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校内

别让学生会成为少数人的“剩会”

在笔者写这篇稿子的时候,距离本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的选举投票的截止时间只有几个小时。去年的首届学生会执委会大选的“盛会”变成了今年的“剩会”,背后究竟有些什么原因?笔者相信,近期DDL和活动过多、moodle投票不方便和宣讲会视频不清晰都不是其根本原因。因此笔者私下采访了以下三位同学,想从多个角度探究大家不再关心选举的原因。

X:大二学生;Y:心理协会成员;Z:大一学生,常委会成员;

采访

1.

去年学生会选举票数高达260/300,而今年宣讲会只去了不到60人,甚至面临流会风险,我们想请你从你自己的角度分析一下原因。

人变多了?

Y: 心理学上有一种现象叫做旁观者效应,也称为责任分散效应,意思是说,单个个体被要求单独完成任务,责任感就会很强,会作出积极的反应。但如果是要求一个群体共同完成任务,群体中的每个个体的责任感就会很弱,面对困难或遇到责任往往会退缩。因为前者独立承担责任,后者期望别人多承担点儿责任。去年,我们学校只有三百人,因此每一票的影响其实是很大的,因此大家也都愿意参加,相信自己一票的影响力。然而今年学校人数剧增,高达1000人,每人票的影响力降低,大家就会存在互相推诿的情况,想着都看别人投,自己投不投影响不大。

Z: 去年学校里人数较少,大家彼此熟识,整体凝聚力较强。由于彼此了解,大家不需要通过宣讲会等形式来认识候选人,使大家耗费在投票上的精力成本较低。今年由于不同年级、不同学院导致大家互相不认识,大家不愿意将票投给自己不熟悉的候选人,又不愿花大量时间去了解每个候选人的个人能力与工作理念。

客观原因?

Z: 宣讲会时间正值放假前夕,许多同学因放假回家未能出席,投票时间又在假期之内,许多同学因不在假期查看邮件而对投票一事不知情。而且宣讲与许多活动和大量ddl冲突,并且以网络直播和录像的形式同步进行,导致人数分流,出席率较低。更何况Moodle投票平台本身存在各种弊端,投票不方便。而去年去年采用现场纸质投票,到场即投票,只要保证出席率,即可保证投票率。

心态变了?

X: 一般来说人们去做一件事是因为觉得它有用,或者可能有用。去年我们去投票,因为我们对学生会的前景是充满信心和期待的,并且确确实实地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个组织来维护我们学生自己的权益。但是对于大二的、已经经历过一年学生会的运作的“老人”而言,今年投票率下降或许是因为对学生会的期待下降吧。

Z: 建校第一年,全体同学看着学生会从无到有,因此参与度较高,这是一种情怀。而今年,由于大二同学对学生会的高期望导致了高失望,对学生会失去信心,不愿参与学生会的事务。大一同学本身民主意识不强,对学生会参与度和关注度不高。

到底是谁的锅?

Z: 学生会在过去一年中过度注重内部建设,对外联系不够,导致学生会与大多数同学产生距离。学代会成立初期,学生代表作用没有得到落实,更使同学们与学生会的联系充满阻碍。

X: 不是单纯说学生会工作不到位,然而在过去一年里学生会的维权行为在学校那里屡屡碰壁,对话的结果往往也是学校为自己的开脱和对待问题无限的拖延搪塞,权益问题完全谈不上解决。在一个组织发挥不了很大作用的情况下,谁做组织的领导好像也没太大差别。

2.

你认为怎样才能提高大家的参与度和民主意识?

制度问题?

Z: 在提出解决方案之前,我个人的意见是,章程中所规定的50%的投票率本身有其不科学的地方。诚然,在撰写章程时,50%的投票率是出于普遍民主的思想考虑。但随着学校规模的扩大,这一投票率显然是太过理想化了。说它理想化,不是说难以达到,而是当它在成为候选人所追求的硬性标准时已经失去了它本身的民主意义。候选人为了达到这一投票率,在宣传方式上可谓不择手段。尤其是串寝求票之类的方式反而会引起大家的反感,虽说能达到目的,但反而使真正的“民主”离我们渐行渐远。既然是民主,怎么能采取强迫的形式呢?

X: 我觉得制度上需要一些改进。比如,学生会会员资格可以采取每年注册的制度,把投票行为和注册行为统一起来,从制度上保证权利和义务的一致性。

Z: 将选举宣讲会以全民大会形式召开,原则上(非强制)要求所有同学参与,让同学们意识到自己是学生会会员。

宣传问题?

