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碎片(三) 舌尖上的北海道

我曾以为我是天生不喜日料,后来发现是没有吃到真正好吃的日料。

作为一个重口的湖北人,作为一个吃寿司经常犯恶心的人,作为一个不吃点热气腾腾的东西都觉得自己没有吃饭的人,在旅行之前甚至考虑过要不要携带一瓶老干妈。但从在日本吃的第一顿饭开始我就深深地沉迷于日料之中不能自拔。

在日本的第一顿饭其实是大阪转机时我们随意进的一家回转寿司店,传送带上源源不断送来新鲜的寿司,传送带顶部还有直接与厨房相连的自动滑车,可以把顾客单点的食品准确投放。最重要的是虽然是相对廉价的回转寿司店(两个三文鱼寿司都只要9人民币左右),那个口感也基本可以秒杀国内的大部分寿司店的水准,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于寿司的认知。三文鱼、甜虾、烤虾、蟹柳、玉子呜呜呜,幸福到哭泣。四个人最后吃得碟子垒高高人均也不过50人民币。

在札幌我们去的第一个景点是白色恋人工厂。整个工厂就是一个欧式的城堡,装点奢华精致,内部除了全自动化的饼干生产线之外还有展示怀表收音机等一系列老物件的博物馆和装点精致的后花园。城堡一共有四层,在顶层设有体验教室和甜品店。在温暖的体验教室里亲手制作完饼干,然后坐在靠窗的藤椅上,隔着透亮的落地窗,看到纷飞的大雪落在后花园的石桥和秋千架上,看到远处的钟楼披一身风雪高高伫立的模样,手边再来一份清爽的抹茶甜点,抹茶浓郁,红豆软糯,牛奶香浓,蛋糕松软,配合着桌边英伦台灯散发出的50年前灯光,幻想自己就是城堡的主人。

但以上,全是幻想…

现实是:

人太多了,到处都是人,人挤着人,甜品店的waiting list写了3面啊啊啊,窒息!

而且顶层甜品店是不提供外带的,只有到一楼的商店里面才可以购买外带食品。于是我们只有杀到一楼,在一片购买手信的人潮之中夺出几个圣诞限定的cupcake。草莓的,抹茶的,巧克力的,每一款都无比诱人,但作为一个抹茶控我还是坚定地选择了抹茶味。晶晶亮的草莓旁边安静卧着两颗黄色的冰淇淋,还有两根巧克力棒作为点缀,透过塑料杯,看到里面一层一层抹茶的绿,奶油的白,红豆的浓郁,巧克力的深沉,我兴奋地直接开吃,连拍照都忘记了…

然而第一口下去…

我的天哪噜,怎么可以这么甜!我知道你是甜品!但是别的地方的甜品也没有这么甜的吧!哇咧咧这最上面的两团我以为是冰淇淋的东西,原来你是甜板栗酱做的团子吗?太甜了!奶油的奶香味很足但是你究竟是手抖放了多少糖!黑巧克力棒你作为黑巧克力的尊严在哪里??在哪里??你比白巧克力还甜是怎么一回事!最上面密密麻麻绕了一圈的我以为你是冰淇淋你怎么能是炼乳呢!甜哭了!抹茶蛋糕表现得不错,但是抹茶的味道已经完全被上下夹击的红豆酱掩盖…也许唯一让我满意的就是点缀在最上面的一颗草莓了,清甜而不腻…

几乎是被这一份甜品折腾掉了大半血量的我们内心咆哮着对于咸和辣的渴望前往计划中的午餐地点:札幌螃蟹本家。但大概因为是圣诞期间吧,情侣都出来虐狗了,连一口高价的狗粮都不赏给我们,穿和服的服务员恭敬地跟我们说没有位置了,就算等到晚上都没有位置了…心痛捂胸口。

不过还好札幌拉面共和国也就在不远处。这名称倒真有点欺骗意味,听着还以为是一条青石板的小路,两边飘扬着各式五颜六色的暖帘,一溜儿的彩灯笼挂过去,上面最好再托着几个墨汁淋漓的大字“营业中”,门口再立上几尊神像去应和“八百万神明”的传说。其实真正的拉面共和国就是在商场电梯一开门的时候,站在各家装修简单的店门口的扎印花头巾戴围裙的小哥们全部开始大声吆喝,夸赞自家的拉面“一本!”“No.1!”如此热闹的场景在日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与之前看到的恭敬小心,默默无语的日本人完全不一样。正对电梯门第一家的小哥用他的眼神和挥动的双手成功吸引了我们旅伴的注意,在我们进入他们店铺的时候一边替我们打起暖帘,一边冲着店内一大声吆喝,内容肯定不是“四位客人”或者“客人来了”,然后整个店子里的员工就是一片附和的哇啦哇啦,仿佛是棒球队打出了一个漂亮的本垒球。

