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权,不做,沙丁鱼罐头

我们有权,不做,沙丁鱼罐头

作者:姜开颜

我们的周围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量化评价的社会里——将不同性格、价值观、家庭背景的人统一塞进一个标准的“沙丁鱼“罐头里,根据GPA、实习经历、雅思分数,好友人数来对“沙丁鱼”罐头进行分级:学神、学霸、学弱、学渣。

在单一评价标准下,一旦没有达到目标,我们会感到失望、焦虑,无所适从,然后会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试图弥补,最后实在无可救药,才猛然觉醒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弃评价标准如敝履。

或许,我们一开始就走错了呢?我们有权不做沙丁鱼罐头,有权根据自我评价标准来做出主观意义上的正确选择,有权抵挡来自父母的压力,对未来事业不明确的担忧,以及在受挫时冷嘲热讽的“我早就告诉你不要这么做”。

社会评价标准的自然异化倾向

美国行为科学家克里斯托弗·奚(Christoper Hsee)在2006年发表了一篇名叫中介最大化(Medium Maximaztion)的论文,本文的核心观点是–人们面对本身没有实际价值,却可以兑换其他物品的中介(例如货币、积分)时,总是会选择中介更多的选项,而忽略它们其实对应类似的最终结果(例如快乐)。

如果把中介的含义拓展到我们生活的所有领域,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所有我们称为评价标准的对象(金钱、分数、工作职称)其实都是中介,并没有涉及最终的实质(正直、热枕、负责、专业技术)。

但是大部分人却像实验中的受访者一样拼命地获得更多的中介,造成了所有权的错觉,却忽略了真正的追求。既然社会评价标准有自然异化的倾向,我们作为个体最好重新定位自我评价标准。

自我评价标准

自我评价标准包含两种:第一种是基于外部比较的标准,即美国心理学家利昂·费斯廷格(Leon Festinger)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社会比较理论。他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评估自己的需求,而我们对自己的评价往往需要建立在与他人比较的基础上。包括向上比较,即和那些比我们好的人,这会导向受挫与不安感;向下比较,这会让我们更自信。

第二种是基于内部完成的标准,即尝试挑战以前不能完成的任务并取得了成功,我们会感到能干和进步。如果女性凭借自己的力量击退了性侵犯,她们会感到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受攻击的,而且更可能感觉事情在自己的掌控之中(Ozer & Bandura, 1990)。

我们最好选择内部完成的标准,因为外部比较的标准有很大可能是扭曲的中介。

怎么坚持自我评价标准

信心比黄金更珍贵–富兰克林·罗斯福

 

树立自我效能。“自我效能”,指对自己能力和效率的乐观信念可以获得很大的回报。相信自己能对自己的命运的大部分有所控制,例如我能成功戒烟,相信如果我能每天花半个小时时间来学习英语,我的英语能力一定能提升。

直面你的局限性吧,毫无疑问它们是属于你的–Richard·Bach

 

合理利用自我服务偏见。即,把成功归因于自己的才能和努力,把失败归因于运气不佳和问题本身就很难解决。

饭疏食饮水 曲肱而枕之 乐亦在其中矣 不义而富且贵 于我如浮云–孔子

 

不要太在意他人的看法,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我们总是向周围的观众表演。而根据聚光灯效应,人们倾向于认为他们得到的注意力往往超过他们真正得到的实际情况(Thomas ·Gilovich, 1999),所以我们没有必要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过分紧张。

Leave a Repl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