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夜 第一夜:李雷和他的韩梅梅

从小到大,看了很多也许算爱情的故事,就让我兴致来的时候慢慢讲吧。

101夜也许讲得完,也许讲不完。

也许每个班都一定有一个活跃又逗比的家伙。他会在上课的时候接老师的话,会在自习的时候和周围同学窃窃私语,同学们起哄他一定是首当其冲,第一个被推上讲台唱歌表演,班主任查班的时候,第一眼扫过的也一定是他,毕竟只要他安静了,班上也就没人讲话了。

在我们班那个人就是厉磊。

自我介绍的时候大家都还很拘谨,细声细气地说着我的初中学校是XXX,我成绩不怎样啊balabala(打死都不要相信他们),只有他迈着他的大长腿走上讲台张口就来:“大家好,我叫厉磊,很像那个李雷,我也有我的韩梅梅。”然后浓黑的眉毛还风流地挑动了一下。班上顿时一片起哄的尖叫声,连坐在教室后面的班主任都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然后现场气氛就high了,一个个冲上讲台的都变得洒脱不羁,口若悬河,六十四个陌生人,因为他的逗比就发生了那么点神奇的化学反应,各自勾搭,迅速融合。

厉磊有他的韩梅梅,而且还很喜欢说起他的韩梅梅。在不到一个月里面全班人都知道了韩梅梅是他的初中同学,现在在江口读音乐学院。所以黎磊是全班甚至可能是全校最认真听音乐课的人,厚厚一本八开的音乐鉴赏,居然被他写满了笔记基本上音乐老师说的话都被他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了。我们看了只有啧啧感慨,果真是爱情的力量。

厉磊的韩梅梅来学校看过他两次,一次是运动会,一次是元旦晚会。元旦晚会时候灯光太暗,如果不是韩梅梅好巧不巧坐在了暂时离开的我的座位上我都不知道他们这对流浪织女又鹊桥相会了一次,也什么都没有看清楚,但运动会的那一次就着实是印象深刻了。那时候他们都穿着登山服,厉磊是棕绿色,韩梅梅是枣红色,如此明媚的色彩对差还站在整个年级的老师学生都要经过的入口处,加上确实是男生硬朗高大,女生清秀温柔,那回头率我简直就不想说什么。那时候厉磊整个人都要笑成花儿了,浑身都荡漾着一种人生赢家的特殊气质,微低着头一句句用着我们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温柔语调和韩梅梅聊着天。但那天晚自习的时候整个班都很安静,因为送走了韩梅梅的厉磊就像是泡发了的海参一样瘫软在桌上,没有说一句话。

没办法异地恋就是那么无奈,因为双方都在管理严格的学校里,厉磊只能在每个星期三晚上10点到10点20里给韩梅梅打一次电话,这是他们唯一的通讯机会。于是每个星期三晚上夺门而出的厉磊就成为了我们班的固定风景。从教室到寝室,要先穿越200米的曲折花坛然后登上56级台阶,最后到达五楼的男生寝室,据说他的最快纪录是75秒。有时候我赶时间一下课就冲出教室的时候,可以看到隔着远远的花坛,在一盏昏黄的灯光的台阶上下有一个瘦高的背影,迎着夜里黑色的风狂奔,就像是童话里身披铠甲的骑士披荆斩棘,策马奔向他最心爱的姑娘。

有次我调戏他说,韩梅梅是他的什么,厉磊从韩梅梅给他精心制作的情书相册里面抬起头,面露幸福地笑了“她是我的公式,这样我就可以把她推到。”我“噫——”了一声,笑他整天都想得的些什么,他只无奈地耸耸肩“反正都要结婚的,迟早都是我的,有什么不能想。”然后接着看相册上的一把阳光下的有着柔和轮廓的小提琴,笑得又幸福又傻气,不知道又在想着什么美好画面。

一天天过去了,我们分班了,新班级里有了别的逗比,但已经不是那个会拿着中性笔对着开门进来的英语老师说“Expelliarmus”【缴械咒:除你武器】的厉磊了。

再后来的某一天元旦晚会,在如那一次元旦一样炫目的灯光下,我听别人说,厉磊啊,早就被韩梅梅分手了啊,异地恋什么的永远长不了。这时才想起来似乎很久都没有再看见他狂奔的背影了。

再看见厉磊的时候,他似乎沉稳了很多,不再是那个逗比的角色,有时也会看到他的身边有新的妹子出现又消失,然而自始至终他在我脑海里最深刻的印象其实都是那个背影和那句理所应当的“反正都要结婚的”。

纵然最终没在一起,纵然人生里有了那样一个遗憾,但至少他曾经那样认真地为了他的爱情,在深夜里狂奔。

芒夏

About 芒夏

夏满芒夏暑相连

4
Leave a Reply

avatar
2 Comment threads
2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3 Comment authors
Eric.Guo麦郎 庞芒夏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Eric.Guo
管理员

所以这只是第一夜吗?好期待

麦郎 庞
成员

这是坠吼得!Exc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