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接龙 | Story Domino] 一人一句话,脑洞无限大 CIDE 2001|Story Domino on Atelo

你可以选择略过前面的blahblahblah,直接滑动到游戏规则处

如果你想涨涨姿势,请按顺序,么么哒


“出去浪一浪?”
“好呀!去哪里?”
“看电影!”
“好呀,什么电影?”
“国产片”
“…………”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我们上网搜一搜新闻,国产影视作品的现状堪忧,槽点之一集中在故事原创能力上。12

为了更加直观地了解观众对于国产影视剧的意见,我们在网络上进行了一次关于国产影视剧的问卷调查,以下是我们得到的数据结果。

3  654

可以看出,受调查人群认为国产片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缺乏原创、没有新意上。

那么吐槽着国产片的你,想不想创作一个创意十足的剧本呢?一个人能力有限?webwxgetmsgimg

让我们集合集体的创造力,像有才的网易网友那样,开始故事接龙吧!  (科普请看右边→_→)

那么,如何更好地将想象力应用到我们的剧本编写中来呢?

根据Applied Imagination课程的推荐阅读资料,我们找到了以下比较实用的理论知识:

Writing as a creative exercise: We need not to be “born” writers in order to write. Some highly successful authors still stick to their regular jobs. If we use our imagination, rejections need not cause dejection. Even if we never try to write professionally, there are many forms of amateur effort on which to sharpen our creative wits. We can also exercise imagination through word-play. Another good exercise is to create figures of speech.” (Chapter 7, topic 3)

Photographic imagination: You may never have visited Victoria Falls, but you could lie down, look at the ceiling, and make yourself ‘see’ the great cataract, which also means bring pictures back into our minds. ”(Chapter 10, topic 3)

Period of incubation invite illumination: The part of creative process that calls for little or no conscious effort, as incubation. And incubation often results in ‘bright ideas’. And it comes suddenly.” (Chapter 15, topic 1)

Pinning down our stay ideas:When the creative thinking come to us, we should grasp them by making a notation quickly.” (Chapter 5, topic 5)

好了,不多说,let’s begin the Story Domino!


Attention! 游戏规则在此。

我们的宗旨是:一人一句话,脑洞无上限

(当然,你要是想写多一点我们也是不拒绝的,吸吸)

评论本贴即可开始接龙。一层楼代表着一个故事,新开一层楼,即为一个新故事。你可以新开一个脑洞(新开一层楼);也可以接上前一个的脑洞,选择你想要接龙的评论进行跟贴回复即可。

欢迎你的脑洞。

故事开头: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TA惊讶地发现,一切都变了。

Even

About Even

于是浅见上充满了愉快的空气

77
Leave a Reply

avatar
12 Comment threads
65 Thread replies
13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36 Comment authors
GJAnonymous卷毛狮子犬AnonymousAnonymous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清谷
Editor

(开头好评)他发现自己浑身能动的部分只剩下了眼睛

Alan Chen
管理员

“难道我成了霍金?”他试图像平常一样喃喃。然而他再次意识到,他只能动他的眼睛。

Stardust
成员

(这是让人接不下去的节奏啊)忽然他感觉到了一阵极端的不协调感,脑子像浆糊一般粘稠模糊,但又像是一切都很清晰似的。“等等,霍金。。是谁?”

芒夏
成员

他觉得记忆中有很多片段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模糊,比如,这一秒,他已经不记得谁是霍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个名字。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猛然间,一个黑影笼罩了他,抬头间,他看到了一个貌似熟悉却没有印象的脸。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不是只有眼睛能动嘛

Alan Chen
管理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芒夏
成员

出现bug了2333就再接着我那一层来呗

Stardust
成员

“吱吱”他的眼睛尽力偏转着,目光掠过自己破碎,裸露着电线锈迹斑斑的肩膀,一颗熊熊燃烧的星辰映入他的眼帘。“是吗?恒星、光能,所以我才能重新启动吗?”霍金是谁已经无所谓了,自己不惜抛弃一切,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要达成的使命。唯独这件事不能被忘记。

