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瀑布 笑吧 笑吧

“我好像已经厌倦了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了,一想到这种无聊的生活还要一直延续下去,我的脑袋就简直要搅得酸疼。”他仰头把手中的满满的一杯酒干尽,意识模糊中,向他的同事抱怨道。

“嗯。说不定。。也许。。你。。应该要出去。。走走了。”他的同事满脸通红地摊在桌子上,口齿不清地喃喃道。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扭过头来,黏稠的目光从破旧的酒吧窗户望出去。眼里倒映出的那座光华流转的钢铁森林,依旧卯足了劲地运作着。这一切仿佛理所当然,也是一个城市应有的道理,却不知为何让人如此忧伤。仿佛一个人的悲欢离合,就如同一粒尘的沉与浮,无关轻重。

“我,也许真的应该出去走走了。”他想。

回到自己的屋子时,他的同居室友,优子还在看电视。

“你今天喝的有点多啊,有什么事情不顺吗?”她问道。

“都只是一些琐碎的小事而已。”

沉默着,优子帮浑身酒气的他换上睡衣,扶了上床。

“优子啊,你后悔吗,后悔吗?”他像一滩烂泥一般糊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优子只是默默的帮他盖上了被子。

“你醉了。”她说。

他还依稀记得。

国中的时候,优子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而他是数学课代表

因为英语课代表的数学不好,数学课代表的英语不好。

于是每周五放学,他就会去优子的家里一起写作业,互帮互助,互利互惠。

做完作业后,他们就会一起看一会电视,上上网或者聊聊天。虽然好像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那时候的他的确很珍惜着这段天真浪漫的时光。

直到那一天,他们还在做作业时,优子的父亲突然提前回来。在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中,他被慌乱的优子推入了卧室的衣橱里躲了起来。

然后,他便只能从衣橱的缝隙中眼睁睁地看着优子被她浑身酒气的父亲拽着头发拉倒在地,拳打脚踢。

他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但这并不能改变一些事实。

他什么都没有做。想着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对自己的施暴行为感到烦膩之后,优子的父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他跌跌撞撞的从衣橱里掉了下来,爬到伤痕累累的优子身边,抱着她哭了起来。

“真是奇怪呐。”优子扭过她青肿的脸,“星向君为什么要哭啊,被打的明明不是你。”

“优子不也奇怪吗?被打了却不哭。”

“因为哭了也没有用啊。”她说。

“不是这样的,不哭的话不就没人知道了吗,不说的话又有谁会懂呢?”他感受着怀里这个娇弱身躯里的热度,“优子,你很悲伤啊”

优子并没有回话,一直缩在他的怀里,直到他慢慢冷静了下来,

“呐,星向君,请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

“把你今天见到的事情都忘记了吧,拜托了。”她看着他,一脸哀求。

那天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到家的,他已经恍惚记得不太清楚了。

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在那个血红色的傍晚,如鲜血般挥洒着枫叶。曾经苍劲的生命腐朽悲叹着。回家的路似乎变得格外的漫长。

自己能够做什么,应该去做些什么?那时候的他感觉自己那略微稚嫩的世界一下子黯淡而沧桑了不少。

好麻烦啊,什么都不想做,因为可能并不会有什么人能够因此而得救,因此而幸福。拥有越多的东西,就越害怕失去。在做出选择之前,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对的,还是是错的。

但仅仅因为这样,自己真的要见死不救吗?

第二天,在他的指认下,优子的父亲在就优子的面前被警察逮捕了。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时候,优子看向自己的眼神。

优子转学了。她的父亲被判决失去了抚养权之后。她被警察送往了儿童收养所,虽然听上去并不是什么很温暖的地方,但听说那里的环境不错,那个机构会负起责任来好好地把她抚养长大。无论如何,那一定会比一个充满了暴力的家庭好的多。

长大以后,她想必会是一个更加优秀的人,认识更多的朋友。总有一天,她内心的伤痛一定会被某个她深爱着的人抚平吧。他呆呆地盯着那个失去了主人的桌椅,不由地想着,心中隐隐作痛。