Y: 在事前要加大宣传,我们作为会员在享受权利同时必须要履行的义务,才能更好保障我们的利益。

Z: 作为常委会的一员,我深知常委会和监事会的同学都为宣传一事动足了脑筋。之前部分学生会活动的宣传确实不到位,使得活动效果非常不理想,引起了我们对宣传方式的反思。我们不知道哪种方式究竟最能提高参与度,所以我们做了许多尝试。邮件、推送、浅见、海报,还有贴有候选人工作理念的宣传白板,我们用尽可能多的方式给大家参与其中的机会,让大家不管能不能在演讲会当天到现场参与,都可以与候选人进行直接的问答。前期宣传工作长达近一个月。如果说还有其它能做的,大概就只有:

  1. 建立比Moodle更直接方便的线上平台(如APP等形式),用于通知、投票、讨论、投诉等
  2. (这点不太好但也是我的一个想法)制造热点,搞大新闻,刷存在感

吐槽前期宣传不到位的同学,欢迎评论给出建议。

心态问题?

Z: 有人说处理选票不盲目从众的方式就是不投,但是如果你只是通过不投来对候选人进行粗暴的否定,那只能暴露出你本身的不负责任。网络直播确实弥补了许多人因放假回家而无法参与的漏洞,却让许多人抱着“反正有录像”的想法而心安理得地不参加。等待着别人将信息送到你手上,却不愿自己积极主动地去了解,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惰性和不负责任的体现。既然觉得现在的学生会令人失望,那为什么不对新的学生会寄予希望呢?如果不去参与建立一个更好的学生会,你有什么权力抱怨呢?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对学生会的事务感兴趣,这是不可能达到的。但我认为,每位本科生作为学生会的一员,关心它学生会的成长并不是一项兴趣,而是一项义务。若不履行义务,何来享受权利?大家总是等自身利益受到损害时才想起学生会,说学生会这也没做好那也没办成,可你是否曾参与到学生会的日常建设中?你不去扶持它成长,却要它为你包办一切,这和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有什么区别?不想履行义务却想享受权利,这样的想法不是很自私吗?

Y: 嗯,我有个想法,就是觉得对于那些没投的,之后想通过学生会反映意见,会受到限制,而投了的才能享受权利,可我觉得这样会不会太极端了……

学生会还可以做什么?

Z: 学生会应以合适渠道定期公布工作报告,让大家知道学生会最近在干什么。可以以民主茶话会等形式给大家一个表达意见的平台,让同学们有参与感,加强学生会与全体学生的联系。可以公布学生代表名单,落实学生代表的职能,使同学们在遇到困难时可以及时找到投诉和提建议的渠道。

Y: 学生会也要更加务实,切实解决同学们关心的问题,比如宿舍,暑期项目,而不是仅仅做一个学校信息的传递者,要让同学们感到学生会切切实实发挥着作用。

X: 首先校方要端正态度,不要一边打着国际化民主化的旗号一边又做着行政即强权的勾当。我认为普遍民主意识的觉醒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要大家主观上认识到民主是有效的,另一种是专制已经把人逼上绝路。相信谁都不希望看到后面一种情况,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民主的实现是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的。当然学生会的工作也有进步的空间,但我相信所有的同学都不会介意多给这个年轻的组织一点时间,不会介意与它共同成长。


文中同学观点均为个人意见,不代表笔者或任何其他个人及组织之观点。再此仍要呼吁大家尽快投票行使自己的权利。不是说为了让选举成功而勉强投票,而是只有让选举成功才能有砥砺前行之希望。百句抱怨,不如动动鼠标。别让学生会成为少数人的“剩会”。

LGU人民广播电台

由LGU人民广播电台

龙大人民广播电台(英语:LGU People's Radio,缩写作LPR),简称“龙广”,是龙岗中英文大学教导处直属机构校园文化建设总局直属的副组级事业单位,是龙岗中英文大学校级广播电台,开播于2014年9月1日,是龙大最重要的、最具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

“别让学生会成为少数人的“剩会””上的5条回复

表示对串寝投票和微信群群发拉票的方式表示有一点点反感,会投票的人自然会投需要提醒,不想参与的并不会因此就去了解每个候选人的情况。拉到一张随便乱投的选票有什么意义。是不可否认这种拉票方式可以增加总投票数 但终究不过是权宜之计,这不是民主。更喜欢这样的文章让同学们了解学生会 多走走心建设我们学校的民主文化和精神。而不是在朋友圈随手丢出一个投票链接。谁会看?
当然 并不是宣传做的不好我相信绝对超过50%的人知道学生会换届选举的事情。然而无人参与归根结底还是学生会影响力和学生对其归属感的问题,我们如果自己都觉得不是学生会的一员,让全校同学获得一个学生会会员的名号有何所谓=_=?
个人观点有什么建议和意见欢淫来讨论 送高露洁牙膏一枚first in first out (´இ皿இ`)

啊哈,事实上我觉得学生会需要多一点存在感——平时根本感觉不到学生会到底有什么实绩,自然没有参与的热情

其實去年到場參與的會員也不算多,更多人是沒聽宣講就在填了票單後離開,或者讓他人代投。

真正的原因个人认为还是学生会没起到太大作用,从反映问题渠道上讲离学生太远、对很多人来说过于麻烦,从解决问题的实效来讲又过于不理想。这样导致学生参与积极性下降,自然变成剩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