卷毛狮子犬
游客
Jack

我的使命……
他喃喃自语。
像一尊掉了色的雕像一般
我的使命……
他努力地偏转着自己的头,无视那关节扭动发出的吱嘎声响
我的使命……
浑身那已经生锈的铁块随着他的运动不禁发出了呻吟。
啊哈
都已经终结了啊
他的瞳孔失去了焦距
然而
啊啊啊啊啊啊——
他狂吼,他嘶叫,他像一只疯狂的野兽般咆哮!
不该是这样的
的确不该是这样的
在这无人的角落品尝这永恒的寂寞
这不应该是一个英雄的结局的
————————————————————
铁块冷却了下来。
无机质的身体停止了呻吟。
他,或者说那块残骸,
凝固在宇宙的背景色里。

他——
不禁想起了——
那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那个可爱的女孩——
快意地对着阳光奔跑
然后
像一只小鹿
像一只天使
像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般
扭头
对着他
对着他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地
微笑
并且,
大声说出
“爸爸,我爱你。”

Stardust
成员

很久很久以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遥远的宇宙彼端。因为自身傲慢而失去了唯一家园的人类终于到达他们新的家园。而守护这座诺亚方舟,穿越了无尽的时间与空间的72柱“魔神”都未能看到这一幕。面对宇宙中种种不可预测的危险,他们身先士卒,用自己的身体,在宇宙中立下一柱又一柱的苍凉而幽冷的墓碑。冷冻舱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小女孩正在醒来,她嘴角微微翘起,似乎以为迎接她的依旧是家里熟悉的天花板和爸爸温馨的笑脸。也许很久以后,她会从新闻上知道,一段漂泊在宇宙中孤独的电磁波,一个死去“英雄”的遗言,以及一位父亲,伟大的爱。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所以就结束了吗233)

Alan Chen
管理员

这居然有种刘慈欣的感觉了

芒夏
成员

但此时,她经历了漫长的梦境之后的第一瞬间,从保育舱里坐起,看到狭小舷窗外浩淼的宇宙,看到不远处飞船右翼上正在修复破损机械的机器人,她说出的第一句话是——
(强行续一秒,说得就是我0.0)

Option
游客
Option

除了感到大脑在变的空白,他感到他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些变化。一点点细微的麻木和疼痛从指尖开始蔓延。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不经意握紧拳头,他听到一声脆响,他的皮肤竟然变得和花岗岩一般坚硬。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散满了灰尘的空气中,依稀透着些光亮,借着微弱的光,他猛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稻草中。

Sakuras
成员

紧接着,一个壮汉走了,准备和他进行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一些捡肥皂的活动(233好污)

Stardust
成员

捡着捡着,壮汉突然哭了起来,他跪在地上,任凭怀里的肥皂洒的满地都是。
他赶紧跑过去拉那个壮汉,却听到那个壮汉呜咽着说:“人的生命怎么会这么廉价啊,一个肥皂,几根铅笔就没了,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沦落到这个下场的吧?”(强行掰直,顺带神展开)

卷毛狮子犬
成员
卷毛狮子犬

于是,大汉用铅笔和肥皂,和半躺在稻草堆上的他,进行了一场愉悦的——
(又弯了2333)

芒夏
成员

肥皂手绘活动。他们用铅笔在肥皂上勾勒,想象着未来可能的喜悦与悲伤。天色已昏,他们一起躺在杂乱的稻草与肥皂之中,看着满天流转的红云,心情无比平静。突然从四周冒出来了人群,他们每人手持着火把——
(再次掰直