因为从小学开始,他就暗恋着优子,像班上许许多多的男孩子一样。

优子不仅是班里长得最漂亮的女生,有着娇小的身材,雪白的皮肤和姣好的面容,就像瓷娃娃一般可爱。而且她的性格也十分善良而温柔,人缘非常好。远远望去,总感觉优子的身上就像镶嵌着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而他却恰恰相反,整天和别人打架,四处疯跑耍帅,将一切都弄得乱七八糟的,是一个实打实的劣等生。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他,依旧被优子温柔的对待着。

他无法忘记,他曾一时冲动与隔壁班的学生产生了言语上的冲突。所以放学后,他便被几个隔壁班的学生堵在一条巷子里,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因为他的拼命反抗,对方下手也比平时重了许多,将他整个人掀翻在巷子的一个垃圾堆里后,才扬长而去。

“可恶,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要你好看。”从身体各处传来的难以忍受的酸疼,让他一时无法起身,他只能不停地叫骂着,坐在垃圾堆中,抒发着心中不爽的情感。

忽然巷子口走出来一个身影,刚开始他想着可能是哪里的警察或者巡逻员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所以过来探查的吧。这毕竟也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顶天也不过被说教一顿而已。

然而瞟了那个身影一眼后,他就再也不能保持冷静了。

“优子!”

为什么偏偏是她,如果说自己最不想让谁看到自己的这幅狼狈模样,那无疑是她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拼命卷缩起自己的身体,用手掩住自己的头,祈祷着她只是凑巧路过,或是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赶紧离去。

但那个纤细的身影就这么停留在了那里,隔了一会儿,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星向君,是你吗?”

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了,他感觉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恐惧和羞愧从自己的脑子里满溢了出来,在胸口不断的涌动着,散发出漆黑的气味。

自己彻底动摇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也只是僵硬呆滞地驻在垃圾堆里,毫无响应。

“是你吧,星向君?”

“这下子一切都完了。”就在他不由地想的时候,优子已经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俯视着他。

哎呀,暴露了啊。他想着,慢慢放下双手,抬起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优子。想笑就笑吧,很可悲吧,很可怜吧。自己说到底只是这样子的人而已。狼狈不堪,脏兮兮的,浑身散发出难以忍受的恶臭的老鼠而已。

他彻底地自暴自弃了。被自己抱有好感的对象看到自己最差劲的一面。他内心的情感不知不觉间变得格外险恶起来,愤怒想一团灼烫的火焰重重地按在他的心头,像一匹受伤的野狼,时刻准备着将所有的嘲笑与怜悯撕成碎片。

然而优子只是蹲了下来,不顾他身上各种肮脏的污渍,将手放在了他的头上。

“不哭不哭,痛痛飞走咯。”她轻声念道,声音像一缕轻柔的风。

他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险恶地情感像开玩笑一般瞬间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从内而为散发地温暖。

“什么嘛?你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吗?这种鬼东西有什么用啊?”他大声地叫喊着,试图掩饰自己的丑态。然而无论他说什么,优子只是一脸温柔地看着他,丝毫不进行反驳。

为什么优子会对我这么温柔呢?为什么不会嫌弃这么肮脏无力的我呢?这些问题自己一直思索着,无论如何都想知道,但在自己与优子相处的日子里,自己却无论如何都无法问出口来。

他现在想来,优子之所以能够理解他的痛苦,恐怕就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吧。不希望被嘲笑,也不乞求被怜悯。对于这样子的优子,他恐怕做出了深深伤害了她的事情吧。

但无论如何,那一天,他真正地深深地爱上了这一位,名为“优子”的这个温柔女孩。

他希望自己能心甘情愿地为了她而放弃一切。

再一次与优子重逢,已经是到了大学的时候的事了。

那是谁都无法预料到的事,比起意外,那更像是命运的嘲弄。

他虽然顽皮过一阵子,但学习上蛮有天赋。受到优子的影响后,便一直老老实实地学习。

得益于此,他成功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

那一天,他因为自己大学论文的取材,专程前往了城里上不良少年聚集地。

由于在日本的学校中,霸凌的行为依旧层出不穷,不良少年已经成为了一个很令人头疼的社会现象。而他自己也曾一度向那一条道路前进过。因此,自己也对不良少年的生活与心理状态十分感兴趣,选择了这个主题来写论文。

