忆吧,对吗。

2
Leave a Reply

avatar
2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114020245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114020245
成员

Farhaard是什么?查不到,求解释

114020245
成员

可以推断出是个外国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