卷毛狮子犬
成员
卷毛狮子犬

和汽油,
人群无言地行走在黄昏的田野上,表情严峻而肃穆,像一群中世纪的英格兰战士,又像一群孤独的不甘的幽灵,他们持着那枯裂的火把,带着那最后的汽油,结成队伍而又孤立无援地在那绝望的原野上彷徨。
深色的队伍无言地在黄昏中穿行,火把的光芒遥遥地映出一条曲折的火蛇。火蛇忽左忽右,似乎在寻找着什么,飘忽不定。
他心中忽然一凉。
天色渐渐地昏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渐渐地消散,仿佛那末日的降临。
看到眼前这诡异的场景,他心脏猛地一缩。
他扭头问那大汉:
“他们是谁?来做什么?”
大汉没有答应,只是愣愣地看着队伍从他们面前走过。
他轻轻地捅了大汉几下,又问道:
“喂,我问你,他们是谁?来做什么?”
大汉忽地大哭起来,然后忽然就拼了命地向着人群跑去。
“喂,你快回来!”他看到这诡异的场景,急得大声吼道。
大汉不理他,一眨眼间就没入了火蛇之中,他想跟上,却又害怕于人群那肃穆的气势,踌躇不前。
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月亮却悄然爬上了天边,昏黄的夕阳和微弱的月光铺陈在田野上,一条明晃晃的火蛇在田野上徘徊。
他游离在队伍的外围,他想进去找那大汉,却又开始畏惧于这肃穆的气氛。
忽地,远处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他被好奇心所驱使,不禁凑上前去看,却不料一口被人群给包了进去。
他随着人群涌动,推推搡搡,但是他发现自己是在向着骚乱发生的地方移动的,于是他开始努力地给自己挤出一片空间来,但是汹涌的人潮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火蛇开始向着骚乱的中心盘曲回转着,并且最终包围了那里。
他在人潮中挣扎不得,于是开始试着和旁边的人聊天,却发现那些人都似是铁石沉木一般,见他说话只是不理,他心里愈发叫起苦来。
豁然,眼前视野一开,他发现自己被人潮推搡到骚乱的中心来了,他抬头向前望去,却发现有一对男女站在一个高高的土丘上,持着火把和汽油的人群一圈又一圈地包围着土丘,无言而沉默。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不禁慌张地问道。
但是他这句话却似乎是投入平静湖心的一枚石子,一下在人群中掀起了波浪:
“烧死情侣狗!”
“烧死!”
“情侣狗去死!”
人潮恐怖地咆哮着,单身狗的怒吼让天幕都开始颤抖起来。
忽然,那对男女中的男子忽然高高地举起了右手,仿佛要把天幕给揭下一般地狠狠握拳。
人潮一下子安静下来,每个人都感觉似乎有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掐住自己脖子,一下子发不出声来。
“啪”
他忽然发现自己一声水声,低头,却发现是自己额头上的汗珠滴落。
在他低头的当儿,土丘上那个男子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全都是单身狗!”
人群忽然沸腾了起来。
“烧死情侣狗!”
“烧死!”
“情侣狗去死!”
此起彼伏的怒吼响彻原野,人潮一下子有了要突击情侣狗的架势。
却只见山丘上的男子忽然笑了,然后,握住了那名女子的手。
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地

Stardust
成员

不可描述(捂脸)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地跳起了舞,他们诡谲的旋转,飞扬的裙裾,傲然的气质,让空气中产生了莫名的暧昧与压力。人群感受到了一阵难以言说的躁动与渴望,他们跪倒在地,火把四散,点燃了脚边的稻草,但他们无暇顾及。他们感觉血液正在沸腾,一如周身跳跃的火焰,一如脑海里轰鸣的情感。
土丘上,那位女子跳跃着,轻笑着,在男子的耳边轻喃,声音却飘入了所有人的耳畔“对你的爱,是我生命的沸点。”
听到这里,一位老者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

GJ
游客
GJ

葬爱祭礼吗?
人群骚动起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年一度的“X星人民代表大会暨烧死情侣狗全民运动”上随意找来的祭品,是远古传说中的葬爱家族,人性之终结处–葬爱祭礼的主角。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火焰在那一对情侣飞扬的眉尾上耀目起来,他们翩翩的身影已经与焰光相融。人们感觉身体里所有的感情开始沸腾,抽离,奔向焰火而去–那已经不只是情爱,还有亲情,友情,对一切事物的热爱都在离去。
火焰越发高腾,人们开始由狂怒地嘶吼平静,一张一张面容逐渐僵硬呆滞。
这一切必须停止。
他好像被什么控制住了手臂。
他抬起了右手,有力地划了下去—