比起家乡“小面的101种吃法”这里的菜单倒真不丰富,看着也就是酱油拉面,味增拉面,也许比较特殊的就是辛拉面还有黑酱油拉面了,被甜点放倒然后又吹了半天冷风的我们已经是饥不择食,反正图片看起来都是十分诱人,赶紧吃上补充能量才是正经。不一会儿四碗拉面和两分日式煎饺就上桌了,不过看起来似乎跟国内的也没啥差别,汤面上还浮了一层油,面条还是卷卷的,看起来挺像快餐面,叉烧五片确定够吃?但是等到第一口吃下去…

真的很好吃!跟国内的拉面完全不一样!什么汤是用冲出来的什么汤是熬出来的,一尝就知道!本来就是很醇厚的味增汤,加上了鲣鱼粉后更加鲜美,完全可以忽略那一层油,一口一口喝个不停啊(虽然最后因为汤比较咸,还是喝了不少水)。面条长得像方便面,但是那弹滑的口感,就是来源于优质小麦的原味,就是好清纯好不做作和绿豆芽、腌笋配在一起就是大写的小清新。还有嫌弃叉烧数量少我真的错了,叉烧软糯入味,但也是结结实实的一大片,两片叉烧下肚我就感受到了胃的温暖和充实。最后一定要提的是糖心蛋,亮澄澄的蛋液安静地躺在半边卤蛋里,完全没有鸡蛋的腥气,仿佛流沙一样划过舌尖,常年对鸡蛋保持嫌弃脸的我也要狼吞虎咽之后大赞一个美哉惬意。

日本煎饺也很好吃,要严格说下跟国内的区别,可能是煎出来的形象十分固定好看,有种规规矩矩的感觉,很日本。还会配上一种鲜红色的酸酸的汁食用,大概是取代了醋的地位吧。但平心而论我还是更爱我家附近车站包子店煎出来的细长肉少的牛肉饺子。

傍晚时候,在札幌大通公园的圣诞灯节被日本情侣强行喂了几十斤狗粮之后,我们愤然决定去狸小路商业街大吃一顿以慰劳我们饱受摧残的小心灵。室外商业街是相对于繁华而温暖的地下商业街的另一种形式,圆弧的顶棚阻挡了风雪,游客们可以忽略天气在街巷里尽情购物玩耍。但我们把几百米的长街翻来覆去走了两遍,似乎都没有看到什么特别吸引我们的店铺,突然之间在拐角处我们看到了一块明亮的招牌:“炭焼塩ホルモン七厘本店”大雪天里有热乎乎的烤肉吃,而且还是总店,看起来应该不赖,于是我们就在结冰的路面上一划一滑地挪了过去。

走到店家门口的时候我们四个人的十分一致地表示就吃这儿了就吃这儿了,肯定是找对地方了。因为这是一家一看就非常local的店铺,大红灯笼在雪地之中格外夺目,稻草的暖帘下营业中的招牌欢迎着顾客前往,大门与餐厅内还有一道玻璃门的阻隔,摆放着几张放着朱红坐垫的凳子,餐厅里面看起来人来人往,生意红火,还有关键的一点是:门口的菜单和招贴栏全部是日文的,没有一个汉字,肯定不是坑中国人银子的店家。

等我们进到店里才知道,门口的凳子是专门方便顾客脱鞋子的,进入第二道玻璃门后在左手边有一个巨大的木质储物柜,顾客们就把鞋子都放在储物柜里,只穿袜子进入餐厅。餐厅有好几层,不过大概每层也不大,一楼正好空出一张四人座,我们便也没有再上楼去。餐厅里非常温暖,而且每张餐桌都陷入一个方方正正的凹地,食客的座位就是环绕着桌子的地板,只是有着柔软的坐垫,坐下的一瞬间只觉得浓浓的暖意顺着脚底升腾上来,要是把腿贴近凹陷处的木板,也能感受到温暖的气息。大概整个餐厅的地面都可以供暖,这种精巧的设计让我有点想起老家鄂西山区土家人民用的“地火炕”。这样的温度下肯定是穿不住厚重的棉衣,帅气的有着暖暖的笑容的小哥拿来大塑料袋让我们可以把衣服包起来,不沾上烤肉的气味。

因为中午的一晚拉面余威犹存,我们感觉也吃不了多少,就随便点了鸡腿肉、牛排肉、牛舌、五花肉、虾子、蔬菜拼盘,再配上几杯桃酒、橙汁儿和梅酒。在等着上菜的过程中我们眼神滴溜溜地观察周围的食客:有刚下班的西装革履的上班族大叔,终于能脱下西服解开领带跟同事一边喝酒一边低声嘟囔着,似乎是发泄工作中收到的怨气;有一对可能是初次约会的学生情侣,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妙生涩得很,客客气气的也不大说话,但是男孩子一直把烤好的肉都放到女生的碟子里;对面大桌上应该是出来欢度圣诞的一家人,有老有少,个个都笑容满面;入口处不时有新来的客人,熟练地放好鞋,穿过收银台,隐没在楼梯中…

我们都兴奋地在桌子底下踢腿,好开心好开心,似乎是很正宗的烤肉店啊!

