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校内

我们需要怎样的学生会?怎样的主席团?怎样的学代?

监事会常委会竞选截止前一天,因为惨不忍睹的投票参与度,候选人在商议后发起了一场“听你吐槽学生会”的寝室走访活动。

“你有什么想对学生会吐槽的吗?”

“吐槽?真要说的话,就是那种没啥存在感吧。”

“总感觉之前给了很高的期待,但最后也不知道他们干了啥。”

我走访的是大二的男生寝室,这样的对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这也难怪投票率低了吧。

上一届的学长们,工作能力和工作积极性上都是无可置疑的,他们为此牺牲的时间、精力,绝对是十分惊人的,把学生会从无到有建立起来,完全是cuhksz里程碑式的功绩。

但为什么全体学生的参与度会从去年的300人快到250参与,到了今年屡次面临流会的惨景?

第一应该是最初给全体学生的期望值太高了,达不到期望,就会有失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们的学生会比起内地的确实自主性无可比拟,但它只是一个雏鹰,有时候有不少的无力,不少事情需要一届届的努力去攻克去完成。

第二也许是第一届因为建设的任务过于繁重,候选人当选以后开始了马不停蹄地内部建设工作,精力都花在了解决那些坎坷那些不顺,很多人忽视了与那些未在学生会任职的人沟通,没有将学生会的困难传达到他们之中,没有让学生会的拼命努力让他们看到,没有去积极听取他们最希望学生会为他们做的事情,这样那些本怀有热情关心学生会事务的同学,却由于无所知而渐渐冷下了心。

第三学生会在与学校的沟通中,确实由于各种原因限制,不少事情没谈下来,比如天虹的物价、宿舍的顶楼晾衣等。结合第二点,不少人眼里,只看到了学生会的失败,而没有看到相关同学为此的努力。所以他们就觉得学生会没啥存在感。

第四学代作为学生民意的代表,职能却未能发挥出来。本该起到全体学生与学校、全体学生与学生会,点对点,点对面沟通的桥梁和媒介,但事实却很令人失望。学代的职能未尽更加导致“学生会离自己很远”。

也许有人责怪学代不积极,但仔细想想,是不是我们应该让学代真正“有事可做”,而不是仅仅开开会,偶尔交交议案,让学代实实在在为学生谋到福利。这样,那些受惠的同学会感激学代们,学代们才真正为自己是一个学代而感到自豪。

所以,我们需要怎样一个学生会?

“扎根全民,自由敢为”

在这次的主席团候选人里,经过答辩,我相信至少过半候选人在工作上都有能力能做好“主席”。但是我想说,上一届的前辈们在这方面的能力绝对不输于这次的候选人,大家都是很优秀的人。

那么为什么大家对学生会参与度下滑地如此迅速?尽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但是如果学生会成了少数人的建设游戏,远离了全体学生,那么它是不是失去了大部分的意义?

做好学生会的建设够吗?你竖着高高的围墙,屋内的装饰再精美又有什么用吗?

就我个人而言,如果候选人能在建设中重点提如何“破墙”,而他的工作能力又不逊色,我是绝对乐意支持这样的人的。如果这墙不破,那么明年的参与度依然惨淡。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主席团?

在工作能力过硬的基础上,肯去主动听取来自全体学生各个方向声音。

我最讨厌听到的话“这件事我们做了,你不知道而已。”,特别是你还没做成。说这话的人不该带着骄傲带着优越,应该好好反思才对吧。说别人too young的,是什么给了你自信?

肯把姿态放低的主席,才是好主席,会办事的人多的是,能黏合各个部门,肯去黏合学生会和全体学生的人,很少。

在此,希望未投票的大家移步moodle去行使一下你的权利,去给我们新一届学生会一个机会。

你觉得它没存在感,不是你的错,而是我们该反省的事情。

如果你实在不知道投谁,肖天逸学长是一个平时爱听取各种意见乐于交流的人,雷雨田的竞选纲领应该也与以上思想有所契合,仅供参考,当然如果你有时间看一遍答辩的视频那是更好的。

最后,感谢前副主席draco在过去的一年里,在我没被选入执委的一年里,给我支持,热心地听取我的意见,给我介绍学生会的各种事务,不然,或许此刻的我,也是一个对竞选漠不关心的人。

“我们需要怎样的学生会?怎样的主席团?怎样的学代?”上的一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