Ava
游客
Ava

墙壁、衣橱、窗外的树……他目光所及之处,全变成了黑白色。
颜色从世界上消失了。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黑白的世界……我怎么记得,只有一些生物才有呢……”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低头一看,引入眼帘的,是一只狗的爪子。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着自己,然而只听见耳边传来几声嘶哑的犬吠。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汪汪汪。。。汪。”惊奇地是,他居然听懂了她的话。她在问:”请问你你。。。也是从人变来的吗?“

Harry Lin
成员

紧接着又吃惊地发现,她花了几秒的时间,又变成活生生的人了,大眼睛,马尾辫,纯金的头发,这不是住在下一个街区的那户常年关着门窗的人家的女儿吗?

Option
游客
Option

“嗨”话一出口,他却听见了两声清脆的犬吠。他有点不知所措地停止了发言。女孩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他,伸手去抚摸他头上的毛。“别紧张呀,想要变回人吗?很简单的,来,跟我念:呈……”噗……温热的液体打湿了他全身,呛人的咸腥气冲击着他的小鼻子。他挣扎着把眼睛周围湿乎乎的东西抹。模糊的视野里,一条泛着健康光泽的金毛拉布拉多的肚子,被利器划开了。她的血,像是春天雪融后的山泉水一样,一股股的冒出来。他抬头,一道不含感情的目光从一个消瘦的白色身影射来。

Mohammad
游客
Mohammad

我的经历就是到了上海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到了89年的年初的时候,我在想我估计是快要离休了,我想我应该去当教授

Mohammad
游客
Mohammad

于是我就给朱物华校长、张钟俊院长,给他们写了一个报告

卷毛狮子犬
游客
Jack

我在桌面上将纸铺开,
取出了那支黑色签字笔,
提笔写下: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我一个上海的纪委书记

杨威利
游客
自我的奋斗

他们说欢迎你来,不过,这个apply for professor,你要去做一个报告。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我做了一个能源与发展趋势的主要节能措施

Sakuras
成员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这个报告经过好几百个教授一致通过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我就把我的这个学报,学报的英文版,送给你们
你们这里洋文好的的人多得很呐!!!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还有前面出过两本书,加上昨天晚上出的这本书,送给郭伟华同志。给你送过来,给你们做个纪念。

Nancy
游客
Nancy

(啥啊一开始就好混乱)他瞄到旁边的黑影,似乎是动物的形状,但那黑影有一双发红光的眼睛,移动时带着生锈金属摩擦产生的苦涩声音。

Joeary
游客
Joeary

那黑影似乎饿了,发出嘶溜的口水声,但却不向他靠近,只是带着生锈金属摩擦的苦涩声音在离他一两米的地方擦蹭着。忽然,门开了

崖边山风
成员

刺眼的光芒里似乎走来一个孩童的身影,只听见稚嫩的声音安抚着躁动不安的黑影:“乖,回你的窝里去,爷爷等下来给你喂机油。”待那团黑影迈着零件碰撞的脚步远去,那孩童缓缓走进他,说道:“布鲁斯先生,很遗憾,我们只救下了您的部分身体组织。”

Option
游客
Option

孩童的声音在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陡然转变,成了狂躁尖锐的女声:“我不会忘记你的,奥伯伦!”他吓得一激灵,手足失措地向后靠去。慌乱中,他抓起了地上的……