不一会儿我们的菜就上来了,分量足得很,盘盘碟碟摆了一大桌。肉一看就十分鲜美,上面还沾有酱料,应该是事先腌制过,但虾子长得实在奇怪,透明的虾身,却在肚子那里有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看着有点犯恶心。烤肉的火炉高高的,有点像邻居奶奶在楼道里熬中药的小火炉,里面放满了一层通红的炭火,炭火上直接架了一层铁丝用于烤肉。

我们一边悠然地把肉往铁丝上放,一边说着,这么多要是等下吃不完要怎么办呀?

半小时后,我们又加了两盘肉…

真的好吃到流泪!

所有的肉都腌制得恰到好处,大概酱料也是有秘方的,为食材增色而又不会掩盖食物本身的鲜美原味。牛排肉肥美多汁,鸡肉肉质细滑,五花肉是最有趣的惊喜,烤出的油脂落在炭火上,引起一串红色的火花,这火花再与其他铁丝上的食材相遇,便可以一瞬间燃起一片的火焰,我们四个玩这个“点火游戏”玩得不亦乐乎。虾子在烤过之后也一改之前丑陋的面貌,透明的身体变成诱人的粉白,黑色的肚子变成一团金黄,酥脆的虾壳也散发出鲜香的味道。烤过的蔬菜拼盘也值得称赞,尤其是烤南瓜,干脆的外壳内有着软糯的内里,清甜的味道化解了过多肉类带来的油腻。

吃到兴头上,再来几口桃花酒,虽然一个小杯里一半都是冰块,桃花的甜香依旧不能够被掩盖。酒精让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有点点灼热起来,举手投足之间都带上了一点点的绵软,似乎整个人都陷在了温暖的坐垫上,颇有点小无赖地学隔壁桌的大叔把冰块搁在烧红的铁丝上,看它滋滋滋地融化。

在变成酒鬼没法儿找到回去的路之前我们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走出了店铺,拉开大门一瞬间的寒冷让刚刚还微醺的头脑打了个哆嗦。转身赶紧拍下店门口的照片,以后要是再有机会去札幌,一定要再去吃个痛快。

在小樽的那一天我们去吃了有名的政寿司,不过不是总店,是一家人流较少的分店,由布帘隔开的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窗外缓步前行的游客,也可以看到还没有换上一身绚烂灯光的小樽运河。因为我不是寿司的专家,似乎除了好吃、新鲜也说不出来什么,能说得上来的感触反而是对于海胆的初次尝试。我点的套餐里有一份有海胆的前菜,虽然看起来黄黄的一团,还要放进一碗不知道加了什么调料的生鸡蛋里面实在是有点挑战我的极限,不过也就当是入乡随俗好了,手脚麻利夹起来一口闷掉,发现真是难以想象的好吃,没有想象中腥气,而是非常单纯的甜味,外面一层大概是蘸了酱油和香油的鸡蛋清让原本入口即化的海胆变得更加丝滑可口。不过和海胆相配的白色的大概是什么贝类的切丝就很招人嫌了,仿佛是咀嚼胶皮一样的口感实在是让人没有爱;看起来透红诱人的鱼籽虽然和想象中一样一碰就破,却是一种神奇的酸酸的味道,我是觉得不好吃…也许比较符合别的人的审美。C360_2015-12-26-11-57-52-925

吃完了寿司前往下一个景点的时候,我们路过了一家路边的小店,大冬天里店铺依旧挂着“北海道五段、北海道三段”的冰淇淋招牌,这种“不合时宜”反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强烈的诱惑,比夏天里更难以抵挡,似乎是叫嚣着“来吧,做点不理智的事情”。于是在手都被冻得僵硬的天气里,我们执拗地买了冰淇淋,蜜瓜、牛奶、覆盆子、薰衣草、草莓,一层层绚丽的冰淇淋赏心悦目,反正是冬天,零下的温度里它们能够很好的保持自己的美貌,所以就小口小口地舔着,只觉得舌尖上的冰凉一点点地蔓延。心里有一种犯错误的小淘气,也有一种实现愿望的小窃喜。20151226_152111

写了这么多字终于把北海道的三天时间基本交代完毕了0.0从字数占比上来看我的本性依旧是一个吃货…在写这一篇饮食篇的时候我为了验证回忆查找了一下在线资料,突然发现我们当时在拉面共和国误打误撞走进去的那一家店,确实是“No.1”有名的“梅光轩”,而那家完全抓住我们胃的烤肉店也在当地小有名气,放弃了养生理念吃下的冰淇淋似乎也是必吃甜品,这种意料之外的惊喜真是比起提前规划细致的攻略更富趣味。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的盆友,附上餐厅网址】

  1. 札幌白色恋人工厂,可预约亲手制作不同类型的白色恋人
  2. 札幌螃蟹本家,可预约,请一定提早预约啊!
  3. 梅光轩拉面馆
  4. 七厘炭火烤肉
  5. 小樽政寿司
清谷

About 清谷

起标题无能者 懒又宅还玻璃 胆小又怕孤单 坚定女权主义

打赏/Donate

Leave a Repl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