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碎片(二) ——札幌租房记

很久没有填坑的我因为跟娘亲聊天,又回想起了冬日里在日本游玩的时光。在副热带高气压控制中国南方,出个门宛如蒸桑拿的现在,用文字来回味一下那段零下四度的旅程也是一件幸事。

提到北海道之行不能不提的就是我们在札幌的民宿体验了。由于日本旅馆价格高昂,13天的旅程我们全部用Airbnb来解决了住宿问题,但只有在北海道的三天我们是和房东生活在一起,和真正的日本人接触。原本在开始规划行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考虑去往遥远的北海道,只打算从关西一路前往关东,但因为签证办得晚,而且出行日期撞上了日本的新年,各大城市房源都一片紧张。

这一天,苦苦寻找房源的我随意地将目的地更改成了札幌,然后就发现了金子先生的房子:干净整洁的和室,榻榻米上放着素雅的寝具,一侧墙壁上挂着“一期一会”的书法,装点温馨的客厅里和蔼的老爷爷抱着他的大白狗笑得很愉快。房东简介上还写着欢迎来跟他一起下围棋和五子棋,也欢迎来跟他聊天交朋友。更重要的是,人均每晚只要40元!迅速下拉看评价,评价都不错,再仔细看主人介绍发现房东老爷爷是札幌大学的教授,专教国际关系,现在退休了还自己成立了一个名为EHSA (Earth Home Stay Associate)的组织。一看就是一个一心为了世界和平的老教授老学者啊,真是太感人了!一看到这儿,我立马调整了我们的行程规划,变成了到达关西机场当天立马飞札幌,在北海道停留之后再南下前往关东和关西。

啪啦啪啦,键盘敲打的声音,突然冒出来的札幌的行程让民宿全部变得容易决定。

科哩科哩,鼠标点击的响动,车票机票全部可以就位,多出来的路程费用也跟住房调整省下的相差无几。

“我们一起去北海道看雪吧!”

我在微信群里激动地说着:这下我们可以在北海道过圣诞节,体验日本人的春运,可以在京都听到新年的钟声…

后来我想我大概很适合去卖安利…毕竟大家都是秒同意…

但当一切都定好的时候,却突然横生枝节:金子教授更新了他在Airbnb上的简介:他要求每一位房客都必须加入EHSA,并且有一名日本女生的退房评价就是她因为不愿加入这个组织所以被金子先生取消了订房。又过了两天,在商量我们确切到达时间的时候金子先生询问我们是否看过他的新简介以及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条款。当时札幌的房源基本被扫空,酒店也早就没有了合适的选择,要是拒绝这个条款我们除了选择住人均500的大酒店就只有选择露宿街头了,当然只有强撑笑脸满口答应。同时一边又心怀忐忑,去Facebook和各种外网上寻找他的信息。看了他不少自我介绍和阐述理念的小视频,意外之中还发现自己大一时候英语课还用他的文章当过reference?总之在心情的起起伏伏之中来到了我们到达札幌的那一晚。

从机场大巴下来后在通宵营业的7-11门口忐忑地等待了5分钟,身边走过了一群好奇张望的青年,路过了一个扫雪的大叔之后,金子先生才开着他的小车姗姗来迟。矮小但精干的老人,看着跟照片上没有太大的差别,明显的不同大概也就是他的严实的针织帽、厚重的羽绒衣和锃亮的黑雨靴比起精干的深棕色西装更给他增添了一些生活气息,显得更加亲切。他跟我们迟缓但热情地打招呼,我发现他的语速其实比Facebook上的小视频里缓慢了不少,尤其是很多英文词汇都要经历一番漫长的思索,最后才能用浓重的日式英语讲出。我想大概那些小视频的录制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排练,耗费了他不少的心神。

好不容易把四个行李箱和四双大长腿都塞进一辆比老式桑塔纳还要缩水一圈的小车里,我们就咯吱咯吱碾着路上深深的积雪驶向住处。积雪时深时浅,道路也时上时下,我们四个你抱着我我压着你在后座滚成一团又痛又笑,金子先生也跟我们一起笑着,声音从宽厚的胸腔发出,浑厚而响亮,但他依旧不忘记一边开车一边介绍着周围的车站、便利店、餐厅、理发店…用他缓慢语句悠然地盖过我们的一片哀嚎。

等到了他的家我们才发现:

懂得摄影技术实在是太重要了。

天哪那个房间跟照片上长得完全不一样啊,大概是因为深夜灯光昏暗的原因,我们看到的房间老旧,而且在零下的温度里没有地暖,竹编的榻榻米透着微妙的寒意,更让人想拔腿逃跑的是在房间的正中墙壁上海挂着金子过世的前妻的遗照…在日本家中供奉佛堂很常见,摆放遗照也只是处于对逝者的尊敬,但想到要在这样的房间里度过两天,我还是很抗拒的。还好Rikio先生说考虑到这个房间在冬天特别冷,他可以以同等的价格提供给我们隔壁他的新一点的楼房里的房间。

还好他给我们提供的新房间虽然狭小,但现代设施一应俱全,房间暖气效果极好,从未体会到暖气福利的南方人在温暖的房间留下激动的热泪。独立的卫生间,一个小隔间,一台小冰箱,两张沙发床和一架高低床,剩下的地儿刚好四个人在地毯上围坐一圈儿。两两对比,毫无疑问选择这一间。在我们决定之后还感冒着的俄罗斯房东太太就来帮我们换上新的被褥,指导我们怎么使用房间内的电器。记忆尤为深刻的是一台热水器,因为夜里的温度会冻住水撑裂管道,所以一定要记得在用完热水以后要记得按按钮把管道里的水全部排到地下,南方人再一次露出了“好有趣”的表情。

经历了一天的车马劳顿,跨越了21个纬度的我们草草清洗之后就爬上床胡乱睡去。第二天早上起来浑身热得出汗,甚至干燥得有点上火,但拉开窗帘发现外面正在下着鹅毛大雪。兴奋地想走到走廊上去看雪,却惊动了在隔壁办公室办公的金子先生(日本房子的隔音真的很差…),我们赶紧用动漫里的一点日语基础问好“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他也很亲切地回复我们“おはよう”当然是没有敬语“ございます”的。他问我们是否马上要出门,得知我们立马就要出发时感到遗憾,又追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因为他希望能够跟我们一起下围棋。但是早就安排得满满当当的行程无从更改,也只说在剩下的时间里再找机会好了。

等我们在札幌的大雪里晃荡了一天回来之后才发现金子先生在办公室等我们很久了,因为我们在早上用完热水之后依旧把水管里的水放回到了地下。而这一条管道管控的是整栋楼的供水,在我们外出的一整天里,在办公室办公的金子先生还有其他房间的房客们都没有水用,但金子先生依旧没有用备用钥匙进入我们的房间。这一点还是很感动的。

临走一天的晚上,金子先生终于有机会让我们填写参与他的EHSA的申请表,也终于有机会跟我们坐下来聊聊天,他语速很慢地用不流畅的英语阐述着,时而夹杂几个日语词汇,连蒙带猜我们大概可以明白他的意思是,现在的世界充满了动荡、欺诈与战争,他希望能够通过共享住房让不同地区的人们能够有更多的交流,最终建立友谊,共同改变这个世界。就我个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来看,其实这样的观点还挺理想主义的,但在那个温暖的办公室里,坐在一堆报告与文书之中,身后的墙上张贴着“和平友好福祉——金子利喜男”的大幅海报,我又觉得有这样的愿景,这样的理想也是非常美好而感到期待的事情。

第二天清早我们忙得一片鸡飞狗跳,生怕赶不上机场接驳巴士的时候,金子先生突然想起来他还没有跟我们下五子棋和围棋。于是又不紧不慢地带我们摆出棋盘,磕磕巴巴地讲解规则。就算我们四人之中没人会围棋,但五子棋都还是玩得不错的,几乎是火速地干掉了金子先生才好早点去大巴车站,期间还经历了开车之前发现掉东西,到达之后找不到停车位等种种bug,还好最后顺利上车,前往我们下一个目的地东京。

安心坐在软椅上,悬了一早上的心终于落下,窗外阳光万丈,把一片纯白世界照耀得更加明亮,明明是严冬,却感受不到一丝寒冷,我突然地就想起了金子先生在跟我们告别之后开车离去的样子。老旧的小车缓缓地前行,就像他悠然的脚步和迟缓的语速,车上狭长的“和平友好”宣传牌和万国旗帜让这辆小车在周围一片素净的轿车中显得更加独特。

也许应该稍微多抽一点时间跟他聊聊天,在闭上眼睛陷入睡眠之前我这样想着。

不知道如果他知晓了我们填的邮箱和护照号都是假的会不会有点伤心。


前篇:

霓虹碎片

清谷

About 清谷

起标题无能者 懒又宅还玻璃 胆小又怕孤单 坚定女权主义

打赏/Donate

2
Leave a Reply

avatar
1 Comment threads
1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2 Comment authors
清谷Anonymous Recent comment author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Anonymous
游客
Anonymous

至少留个真的邮箱吧。。。