但是因为不良少年一般都是群体行动,而且具有很强的排外性,想要比较顺利地取到自己想要的材料,恐怕得先融入到他们的群体之中。所幸的是,自己在不良少年上还是蛮有心得的。

在车站的镜子前最后确认一下自己特地花费了一番功夫打扮出来的不良少年的形象,他悄悄走进了离车站最近的一家游戏厅,在里面四处闲逛了一圈,东张西望。

很快他就发现了他的目标。一个跳舞机面前,一群穿着怪异夸张,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青年正围绕在那里,吹着口哨起哄。

他皱了皱眉头,用着略显浮夸的步伐围了上去,只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正站在跳舞机上,踩着音乐的步伐,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妩媚妖娆,魅力十足。

其实以他的经验,如果这时候也跟着一起起哄,甚至蹦上去和那个女孩一起跳舞,想必马上就能得到这群不良少年的注意,再努力一下,加入他们肯定也不难。

但面对如此赏心悦目的场景,他却笑不出来。因为他认识那个女孩。

“优子!”他朝着那个身影大喊,前一刻还灵动地在跳舞机上舞蹈着的身体忽而停了下来。那个女孩惊恐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猛的跳下舞台,从另一个方向匆匆逃跑了。

“优子,优子,等等我”他想追上去,然而优子与他之间隔了太多的人了。还没等他追上去,优子的身影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了。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优子,从小到大,优子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与不良无缘的那一种人。但她现在却打扮成了那个样子,出现在了这一种地方。这怎么可能!他的脑袋就像被人敲了一记懵棍一般,仿佛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欸,兄弟,你认识优子吗?”就在他还在发呆时,一个梳着金黄色板寸头的矮小男生忽然从人群挤了出来,凑到他身边向他搭话。

“啊,你也认识优子吗?”

“那当然,那可是附近最赞的正妹了。”板寸头看了看四周,然后悄悄对他说,“想要来聊一聊吗?关于优子。”

板寸头带着他来到了游戏厅的后门,那里通往一条人迹罕至的巷子,十分安静。

“其实我和优子都是刚刚从一个公益组织里出来的,那个组织专门负责抚养一些无人照料的小孩。我的父亲在我面前把我的母亲活活生生地打死了,于是很理所当然地,我就被送到那个组织。那个组织虽然会把你抚养成人,但一旦你成人了,它就不会管你的死活了。优子为人太过和善了,在那种满是问题孩子的地方,只会各种被别人欺负而已。还好优子刚刚被送过来时,还有她的父亲会偶尔过来探望几次,但后来再也没有来过,听说是跳楼自杀了。自那以后,优子就变得沉默寡言了,慢慢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板寸头靠在游戏厅后门的门框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转头看向他“优子看上去很在乎你呢,我从来没有看到露出过那么慌乱的表情。”

他坐在后门的阶梯上,沉默地听完这一切,自嘲的笑了笑,“我和优子以前曾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也曾经以为自己能稍微地帮助一下她的,但现在看来却是我害了她。”

“哦,这话怎么说?”

“她的父亲是被我亲手举报的。”

“是想要拯救她吗?小孩子总是喜欢这样子想的。”板寸头叹了一口气,“优子那个家伙,对别人的感情太过敏感了,虽然因此很温柔,但也很容易误会。失去父亲之后,优子越来越寂寞了。这里不适合她,再这样下去,她只会坏掉的,她终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说完,板寸头把烟头扔到了地上,碾灭,转身回到了游戏厅。

“如果你还想要见优子的话,就去百人町3丁目的24番地吧,那个家伙总是喜欢在那边徘徊。”

百人町3丁目24番地,那里就是他曾经被打趴下的那个街区。

再次回到这里,就像再次回到回忆中的那个傍晚,一切都没有改变之前。

走到巷子口,他就看到优子正站在当年他被安慰的那个地方,一口一口地吸着烟。

“优子。”他轻声呼唤。

“结果你还是来了,我就知道,秋那个家伙总爱多管闲事。”优子放下手中的烟,看向他,“你知道吗?星向君,当年在这个小巷子里,我就很好奇,身为不良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现在我懂了,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像风一样,真是舒畅啊。”

“住手吧,优子。”他注视着优子,“你不应该来做这种事情的。”

“那你呢?你这一身打扮有评价我的资格吗?”

