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舍友是歌神 作者坚持不承认这篇文章是他写的

偷偷告诉你,

我舍友其实是一个歌神哦。

虽然他看上去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的经管学院的学生,但他充满磁性的声线早已经在他不知不觉之间出卖了他。为了每天都能听见他美妙温柔的叫骂声,我每天都提前回到宿舍把他关在门外,乐此不疲。直到他在龙岗的妖风中死去活来,羽化登仙,我才依依不舍地打开房门,将垂死挣扎的他拖进房间。

说起我舍友的歌神传奇,其实早在公元后2002年就有记载,据现代著名教育学家,儿童心理学教授,爪洼岛特邀幼儿园老师李翠花在她的回忆录《me的fen斗》中写道:“当时,他(我舍友)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就意识到我可能遇到这个世界上空前绝后的天才了,他身高八尺,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当他开口啼哭着要回家时,全世界都安静了,只有他那稚嫩的声线,是世界的中心,是太阳的光与热,是纯白雪色世界的一粒透彻的冰,是绿光森林中彷徨的一缕风,是刻画宇宙定理最神秘深刻的一个常数,是隔壁阿强送给小芳的毛毛虫。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的,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时至今日,李翠花依旧保留这当年偷偷用来录下我舍友歌声的录音笔,一直带在身边,即使在她头断掉的一刹,也始终没有放手。

进入小学后,也许是因为受到幼儿园时代太受欢迎的阴影的影响,我舍友选择了隐藏起自己那无法直视的歌喉,为了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他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朗读了三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然而天才的光辉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掩盖的,即使费劲心思去掩盖,我舍友的声线依旧如同人群中的barick那么耀眼。

隐居在北京大学深圳附属中学广州附属小学上海附属幼儿园爪洼岛分校(香港)隔壁的浪里个浪小学的一代音乐宗师,背多分,敏锐地注意到了我舍友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才华,宛如隐藏在破旧刀鞘下最锋利的三角尺,虽不漏一点锋芒,却让窥见者不禁心生寒意,如同置身于龙岗大学图书馆。

背多分不愿宝玉蒙尘,私底下偷偷收了我舍友为徒弟。虽然我舍友百般不情愿,但看在背多分并没有在私下里做什么肮脏的交易,也就勉强接受了。虽然是师徒关系,背多分从来不在意徒弟愿不愿意唱歌的问题,他甚至没有教授我舍友一丝一点的音乐知识,而是整天带着我舍友浪里个浪。他们在沙哈拉大沙漠堆雪人,在南极洲晒日光浴,在内蒙古观看海军演练,在北京欣赏漫天星辰,日子过得精彩充实。

然而在回学校的路上,他们不幸遇上放学的熊孩子大军,被团团包围,在后勤补给被完全切断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无奈地选择了突围,经过一场场惨烈的突围战,他们终于冲出了熊孩子的包围圈,使熊孩子的第五次围剿作战彻底失败,

然而背多分却因为掩护我舍友而伤势过重,奄奄一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背多分紧紧抓住我舍友的手,对他说:“才华不仅是一种力量,也是一种负担,你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喉,一定要把它用在正确的地方,记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眼睁睁地看着背多分死去,我舍友感到万分愧疚。他觉得这都是因为自己的错才会使背多分惨死。如果自己没有恪守于无谓的贞洁和操守,在战斗中一言不合开腔唱歌的话,即使是100万个熊孩子军团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为了实现背多分的期待,也为了偿还自己的罪孽,他决定站出来,成为偶像!

曼妙鬼畜的舞姿,清醒明快的节奏,伴随着清脆响亮的歌声,我舍友风靡了整个世界,所有的黑暗与罪恶都一一臣服在他的石榴裙下,世界在和平与美好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由他主演的史诗级灾难片电影《灵魂画师》由于场面逼真,效果感人,首映仪式上就有一半人被送入急救室。由他的崛起史改编的国产动画片《love evil》创下了收视狂潮,国产动漫终于崛起。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也由于他足足唱了2个小时,终于获得了好评。我舍友神教成为世界第一大教,无神论者从此在地球上绝迹。

我舍友成为了超级英雄,被荣耀淹没,不知所措。他以为自己实现了师傅背多分的愿望,守护住了这个世界的爱与和平。他以为自己已经穷尽了音乐的奥义,终结了这一门高深莫测的艺术。然而事情却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那是他刚刚升上初二的一个早晨,他刚刚醒来,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变声了。

那是与任何动听清亮无缘的声线,普普通通,泯然众人。神的光环一朝离去,我舍友坠下神坛,变成了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邪恶与黑暗继续兴风作浪,之前那个美好和平的世界就仿佛阳光下的泡沫,虽然闪烁着五彩斑斓的光采,却一戳就破,转瞬即逝。世间的恶意仿佛一下子涌向了我舍友,他时刻被推到风口浪尖,无数人在暗处指指点点,口不择言。更过分的是,一天放学后,他被熊孩子大军堵在了小巷子中,胖揍一顿。

我舍友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哪里犯了错?自己不是已经很努力地去做了吗?不辞辛苦,只为了能将所有的黑暗与邪恶驱散,为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带来幸福,难道我还不够努力吧?

不知不觉,我舍友来到了他最敬重的师傅的墓前,看着师傅遗照上清亮的大白牙,不禁泪如雨下。恍惚间,他仿佛回到了与背多分旅行的那几个日日夜夜,他想起沙哈拉大沙漠上那场凄楚的雪,想起南极洲上充沛灼热的阳光,想起看到蒙古海军那凌厉舰艇时的激动,也想起了北京天空那仿佛孕育一切,包容一切的星空。

想着想着,他便歌唱起来,没有曼妙鬼畜的舞姿,也没有清醒明快的节奏,更没有清脆响亮的歌声,但每一个音符都流动打动人心的光芒,闪耀着灵魂与情感的光芒。

这一首歌是献给他最爱的师傅背多分最凄婉的哀歌,他的思念与爱流淌在音符之间,悲伤逆流成河。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我们心中充满热情

来到你的圣殿里!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

消除一切分歧,

在你光辉照耀下面

四海之内皆成兄弟。”

音乐不是依靠才华就能开花结果,也不是凌驾凡间之上的可看不可及的莲花,更不是死板的一个个音符。它来源于人类的灵魂,也因人的感情而流动,因人的情感而鲜活。

从此以后,我舍友就很少在唱歌了,但我看来,虽然他的声线不再美丽,但他现在所唱的歌曲,才是真正的音乐,比从前的歌曲更加动听,美妙。

我舍友真正成为了歌神。

故事说到这里,也许你会好奇,我舍友到底是谁?

偷偷告诉你,

我舍友其实是

我的艺名

后记

你敢相信我只是单纯地和舍友开了个玩笑,结果灵感停不下来,爆肝写到凌晨4点

好吧,谈点正经事。这是针对征文写的(月台我收下了,笑)。你们要相信我其实不是这种风格的作者。

其他小说也有在写,但是。。。太长了,不想挖坑不填。毕竟我不是学霸,学业方面很紧张。

所以,慢慢等吧

1
Leave a Reply

avatar
1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1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清谷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清谷
Editor

万万没有想到是征文233333 确实不像你的画风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