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是说我

Editor’s Note:

本文系针对下列两篇文章的回应和拓展:

民主的神话

逃避就是纵容


本文是说一下,从《民主的神话》一文以及大家对我《逃避就是纵容》一文的评论中获得启发。

首先我想感谢各位关注学生会选举的同学们,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这样谈笑风生,竟然还能获得被人撰文反驳的殊荣。

分清层次

看了大家的评论,我觉得大家对以下三个范畴可能一些混淆。

  1. 理想范畴
  2. 事实范畴
  3. 行动范畴

首先理想范畴指的是,我们认为某事理应是怎样的。比如《民》中提到的,我们是否应该拥有投弃权票的权利;民主是否应当凌驾基本权利等问题,还有评论中提到的内地生是否应该受到歧视的问题。然后事实范畴就是事实,某件事实际是怎么样的。比如我们的确没有投弃权票的权利。最后行动范畴指的是,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做的事,比如我们是否应该弃票等。

如果分清了这些层次,其实我的观点跟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我认同我们应当有投弃权票的权利;我认同民主不应该凌驾基本权利;我认同内地生不应该受到歧视。但是,既然事实是我们没有办法投弃权票;我们的确受到一些歧视,难道就应当放弃投票,放弃与本地生沟通吗?

本人所写的《逃避》一文,其实就是想通过现实所允许(2)的行动(3),去改变现实(2),达成我们的理想(1)。

勘误与一些问题的解释

是弃票不是投弃权票

在写《逃避》,一文的时候,我其实并不知道没有投弃权票的选项。这是后来同学从投票现场得到的信息。其实我一直反驳的都是「弃票」这一行为,而不是「投弃权票」这个行为。

只是臆测

在文中,我提到了一些骇人听闻的事情:

如果我们继续弃票,则利用本地生的偏激情绪的「星火」就有可能成为代表我们的下一任干事会,进而助长讨好本地生,打压内地生,扩大矛盾的势头。而且,内地生的利益可能进一步受损,对内地生的歧视可能逐渐公开化。你们想像一下,以后在饭堂吃饭,内地生都被迫给更多的钱;原本已经变为3年宿位保证进一步缩减为1年;所有普通话课程被取消……

其实这些都是作者的想像,事实中还未发生,是我没有解释清楚,我道歉。

只是不是本文的重点

《民主》一文中,作者质问我为什么不去指责作恶者,而去指责那些无辜的内地生。如果你指的是「星火」的文章,我只是觉得同学们的反驳已经足够多了,不需要我再赘述。

有些误解

经过那么多年的选举,我们都知道即使内地生都不投票,也能超过法定的投票率,不可能出现没有下庄的情况。

上面这句话中,我们只是知道了,内地生不投票,票数是可以达到法定的投票率(学生人数的六分之一)的。也就是说,内地生弃票,对选举毫无意义。但是,这并不代表内地生即使投票积极,也不能影响投票结果。

法律渠道无济于事

《民主》一文在除去上述的一些误解之后,其实与本人的观点没有太大差异,只是最后提出的解决方案有所不同。作者主张,应该用法律渠道控诉歧视,而本人则认为要同学积极参与学生会。

但是其实,「星火」或者其他本土庄,基本都只是在道德、理念的层面上与内地生背道而驰。打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上海人要求外来人学上海话。如果诉诸法律,只是自降标准。

譬如「星火」的政纲,就完全没有违反法律的公开歧视行为。用我前面举的那些骇人听闻的例子来看看,真正违法的有多少吧。

  1. 饭堂吃饭价格更高,是明显的歧视,可能触犯法律
  2. 3年的宿位保证降低为1年,并不是歧视。因为本地生根本没有宿位保障。
  3. 普通话课程被取消,并不是其实。也没见到内地大学没有粤语就是歧视我这种广府人呀。

你看,就这些那么离谱的想像中,我们可以诉诸法律的,也只有一个。那难道其他的利益就可以随意抛弃吗?更何况,候选庄现在只是嘴上说说、文章写的离谱,如果这都可以被抓,不是因言获罪吗?

更加深入的一些东西

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一点心里话。这篇文章的标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我本人写《逃避》一文的目的,决不仅仅是号召大家投票那么简单。

我在香港中文大学生活了一年多,发现其实,内地生对香港,对这所大学,始终缺乏一种归属感。可能是因为歧视,可能是因为语言不通,可能是因为价值观不同,各种原因之下,大家选择了抱团。而且由于内地生数量不少,这个团还挺暖和的,就不想出去了。

但是大家想想,在香港读书的学子,至少有三成未来是打算留港就业的。他们将在这里度过未来的5年、10年、20年甚至一生。但他们却只是将这里当做是一个住所,始终不能融入其中,这样的生活是多可悲。就算是不留港的同学,也算是在这里度过了自己宝贵的4年青春。我曾经跟一个本地生分享过我的感受。他是这样回复我的:

在香港人的角度,如果内地生来这里就是为了个学位,为了名声,那跟我们不齿的抢奶粉水货客有何差别。但香港从来都欢迎真心想融入香港文化,爱香港的人啊。

其实很可悲,身处墙外,有的人却只看墙内的资讯。

我先不论香港是否所有人都真心欢迎内地人。就移民而言,入乡就应当随俗。融入香港文化,变成真正的香港人,才是让大家对内地生群体重新审视的终极方法。我是个粤语为母语的广州人,自然在融入中有先天优势。在这一年里,我成为了书院学生会的一员,参加了 O-camp,认识了许多本地生。现在,本地生跟我聊天已经没有那种敌意或者忌讳了。我可以给他们讲内地的新发展,为什么内地生会有这样那样的习惯,我们从小养成的价值观是怎样的,香港未来要怎样发展,彼此间再也不会有隔膜。也许香港有很多的不好,也许香港中文大学有很多不好,但是只要我们自认为其中的一员,我们就会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大学,为了更多来港的内地生,把它变得更好。

因此,我鼓励大家去投票。因为当你接过属于你的选票,填上自己的姓名,作出自己的选择,用自己的手放进票箱的时候,你就会或多或少产生出「这是我的学生会」的想法。这也是促进大家去关注自身利益,参与到管理中来,逐步把社区变得更好的同时,将自己融入到社区中。这才是我的目的,我希望内地生不会再是一个大社会中的小社群,与外界隔绝,自成一派,而是成为香港人认同的普通人,成为陆港交流的先锋。

请原谅我的中二吧。_(:зゝ∠)_

Max Sum

About Max Sum

只喜欢在网上谈笑风生。

5
Leave a Reply

avatar
5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AnonymousStardustAlan Zhang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Alan Zhang
Editor

而我们这些墙内的人,却想尽办法向外张望。

Alan Zhang
Editor

「这是我的学生会」让我回想起我校学生会的第一次选举,让所有人感觉到这是一件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事情,的确不易。

Alan Zhang
Editor

打通陆港学生之间的文化隔阂,也是我们做浅见这个平台的最终愿想之一。

Stardust
成员

在歧视的问题上,我们需要的应该是交流与理解。法律法规再强大,不过治标不治本。

游客

实在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