“这个,只是我为了取材做的伪装而已。”

“喔,真有星向同学的作风,到底还是那么喜欢说谎。所以这次又要欺骗那些人,狠狠地伤他们的心啊?”

“优子,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想有一句话,我一定得对你说。”他直直看向她的眼睛深处“对不起。”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我不希望优子就这样子放弃自己。”

“这和星向君有什么关系吗,你又对我了解多少?明明抛弃了我,背叛了我,现在还要蹦出来故作姿态地做一个救世主吗?我最讨厌你这种人,想着自己是为他人好,其实到底只是为了自己而已。别人是怎么想的,别人会因此遭遇一些什么,你根本就没有想过,也不可能会懂!”

“是的,我不懂。我太傻,太天真了。我很抱歉,很内疚。也许就像优子所说的那样。我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却从来没有认真地思考过优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即使是这样子的我也想要去努力去改变一些什么。我还是无法做到啊,明明知道一切,却要视而不见。优子明明那么痛苦,那么努力,我怎么能就这样子把一切都忘掉?优子能理解我吗?明明如果什么都不做,那个虚伪而幸福的世界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我已经没办法再露出笑容了啊。”

“为什么?这些明明只是无关紧要的事?”

“才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呢!优子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在我放弃了自己的时候,是优子接纳了我,是你告诉了我,我并不是孤单一个人。我也可以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所以我也不会放弃优子的。优子不知道吧。我其实是一个孤儿,刚出生不久,我的父母就因为车祸而死了。本来我也应该随他们一起死去的,但我的傻瓜父母用他们的身体紧紧护住了我,让我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但那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记忆啊,即使事后听别人对我说我的父母到底是多么爱我的事。感觉也只是像在听童话故事一样。即使翻看着他们的照片,看着他们活着的样子对自己说:“这就是自己的父母啊。”也完全没有感觉。就像陌生人的感觉一样,这样不是很可怕吗?明明是豁出性命保护了自己的父母啊,自己却没办法那么轻易地爱着他们。我厌恶着这样子的自己啊,所以曾经放弃了一切,像行尸走肉般活着。但即使是这样子的我,也是曾经被我的父母深深爱着的啊,也有人愿意温柔地接纳我的一切。所以我想着即使是为了他们,我也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优子也一定被许多人爱着的吧,我能理解优子失去父亲的痛苦,但如果你的父亲真的爱着你的话,他一定不希望现在的你这么做的。”

“。。。。。。结果你还是一个自说自话的人啊。”

“即使被认为是任性也无所谓,优子,我希望你能幸福。”

“即使,我已经一无所有?”

“不,你还有未来。”他走上前去抱着优子僵硬的身体,心里悄悄地又默念道,“你还有我,我一定会为你赢回,你应有的未来。”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他在梦中再次踏上了回家的那条小路。血红色的枫叶纷纷扬扬,拂过他的发梢,飘过他的心头,铺洒在他的灵魂和即将前行的路上。

夕阳依旧唱着哀伤的歌,暮光的河流从那里漫出来,带着一片飘渺的云与雾,燃烧着四方的世界。

最后,腐朽的树都在飞舞的火焰中倒下了,嘎吱一声,像是哀嚎,像是宁静,像是悲叹,又像是满足。

一个小男孩从灰烬中跳了出来,站在血与火之间,看不清脸庞,却让人觉得他是在微笑。

“你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你不是已经决定了吗?”小男孩稚嫩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已经累了,不想再继续往前走了”他回答道,声音像浸在水里一般平静。

