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就是纵容 关于本部学生会竞选的看法

本文是為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同學以及香港中文大學之內地同學所寫,亦歡迎其他同學閱讀並評價。

近況簡介

淺見上的大家大部分應該都是深圳分校的同學,不太瞭解本部的狀態,先在此介紹一下。本部的學生會分為幹事會、代表會、學生電台和電視台(感謝同學指正)。平時代表學生會行事的基本是幹事會,因此幹事會的競選也最為引人注目。每年,幹事會都會組織「傾莊」,就是聚集有意參與下一年選舉的同學,相互交流,討論很多議題。在此過程中,同學會從而組成競選團隊,即「莊」。成莊之後,再通過全民公投,決定競選團隊是否成為下一任幹事會。

由於近年來在香港進修的內地學生日漸增多,為了代表內地學生的意見,本部的內地學生組成了「香港中文大學內地本科生聯合會」(Mainland Undergraduate Association),簡稱 MUA。另外,國際生也組成了其自己的學生組織。而理應代表全校學生意見的學生會,反而沒有任何非本地的學生參與。

今年發生了什麼

學生會幹事會的選舉,往年的情況是,最後只會產生一支莊,投票率雖低,但總能通過(也許只是僥倖)。而今年,同學卻因為看法不一,組成了兩支莊。這兩支莊在各種社交平台上大量宣傳,引得全校關注。大家如果想看,請在 Facebook 上搜索「第四十六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 候選內閣」,還有兩支莊的網站星火煥然

而在社交平台上,大家的關注點主要有以下幾點。

  1. 對食堂引入大型連鎖店的意見
  2. 校巴、的士等交通問題
  3. 香港本土化立場

(也許有些疏漏)

「是否有本土立場」是本地生最近一兩年非常關注的議題,也是引發這次內地同學關注的原因。其中備受爭議的就是出自二號候選莊「星火」的一篇文章——《「對不起,我們聽不太懂廣東話,教授您能說普通話嗎?」》。該文也許本意是想讓同學們反思上一任學生會的失職。但是因為其中關於普通話、內地生、簡體字的篇幅,不可避免地讓內地生感覺到敵意。

另外一支候選內閣「煥然」,雖然也標榜為本土莊,但相比而言不那麼「排外」。

內地生的意見

本來,內地生並不關注學生會的選舉。但是「星火」的文章《》一出,立刻在朋友圈等社交網絡上引起波瀾,罵聲四起。有人在 Facebook 上駁斥這篇文章,而更多人則選擇在沒有本地生的微信上吐槽。

但是,這件事之後,內地同學並沒有轉向支持「煥然」,而是到處詢問,如何才能不交學生會費,還宣佈放棄自己的投票權。

思考和看法

也許是因為在內地長大,所以同學們意識不到自己的民主意味著什麼,選舉權意味著什麼。在古代,什麼事情都由皇帝決定。你的一切財物、你的孩子、你的命,都是皇帝家的財產。皇帝要你死,你就得死。但是出錯了,就是皇帝的問題,皇帝家的財產損失。你只需要安安穩穩地做皇帝讓你做的事,其他什麼都是浮雲。

而在民主體制中,不僅你是你自己的,連這個社群的管理權也是你的。在關鍵時刻作決定的使命,就不可避免的落到了個人的頭上。正因為我們不想事事分心,所以我們才要選出一群人,代替我們去管理日常的事務,代表我們行使我們的權力。那這時,如果這群人闖禍了,應該怪誰呢?責任當然不僅是這群人的,還有所有選出他們的人。

於是,很多同學就想逃脫這種責任——人天性大概就是享受權利而逃避責任的——想要試著脫離這個體系,作出「棄票」的選擇,用「我沒有參與,都是你們的錯」來自我安慰。殊不知,在踏入民主的體制的時候,我們獲得了很多選擇的權利,但是也失去了選擇逃避的權利(或許不能算失去)。無論你是選擇哪個候選者,乃至不選,你都必須負起選擇他們的後果。別人恭恭敬敬地把選票交到手中,卻漫不經心地丟棄,就不要怪別人沒有尊重你的意見。