没有人给她写信的 蕾梅黛丝
管理员

石头,像孩童投去——石头击中了孩童身后的山壁,那一刹那山壁逐渐变得透明……

卷毛狮子犬
成员
卷毛狮子犬

那黑影见状发出了狂躁的嘶吼声,他立马警觉地弓起腰来,做出要扑击的样子,但是——
一双红芒如同利剑般眨眼间便要刺穿它的面颊,他情急之下一个腰弓,只觉得一道铁锈味的疾风狠狠地刮过脸颊,那道黑影“唰”地一声从他原来头部所在的位置划过。
他惊出一身冷汗,就地一滚,然后就着势头又半跪在地上,又欲去瞅那黑影,却只觉得双肩传来恐怖的力量,推金山倒玉柱般将他摁倒在地。他愕然抬头,却见那两道红猩的光幽幽地在他面前晃荡着,两排钢铁的锯齿不断发出骇人的摩擦声。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咦~~~~这是什么鬼~~

胡搞毛搞
成员

One day, Success woke up and found himself in an alien plannet, surrounded by some unknown creatures.

Vergil
游客
Vergil

Apparently, all those creatures are worshiping him, with the prayers”Success!Success!” coming out from their mouths.

Verce worship king
游客
Verce worship king

Success found the name of the planet immediately—This is the planet of ver the celebrity, look at the buffet in every corner!

卷毛狮子犬
成员
卷毛狮子犬

夜幕降临,一弯皎洁的半月悄然挂上了天边,带着一众繁星,在天幕上勾勒出一幅静谧的天象图。那星象图遥遥呼应着海岛上那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伴着那不时传来的海鸟扑翅之声,却让人觉得整个心灵都被洗涤了一般。海鸟扑翅,或归巢,或远行,扑闪过那路灯昏黄之处,却又是一番风情。

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街边长椅上。
这里,是哪里?他困惑地张望着,却只见到昏黄的路灯和影影绰绰的树影。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努力地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肌肉却针扎般地一阵酸麻。他挣扎了一阵子,然后又无奈地躺了回去。
唔,先整理一下思绪。
啊,我的名字是——

Option
游客
Option

“致衷”一个轻柔的像情人一样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他伸直了脖子去找,并没有什么人啊。“长信,你过来呀。”又一个声音响起,伴随着与刚才不同的的稚气未脱的咯咯笑。怎么……我是在幻听么?大脑里面一瞬间被密实的记忆碎片塞满了。

GJ
游客
GJ

她穿着曲裾长衫,眉目静婉,跪在桌上,金线密织的大袖里笼着一盏宫灯。
袅袅的烟气从她身后飘出,如天人降临。
亮了案前的一方奏折。
(2333脑补了长信宫灯)

Option
游客
Option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感觉左胳膊有点麻。“我记得我在上数学课啊!这他妈怎么在礼文楼考试啊!”

卷毛狮子犬
成员
卷毛狮子犬

于是乎,下考铃欢快地响了。
他一愣,发现自己试卷上除了名字和考号以外什么都没写
(滑稽脸)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但是他丝毫没有慌张,跟隔壁的同学借了一张卷子。
这时,一位年长的教授走了过来,一把夺过他的卷子,推了推黑色边框的眼镜,愤怒地说道:”我在交大教书那么多年,什么样的学生我没见过,你呀毕竟还是too young!谁的卷子?”
——”是彭同学给的”
——”诶,我跟你讲啊,这种无中生有的东西,你再帮他抄一遍,等于你也有责任吧”

白凉生
成员
白凉生

只听砰、砰两声,教师敲了敲桌子。两个身穿蓝色铠甲带面具的人冲进考场,架起我的胳膊就把我拖走了。他们的动作太一气呵成,以至于我困倦的大脑还没完全清醒,我就已经被拖到了…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经(chi)济(chi)管(he)理(he)学院的期末大派对现场!

Aristooooootler
成员

(新开一个脑洞)
三秒,两秒,一。
巨大的爆炸声掀开房顶,爆成碎片的瓦砾如雨水般漫天坠下。他面无表情地丢下手中的遥控器,耳中无线电波传来冰冷的系统音:
“Second Misson,Done”

卷毛狮子犬
成员
卷毛狮子犬

“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