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A Backpackers' Travel to Canada - Part I

TL;DR

人生就是这么充满不确定性。今天吃完我晚上煎的几个实验性的 Pancake,Eric 在我隔壁房间不知道干什么。近一年半前,Eric 在我身旁:当时就我们两个,一人发了几篇测试性的文章。「上线吧。」浅见就这么上线了。刚开始还是得靠我们自己写些东西,现在回头看那些东西简直羞耻得不行,就统统删掉了。幸运的是,各式文章自然不断踊跃出来,我和 Eric 也不用再特意引导了。

但是似乎还缺些什么。大概是因为内容多、篇幅长、身处异乡各种不便,长篇游记并不是特别多。写下这篇游记我也切身体会到了这种种困难(尤其是拖延症的困扰)。本文算是抛砖引玉,希望能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记发表在浅见上啦。

Alan, June 26, @ UBC, CA


其实准确地说,我们并不算是 Backpacker,要是说出去了绝对不符合 Backpacker 的传统形象。说是来加拿大 WWOOF 的,在 Golden 附近的一个 Organic Farm 干了几天农活就敢自称 Backpacker?但这就是我们当天的形象: Eric 背着一个 Herschel 蓝色背包,里面放着一件毛衣;而我,则背着一个被我心里骂了一路的智障窄书包——总之我们怎么看都像观光客。

也罢,至少我们一直憧憬着严肃的 Backpacker 精神:农场女主人 Jenny 给了我们两天时间休假,我们从 Golden 来到了 Banff,各租了一辆山地车,决定在一天之内走遍 Banff 镇周边的景观。来到 Information Center,经过近半小时的计划,我们确定了三条路线,分别前往可骑行前往的 Bow River, Vermilion Lake 和 Lake Minnewanka。

于是我们出发。

1 号 Trail 的入口是 Bow Fall。这瀑布其实极小,且并不特别好看,在「物产丰盈,无所不有」的天朝只算是某地的无名瀑布。但是 Bow Fall 却被「煞有介事」地建设成了一个景点。后来才知道,这是玛丽莲梦露拍摄 River of No Return 的著名场景之一。

Trail 大概是在森林里生生开辟出来的:两边都是茂密的针叶林,偶然能接触到小溪。或许是因为上午天气不好的缘故,景观灰暗,颜色近乎黑白。然而这并不影响本身骑车的乐趣:上午的 Trail 虽然被标为简单,路上不断有一些真正的 Backpacker 迅速从身旁呼啸而过,消失在蜿蜒崎岖的路上,我们难以望其项背。但是对于业余的骑行者来说这也足够刺激了。尤其是当经过一段相当长的上坡后,下坡的爽快不止于速度:迅速在眼前蜿蜒的小溪,迎面的清风,在身后飘扬的尘土——一切都让人酣畅淋漓。

一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决定返回 Banff 吃午饭,尽快开始下午的行程。很庆幸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天气变得很好,空气仿佛变得清澈,颜色也开始变得多样:

IMG_1538-HDR.jpg
Two parallel railroads.

就在这张照片拍摄后的几秒钟,我们就遇到了一只黑熊。Bear, real bear! 按照图鉴和这附近熊的分布,我们推测大概是 Grizzly Bear。它从路边一条衍生的 trail 里爬了出来,附近不到十米处就是两个又惊又喜的骑行者。

Vermilion Lakes A place of peace.

下午的行程主要是沿着公路,但是景观却毫不逊色。经过一小段稍显无趣的骑行后,我们来到了 Vermilion Lakes 的湖畔公路。

「能在这里悠闲地度过一个下午真是太好了,拿一本小说,再带上糕点。」「是啊。」「我为什么是和你来这里!」「你有得选择吗!」「我以后要和她来。」 Eric 时常这么开玩笑地揶揄,似乎他有女朋友是个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不过一路上见到不少幸福的 couple,加上 Banff 这梦境般的景色,也难怪会有些浪漫的想象。

Lake Minnewanka Spirit of Water

图摄于 Two Jacks,从 Lake Minnewanka 回 Banff Town 的路上

「Minnewanka 其实是 First Nations 人命名的,Minne 的意思是水,Wanka 的意思是 Spirit,但是又不完全准确,至今人们未能找到最贴切的翻译。」Lake Miniwanka Curise 船上的解说员如是说。虽然能猜出来,但是后来我才知道 First Nations 是 Canadian 对原住民最政治正确的称呼。并不叫 Indian,也不叫 native American。船上有一些较为年轻亚裔,还有一些美国人和欧洲的老头老太太,解说员热情洋溢地讲个不停。我则无聊地望着窗外—— Lake Minnewanka 的景色让我有些失望,不过在船上的一个小时算是赏给自己一整个下午的骑行的休息。

晚上回到 Banff Town, 吃过晚饭,搭车去了镇上的温泉。这里的温泉便宜得令人发指:加上租泳裤的价格总共不到十刀。温泉条件不错,加上当日总共骑行了近 50 公里累得够呛,泡起来就尤其舒服了。

