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朋辈压力背后的自我认知

浅析朋辈压力背后的自我认知

作者:Istea

除却学校环境、氛围、制度等客观条件,同学们的自我认知也是导致同辈压力的一个重要因素。不准确的自我认知易使个人期望与现实结果产生明显落差,模糊的自我认知则不利于确定具体的个人发展方向。这两种常见状况均会在学生的主观层面造成“心理增压”。

“这不是我!”

以2017年的高考为例,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在广东省的裸分投档线为文科597分、理科604分,超出各自一本线77分、119分,排名分别位于全省前0.26%和1.26%。

能获得此等佳绩的同学在母校高中无疑属于“第一梯队”成员,可一旦全国数百所高中的“第一梯队”均被筛选集中至同一校园,大部分学生的成绩优势将不再明显。

许多新生在入学初期会保持“力争上游”的惯性,期待自己“再续辉煌”,殊不知新环境中群体层次的改变已大幅提高了完成目标的难度。无论是目睹同班同学在演讲、作业时胜己一筹的发挥,还是学期结束后满心期待地查阅成绩却发现其并未达到预期标准,种种“不如意”都将我们的「自信」一步步蚕食,最后不免自卑。

——把期望值降低一些,也未尝不可

大学是青年成长的重要人生阶段,从此开始,同学们正慢慢走出那个“一心只读圣贤书”、仅仅局限于一城一校的单纯世界,逐渐体会到生活的琐碎、世界的广阔。在角色转变之际,合理调整对自己的预期,并不意味着妥协或放弃,而是人生中必要且有效的适应手段。当发现结果不尽如意时,不妨问问自己,“我尽力了吗?”“我在什么地方还能做得更好”,而非一味地自我埋怨。把自己的“人设”塑造得太过完美,只会让自己精疲力竭,以致浪费了本该更有意义的四年时光。

站在大学提供的广阔平台上,同学们会日益了解,排名与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与其留恋于过去的光辉,不如放眼四周、注目八方,与来自五湖四海的精英相遇相伴、互勉共进。这,就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成长了。

“这是我吗?”

自小,“自古成绩一条道”的人才选拔模式便促使家长老师坚持在我们耳边念叨“学生只要好好学习就行”,以至于不少同学直到高考结束后才开始考虑志愿、规划未来。长时间陷于应试模式的囹圄(被动学习),导致许多学生步入大学后没有形成自主规划的习惯。

一方面,这类学生容易因现实与理想的冲突而对大学生活感到厌恶、迷茫,难以适应新环境。即便他们及时确定了理想目标并采取“转向”措施,例如着手更换专业,繁琐的“弯路”依旧会成为不小的压力来源。另一方面,其他计划清晰、积极努力、前景乐观的同辈会给这些“迷茫者”带来更大的压力。未明确个人目标的同学容易因“碌碌无为”产生危机感、愧疚感,从而焦虑自责或盲目“跟风”,导致失去寻找自我的契机,雪上加霜。

与此同时,未建立清晰目标的学生更易受到介质效应(Medium effect)的负面影响。由于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目标,他们倾向于动用全部精力追求当前阶段可视的量化指标(例如:GPA),以便未来能有更宽广的选择面,从而暂时拖延了确定目标的时间。这类计划表面上简洁明了、有益无害,实行起来却毫无轻松可言。我校多个课目的评分制度按照排名比例来评级,即使考取高分但仍可能获得糟糕的成绩,这容易造成学生拼命学习,恶性竞争。高考般统一标准的激烈竞争令学生们身心疲惫,无止尽拔高的期望标准也使人耽于忙碌、遗忘初衷。

——我就是我,纵非最亮但也独一无二的烟火

“人生规划”四字听来重若千钧,似乎要将命运一锤定音,但其实,规划也是动态的,追随时过境迁而灵活可变。追根究底,不过是找到自己的长处,并充分将其发挥。

在刚入学时,由于缺乏对各类职业的工作内容、风格的了解,陷入“我好像什么都不喜欢”的情绪也是在所难免的。正因如此,同学们更应该抓紧时间,在一、二年级时广泛地搜集信息并亲自体验,以逐渐缩小备选范围,这样,在三、四年级时才能集中精力,取得更好的成果。

此外,据对一位教授的采访,尽管大部分人倾向于追求主流观念认可的“高成就”(未必真的高)来获得社会认同,但主流观念认为的“低成就” (未必真的低)导向的同学大可不必跟着“挤独木桥”,找到最合适自己的路线即可。当然,向往“高成就”的学生也要坚定自我、脚踏实地,避免被“佛系”(未必真的佛)同学带跑,以至于上演砍柴者围观放羊者的笑话。不同人的价值观不同,选择的道路不通,自然不能全然效仿。

迷茫并不可怕,也不能定义一个人的全部。探索未来的可能性是人毕生的功课,一蹴而就的念头既无趣也不实际。不放弃自己,不放弃理解自己、开拓自己的能力,才是对你我最负责的做法。

Leave a Repl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