在現在的情況下,棄票,是最為不負責任的選擇。經過那麼多年的選舉,我們都知道即使內地生都不投票,也能超過法定的投票率,不可能出現沒有下莊的情況。如果我們繼續棄票,則利用本地生的偏激情緒的「星火」就有可能成為代表我們的下一任幹事會,進而助長討好本地生,打壓內地生,擴大矛盾的勢頭。而且,內地生的利益可能進一步受損,對內地生的歧視可能逐漸公開化。你們想像一下,以後在飯堂吃飯,內地生都被迫給更多的錢;原本已經變為3年宿位保證進一步縮減為1年;所有普通話課程被取消……而如果這一切發生,那些棄票的同學,你們能承擔起這樣的後果嗎?

大學是一個小型的社會,應該學生是適應社會的過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日子並不是大學生活,只是藍翔技校。社會賦予的責任都不承擔,如何稱得上是合格的大學生。

最後提醒本部的同學,學生會選舉投票日是2月3日至2月5日、2月15日至2月19日。請尊重你手上的一票,作出你自己的選擇。


Editor’s Note:

本文亦衍生出以下兩篇討論與回應:

民主的神话

醉翁之意不在酒

Max Sum

About Max Sum

只喜欢在网上谈笑风生。

27
Leave a Reply

avatar
9 Comment threads
18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3 Comment authors
AnonymousArthurMax Sum有名也不告诉你氏无名氏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Stardust
成员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如果我们集体去投焕然,会导致他们的位置很危险。如果被星火抓住攻击,很难处理。

PS 微信墙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如果自己都不为自己争取利益,谁还会在意内地生的看法。难道我们想成为鲁迅说的“无声的中国人”?

Arthur
成员

看了这篇文章,我只想说,欢迎内地优秀学子报考香港中文大学(深圳)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星火和焕然一般无两,投弃权票才是对得起自己的选择。

Max Sum
游客
Max Sum

票中并无弃权选项,唯一的弃权方法是弃票。那相当于把自己的选择权交给别人,而且这个别人的大部分是和你意见不同的本地生。请问这如何能称得上对得起自己?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不打剔就是弃权,不過會被當成有效票。
如果想用選票表達對兩莊不滿,而又不想增加他們當選的機會,投癈票也是一個選擇
另外,中大沒有電視台……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两个庄都不是好东西,不弃权要怎么办?内地生吃饭给更多钱,我真服了!这个想象力可以上天了

Prometheus
游客
Prometheus

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一个基本法在指导选举。
首先,星火和焕然在竞选时提出来的口号都有歧视内地生之嫌,可为什么他们不仅能公然把口号贴在网上,还能参加选举?换在德国,早就把你当极右翼政党毙了。
其次,为什么学生会没有吸收非local成员,还能行使涉及全体同学的权力?这种现象在没有一个基本法的情况下显得尤为危险,因为就像文中所说,歧视内地生的行为可能公开化。
此外,从文章中可以看出,本部存在着不止一个学生组织,那么哪一个最有权威性呢?现在看来,对于local,可能是学生会;对内地生,可能是MUA;对国际生,可能是所谓“其他学生组织”。本部已经处于无政府状态了吧,搞到后面爆发正面冲突也不一定。

游客

就算没有民主选举,一个人也有不受歧视的权利。当一个制度要求必须选举成功才能保障人权时,并不是人出了问题,而是这个制度本身出了问题。

Arthur
成员

从评论里,我似乎发现一件事,文主没向我们具体说明两派的基本主张,我似乎能体会那些弃票者的感觉:你投个票,是让甲轻轻砍你一刀呢?还是让乙断你一条手?弃票或许是一种不理智的做法,但又未尝不是一种不满?仅从理性的角度去支持砍你一刀的人,换我也不干

无名氏
游客
无名氏

听说星火还极力主张让沙田和深圳撇开关系?

有名也不告诉你氏
游客
有名也不告诉你氏

来源请求?不过看他们的态度这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