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Insight 社会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从4月26日开始,郑州906路公交推出夏季女性专车。每天早晚高峰时段分别发一趟女性专车。有些乘客认为此举“贴心”,但有些却对此不满。有老大爷因此发脾气,拦车称:“你这是歧视男人”。
今天,笔者想要就“女性专用公交车”来开开脑洞。
 

设置“女性专用公交车”是歧视男性?

在这一单元笔者想先抛开“是不是支持开通女性专用公交车”这一问题,针对大爷认为的“开通女性专车是歧视男性”来说道说道。

女性公交车在一些发达国家其实已经比较普遍了,出国旅游时也曾经见到过。所以,当笔者看到郑州开通女性公交专车这条新闻的时候,并没有太留意。真正让笔者开始关注这一消息的,正是引言中“大爷拦车抗议”的新闻报道。

托马斯·杰斐逊说过,衡量文明的标准之一,是一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态度。为什么需要开通女性专用公交车呢?“上面”主要出于两点考虑。第一,夏天女性乘客着装清凉,在公交车上受到性骚扰的风险增加了;第二,女性专用公交车可以便于哺乳期妇女在公交车上进行哺乳,避免尴尬。不得不说,出发点相当之好。

 

对于第一点理由笔者持保留意见,毕竟“我可以骚,你不能扰”已经是老生常谈了,这一原则非常重要,相信看官老爷们也不想听笔者再细细说明了。不过需要强调的是,由于现实条件限制、公民素质进步缓慢等等,公共场合哺乳确确实实成为了女性的一大尴尬,因此笔者认为第二点理由是站得住脚的。

说回设置女性专用公交车是不是歧视男性的话题。有郑州男乘客表示,女性专车和906路普通公交车路线相同,但是当女性专车到达车站时,要乘坐906路的男乘客就不能上车,耽误了乘车的时间。然而事实上906女性专线是在原有906公交车班次不变的情况下增加了几班女性专车,对男乘客来说,乘车节奏和原先并没有变化。

笔者想借用曾经看过的一场辩论里的一句话:客观差异造成的区别对待不是歧视,主观给出的区别对待才是。什么叫做客观差异造成的区别对待呢?举个栗子,我们在公共场合会设置残疾人绿色通道,但我们并不会觉得这是在歧视健全人,因为我们承认了残疾人与健全人的客观差异给他们带来的被区别对待的需求。当然,笔者并非说女同胞们和残疾人可以画上等号,但是客观差异造成的被区别对待的需求却在概念上惊人地相似。

我想,如果男性乘客也有哺乳之类(不便在异性面前进行,又的确很有可能在公共场合出现)的需求,或者夏季穿着清凉的男士遭女流氓性骚扰的情况时有发生,设置男性专车也是可以的嘛(笑)。

所以,笔者认为,如果客观差异带来了某一群体被区别对待的需求,那么满足这种需求并不是对其他群体的歧视。只有当N个群体都有类似的需求,但只满足其中一个或几个的需求时,其他没有被满足需求的群体,才是“被歧视”。

设置“女性专用公交车”是“小题大做”?

“小题大做”这个词,来自乘客李先生。据新浪新闻中心报道,乘客李先生认为,在公交车上这种公共场所骚扰女性的男子,毕竟是极少数。公交公司公然开通女性专车防色狼,有点大惊小怪,小题大做,这会让大多数男士感觉很没面子。

首先笔者要纠正李先生,开通女性专车的目的并非只是防色狼,还有照顾哺乳期女性。在这里,请容笔者指出,遇事只选择性地看到与自己有关的一个片面,似乎是XX癌(我知道看官老爷们真的不想再看到某个词了)在讨论“男女平等”时常展现出的一个通病。“哦,哺乳和我没关系,我不管。可是你把我当潜在的色狼,我就不高兴了。”

作为多次目睹甚至经历过性骚扰的女性,笔者非常强烈地痛恨李先生给出的“小题大做”这个说法。国人判断是非往往唯结果论:“哦你看到露阴癖了啊,不是大事,他又没对你做什么。”“哦你被摸了啊,不是大事。你又没被强奸。”……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笔者有幸参观过几个公共场合性骚扰爱好者(在地铁、公车上实施性骚扰者)聚集的贴吧,其中的不少言论不仅令笔者作为女性感到惊恐,也令笔者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感到羞耻和激愤:“一般(受害人)都不会报警的。就算女的报警也没什么,这事儿不算犯罪,进去批评教育一通就放出来了,警察也懒得管。”