“你已经忘记了吗,你出发时的理由。”

“我只是觉得,很多东西好像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不,你只是在害怕,自己没办法给她幸福。拼尽了全力,结果只是知道自己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的人而已。看不到未来,所以就退缩了,逃跑了,将一切相信着你的人甩在身后。”小男孩忽然压上前来,声音里透露着愤怒的情感,俯视着他,“比起这些,难道没有更重要的东西了吗?不去说的话,没有谁会懂。自顾自地努力,然后自顾自地受伤,你实在太逊了”

“我做不到。”

“你不需要做到。”那个小男孩叫道,声音里倾注着温柔的威严,“你只要去做就好了。只要跑起来,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第二天醒过来时,脑袋还在隐隐作痛。但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也难得没有加班的要求,他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但是他的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了昨天喝酒时,酩酊大醉的同事对他说那一句话。

“嗯。说不定。。也许。。你。。应该要出去。。走走了。”

他呆坐在那里,一个人思索了很久。

晚餐后,下定决心的他鼓起了勇气对优子说道:“优子,今天你可不可以陪我出去走走?”

优子直直的盯着自己盘里晚餐,像是完全没有听到这句话似的,隔了了一会儿,才慢慢把头抬起来“可以,我们去哪里?。”

他们最终去了离街区不远的一个小公园散步,虽然已经搬到这里已经很久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直都没有去哪里游玩过。

“优子,你有想过未来的事吗?”他走在前面,有点不好意思地摸着头,一点一点酝酿着语言,“我好像一直以来都还没有问过你呢,你想要的怎么样的未来?”

“是吗?你终于愿意问我这些问题了吗?”优子平缓而压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但对于没有预想到这种回应,他的心却剧烈地动摇了起来。转过身来,却看到优子一脸平静地流出了泪水,然后慢慢走上来抱住了他。

“星向君还是老样子,总喜欢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扛。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真是太可恶了。偶尔偶尔,我也会想为星向君做些什么,我也会想着为星向君而努力,连这么一点的权利都不肯留给我,星向君怎么可以这么狡猾。偶尔把悲伤的事,开心的事分给我一半,难道不好吗?”优子一边倾述着,泪如雨下,无力的拳头一下一下地敲在他的胸口。

他一时不知所措,不由地呆了一会儿,任由优子在他的怀里哭泣。

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温柔而悲伤的表情。

“对不起优子,是我错了。”他抱住怀里那个不住抽泣的女孩,“对不起。”

等到优子平静下来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只有星空浪漫,笼罩着一方世界。

他们走到了一片草坡上,不顾泥土的沾染,并排躺在了那里。

“优子,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他仰望着星空,轻轻的说道。

“其实从小学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喜欢着你”

“我知道。”优子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我一直都知道,因为我也一直喜欢着你”

你是为什么而努力,为什么而一直挣扎到现在的呢?

即使到了现在为止,他的心里还会时不时飘过这两个疑问。

但现在的你已经不需要答案了,不是吗?

即使世界上总是有着许多令人讨厌的事,悲伤地让人无法承受的事。但是我却不曾后悔过,能够生而为人。也许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互相伤害,但如果是和优子一起前进的话,有爱着自己,接纳着自己的人存在的话。即使是在再阴暗的角落,我也能露出笑容。

漫天的星辉倾泻而下,浇灌流淌在他日益枯竭的心坎里。

光华流转之间,他如夜空般深邃而幽暗的眼瞳里涌出了。

星光的瀑布。

后记

这是以爱为主题所写的一篇小说。对于爱,相信许多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但爱是什么,依旧是古往今来争论不休的话题。

我仅仅想在这篇小说中描写爱,但不曾想过有丝毫的歌颂和贬低。

对自己的爱,对他人的爱,对家人的爱,对世界的爱,爱那么大,怎能一概而论呢?

由于故事背景的特殊定位和作者现实经验与笔力的缺乏,所以即使查阅了许多资料,写作过程还是十分痛苦,我对这篇小说的质量也并不满意。

大家将就着看吧。

1
Leave a Reply

avatar
1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1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Stardust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