当日还有一件奇遇:从温泉出来,已经很晚了,只能赶上当地的一趟末班车。另一趟需要转车,根据时刻表已经预计赶不上了,我们也做好了走回 YHA 的心理准备。令我惊喜的是,巴士司机似乎记得我的住处,从而猜到我需要转车,告诉我他可以让下一趟车等我们几分钟。话音刚落就抓起对讲机吩咐了几句,事情就这么办妥了。我们急忙连连道谢。记得加拿大人是出了名的「人好」和「礼貌」,在旅途中已经感受不少,这次感觉有些 privileged 了。不过想来也是,在一个下公交时大家会向司机道谢的国家,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次日,我们回到了 Jenny 家的农场继续干活。虽然有些舍不得 Banff,但是回到 Jenny 家的 camper 里竟然有种「回家」的感觉。不过,再过一天,我们就要离开这个有着热情的主人、四条狗、三匹马和两个活泼的调皮鬼的农场了。在农场里的事,还请期待下一篇游记。

Lake Louise 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九日。收拾好行李,准备上路。Jenny 约了朋友去 Jasper 爬山,顺便能载我们一程去 Lake Louise。临行前接到天气预报说那天天气不佳,可能会下雨,于是她收拾帐篷等装备也稍显匆忙。直到临走前的最后一刻,我才架好脚架,拍下了我们唯一的合照。

再见,Golden。

高速路上不断能看到新的山峰,Jenny 指着一个陡峭的雪山说 Jeff 曾经爬上去过。途中也有小溪、湍急的河流纵横交错地从周围闪过,Jenny 可以轻易指出哪条适合漂流。她说她有一个朋友负责 Golden 最惊险的河段的漂流项目,常常有一车一车(大巴)的亚裔下来要求漂流。

And she's like, what? You want me to raft at the most dangerous part with loads of Asians who cannot swim or speak English? Jenny

确实,在骑行过程中不断见到有很多载满中国人的大巴,到处都是。有一次遇到一个中国人在喂松鼠。实际上喂松鼠是被严格禁止的,非自然的食物很容易对松鼠的消化系统产生伤害。Eric 上前阻止,未果。

后来我提到我还计划前往 Québec,于是谈到法语和非法语区间交流的问题。「其实法语区的人并不愿意学英语,甚至有抵触情绪。他们内心深处有种骄傲。」这马上让我想起了香港的现状,我也顺便和 Jenny 提到香港有人存在独立的倾向。 Jenny 说其实法语区的人也有些这些倾向,甚至在她法语区的朋友里面占了近一半。我试探性地询问 Jenny 对独立的看法,她支吾着,一下子说不出来。我接着说:「Like, why not be together?」她马上接着说:「Yeah, why not? 」

途中经过一个小镇。这个小镇之前在去 Banff 的路上就注意到过一次:实在是太小了,一眼望尽;大点的房子屈指可数。之前猜测是富人的别墅区,但 Jenny 说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镇,人口数千,她有不少朋友都是在这里长大的。曾经这有一个小学,前几年只剩下 4 个学生,政府终于决定关闭了这个学校。那怎么办呢,我问。还能怎么办,坐车去 Golden 上学咯,我小时候上学也需要坐挺久的车,她回答道。紧接着她又说,在加拿大很快就能适应长途驾驶。她难以想象有些小国家「where everything is so close to each other.」

然而从 Golden 到 Lake Louise 其实很近,聊着聊着很快就到了 Lake Louise Town 的 YHA 了。和 Jenny 拥抱告别后,我们和 Jenny 各自开始了各自的旅途,或许以后不再有交集。

次日一直在下雨,很庆幸,我们当日在 YHA 简单休整后决定马上出发。由于自行车不允许过夜租用,需要归还的时间又太早,我们决定步行前往。我们选择了走 Trail,一路风景都非常不错,很长一段路程里都在树林里,身旁就是触手可及的小溪。

到达 Lake Louise,两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纷纷发出了带着粗口的感叹。在最著名的观景区走了几圈后,选定拍照位置,就赶快在湖景饭店吃了一顿不错的晚饭,价格也合适。天公不作美,一整个晚上太阳都被云遮住了。直到九点多太阳即将下山,我们才决定打道回府。

IMG_0653.jpg
Setting up for timelapse. Unfortunately, the weather was never satisfying.

很庆幸地,在回 YHA 的路上我们抓拍到了最后一缕阳光。

次日阴雨连绵。在 YHA 滞留了一整天,晚上带着遗憾,前往 Vancouver 准备开始暑课。

Next... Peaceful Times

下一篇游记将回顾我们在 Jenny 家 WWOOF 的过程,敬请期待啦。

5
Leave a Reply

avatar
4 Comment threads
1 Thread replies
2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5 Comment authors
AnonymousAnonymousAlan ChenKoalaAnonymous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支持66

Koala
游客
Koala

这页面滚动起来卡成狗了 from Safari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难得一见的游记,图文都好美!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赏心悦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