正是这种“小题大做”的论调,让作恶者如此猖狂。这其实是一个恶性循环,普通人认为防色狼是小题大做色狼没有被制裁防色狼需要更多努力普通人认为小题大做。笔者不想再去指责提出这种论调、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其心可诛,因为把没有造成实质侵害的性骚扰当做“小题”似乎已经作为一种common sense融入了一部分人的思想。笔者高一时在社区内经历了一次有惊无险的性骚扰,事后笔者确认事发地在监控录像范围内并且能够清楚给出精确到分钟的事发时间,对父母提出希望可以报警,父母给出的回答却是“既然你没出事,就算了吧”。当时的心情,震惊,失望,心寒,无助。

所以笔者一直发自内心地认为性骚扰的“小题”可以被重视且应该“大做”,越大越好。只有让真正的色狼人人喊打,才能让不是色狼却自觉被当成潜在色狼的“大多数男士”不再“感觉很没面子”。

设置“女性专用公交车”是性别歧视!

看官老爷们看到这里大概要怒吼:“前面两个单元可都在讲‘女性专用车’的好处啊?现在又说是性别歧视,真是夭寿啦,笔者精分了!”此处需坦言之,笔者确然精分,本文作为蜂蜜尼斯特的第一篇发文,是两位作者的爱的结晶共同作品,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前后矛盾。“女性专用车”是公交车公司基于现在恶劣的社会现实提出的保护女性乘客的方法,出发点是好的。然而这样的措施友善温和的表面之下,不可否认依旧有性别歧视的色彩。

首先这样的措施隐性分配了发生意外的双方责任,依旧坚持的是“受害者有罪论”。在专车新闻的下一条热评十分有趣:“狗咬人,你却把人关起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女性专用公交车”的推行是假定了男性对于女性,尤其是“穿着清凉”的女性有着不可抑制的性冲动,只有隔离才是解决之道。当女性提出“我被侵犯,我被伤害”时,社会的反应不是去把咬人的狗拴起来,而是划了一个圈说:“这里是安全的,你就呆在这里不要出来了。”试想如果女性公交车全面推行,女性如果选择了普通车厢就意味着她要承担遭受性骚扰的风险,因为她没有保护好自己,没有选择绝对安全的“女性专用车”。这与”你被骚扰是因为你穿的少”的言论没有区别。这是又一次“男攻女防”的思想统治:保护女性在当今社会看来依旧更多是女性自己的责任。

其次,这样的划分安全区域的行为,实际上将女性从社会公共空间中驱逐出去。如前文所提,走出了“安全区”的女性就意味着要承担被骚扰的风险与责任,那么为了保护自己,女性只能选择“被圈养”。这样听起来荒唐的思想在现实中已经有所体现,例如前段时间一个哈尔滨妹子在热热闹闹的超市里购物的时候遭受了性骚扰,在她找警卫调查监控时,警卫笑道:“小姑娘一个人来逛什么超市”。有没有嗅到一丝某中东黑纱王朝的气息?

因为外面有危险,所以女性不要出门了,这就是XX癌的逻辑,也是“女性专用车”的逻辑。如果将这样的观念推而广之,以后有了女性专用地铁,女性专用电梯,女性专用超市,女性专用公园也似乎合情合理呢,毕竟这些地方也是性骚扰的高发地点。或者干脆将这社会一刀劈成两半,成为男儿国与女儿国,各自发展,倒也乐得清闲。这样的逻辑的盛行其实更多要归因于政府的懒政,因为加强对于骚扰行为的管控,改变传统的男权观念,营造一个男女平等而又健康安全的公共空间实在是太过庞杂,只要画一个安全圈,那些因为担心受到骚扰而整日惶惶的女性自然会忙不迭涌进去。

所以笔者认为,专用车的存在看似是为女性提供了一种安全的选择,实则是将这一种选择之外的其他选择存在的危险全部合理化,反而是将希望与男性共享整体社会空间的女性放置在了更加危险的环境中。

那这车我是上不上?

现在对于“女性专用车”的纠结之处就在于短期内对女性的侵犯案件频发,然而社会环境目测不会有很迅速的改变,社会舆论对于女性的压力仍在,相关政策依旧要漫长的讨论才会出台,“女性专用车”似乎是最为立竿见影而又万分保全的保护措施。

那么我们的观点是,只要这车开一天,这车我们还是可以选择要上的,毕竟可以享受免于色狼在侧、芒刺在背的从容与自在。但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问题的存在,要求政府与社会加快改善社会环境的速度,从制度与文化等根本层面上解决对女性的侵犯问题,提供安全的社会环境,让这“女性专用公交车”能尽快被时代进步的潮流所淘汰。

蜂蜜尼斯特

蜂蜜尼斯特

为淘汰劣等基因奋斗终身~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上的2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